第二十六章 阿顏家
阿顏將自己一個人放在了客廳里,自己去廚房做飯去了,呆著無聊的秦思,打開了電視,無聊的播著各電視台.

突然,像發現什麼新大陸似的,很驚奇的叫著廚房里的人:

"阿顏,你還喜歡看動漫呢,這麼多的盤?"

"那怎麼啦,這些可都是正版,很搶手的."

"哦,這我知道,看不出來?"

"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呢?"

"不知道,你自己應該了解你自己吧."

"你呢?"

無聊的的對話,秦思看起了光盤,日本動漫,是秦思的愛好,那里帥氣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她的暗戀對象.

而廚房里的阿顏,隔著客廳和秦思聊,不過這只是阿顏個人的想法.

"你很喜歡動漫麼?"

"你覺得呢?"

"我覺得是,要不然你也不會看得那麼開心."

"是嗎?不開心的時候看看自己的偶像,很容易讓人忘掉煩惱."

"你偶像,是誰啊?"

"這些都是,長得帥的人都是我暗戀對象."

"不會吧?"

"會,完了吧,完了別打擾我看我偶像,本來我就聽不懂他們啥,還要看字幕,還得回答你的話,古人:一心不可二用."

"這樣也行啊,我知道了."

廚房里的阿顏側著身子,從廚房的門望著坐在客廳里專心致志看動漫的人,仿佛剛才所有的煩惱都消失了一樣.

動漫世界里,有著令人羨慕的童話,卡哇伊的帥哥,冷酷型的帥哥,這些都是秦思的暗戀對象,也是一種精神寄托.

大半個時過去了,阿顏還沒有做好想象中的飯菜,這可急壞了只聞到香味的秦思.

"阿顏,你這飯做的時間也太長了吧?"

"啊,你什麼?"

"我:飯還沒熟呢麼?"

"馬上就好,還剩最後一道,等一下."

聽到肯定答案的秦思,又把心思全部轉換到了動漫的身上,現在,除外吃飯,估計沒有什麼會影響到秦思.

過了一會兒,午飯就完全的做好了.

"好了,快過來吃飯."

"你把飯拿到這里來,我要在這里吃."

"不會吧,電視又不會跑."

"就是因為他不會跑,掛在牆上,我才沒有辦法邊吃邊看."

"哦,真想不到."

"你想不到啥?"

"想不到,平時冷冰冰的你,對什麼都不關心,會愛上動漫到如此癡迷的程度."

"是啊,沒辦法,只有在不熟識的人面前,才不會那樣."

"不熟識?"

"對啊,我們很熟嗎?"

"我們不熟嗎?"

"我們只能算是萍水之交."

"你現在都在我家看電視,吃飯了,還只是萍水之交?"

"對啊,要不然,你可看不到我這個樣子,因為,我們以後可能都沒有交集了."

"為什麼這麼?"

"事實而已,你不覺得麼,我的生活不是被人安排好的?"

"那你今天為什麼這麼傷心?"

"這個是秘密,我不會的,你問我也不."

"哦,那你覺得我們怎樣才能成為朋友?"

"怎樣成為朋友?"

"對."

"妹妹,我的妹妹,遙兒,如果你成為她的朋友,我們就會是朋友."

"為什麼樣這樣?"

"不為什麼."

"我知道了."

一邊聊的兩人,一個在專注的看著電視,一個將飯菜一樣一樣的端到了茶幾上.

"吃吧."

"嗯,我先去洗手,到哪里去洗?"

"那里,你自己去."

阿顏指著在客廳里面南面的房間,告訴秦思洗手間的位置.

"哦,知道了,你先吃吧."

轉身走向了目的地,讓阿顏先吃著,畢竟做飯的人是阿顏,勞動者應該享受高等待遇.

阿顏給秦思盛好米飯,就吃了起來,真如秦思的一樣,先吃了起來.

"你回來了,趕緊吃吧."

"嗯,我知道了."

秦思看著一桌子的菜,好奇地問著阿顏:

"你自己一人在家里的時候也坐這麼多的菜?"

"不是,以前,不想做飯,就去隔壁的餐館吃,這里的菜,也是隔壁餐館提供的."

"那里還有這樣的服務呢?"

"是啊."

"我知道了,高額房有高待遇."

"差不多吧,今天你不來了麼,為了表示我的誠意,當然要做得多一點了,怎麼樣?"

"挺好吃的,沒想到,像你這種貴公子還會做飯?"

"這不稀奇,我們四個,只有徐邈不會做飯."

"看不出來,你們還都是些人才."

"還好吧,你不也是麼?"

"我啊?我是因為遙兒才會的."

"為什麼是因為你妹妹?"

"哦,沒什麼,看電視,別話,食不寢不語."

秦思就像是有兩雙眼睛一樣,一雙用來盯著電視,一雙用來夾菜,每個筷子,准保准確無誤的夾到菜,而這可驚壞了阿顏.

"你這技術練了幾年了,這麼准?"

"什麼幾年?"

"一邊看電視,不用低頭看,就可以准確無誤的夾到菜."

"這個啊,不用練,咱是自通的."

"以前也是這樣的嗎?"

"以前,在很的時候,上課補作業就這樣辦,一邊看黑板,一邊看幾行抄幾行作業,就這樣練出來了."

"這樣也行?"

"怎麼不行,時候生活太過嚴厲,只有這樣才不會被罵."

"你,時候,很努力嗎?"

"廢話,不努力誰會那樣啊!"

"對于你來,應該不用那麼努力吧?"

"你不會懂的,這些都是有原因的,只有這樣,我才會過得更好."

"哦,知道了,苦命的孩兒."

"我看你也不咋地,長這麼大了,才開始買動漫的光盤看,這明你的童年也好不到哪去."

"不是吧,我的童年很幸福的."

"幸福?誰又知道呢?快吃飯,告訴你別和我話了,還,真是的."

阿顏看著秦思抱怨的神,覺得很是搞笑,就像是娃娃一樣,鬧著脾氣,卻用狠吃食物來發泄自己的緒,不過,就算秦思這樣,阿顏還是繼續找話.

"秦思,你喜歡這里的誰?"

"你覺得呢,當然是最帥的那個,笨死了."

"你就這麼膚淺?"

"我膚你個腦袋,敢詆毀我暗戀對象,那可是我帥哥."

"你帥哥?"

"對啊,這些都是我帥哥,不過,等我們一會兒分道揚鑣的時候,你就自動忘了這些事,知道麼?"

"我知道了,放心吧."

"我覺得也是,像你這麼'冷’的人,應該不會八卦."

"我'冷’麼?"

"鬼才知道."

聊聊看看,很快的結束了這短暫的午飯,吃了飽飯的秦思,懶洋洋的吩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