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形單影只
離開了教室,沒有和麥穗他們一起,獨自去了目的地,畫室,去和遙兒他們會和,然後一起回家.

這棟樓,幾乎沒有什麼人回來,都是那些在這里有獨自教室的人,現在這個時間,估計也都會去吃飯了吧.

推開門,順便叫了一下遙兒.

"遙兒,我們回家去吃飯吧?"

推開門,畫室里並沒有那兩個人,這里沒有了想見的人,有的只是畫板上剛畫好的畫.

秦思看著那幅畫,那幅孤兒院的畫,十歲的孩子,還是會記得,記得那不該回憶的童年,那里,秦思曾經去過,十歲那年,她去接那瘦弱的孩子,遠沒有自己的樣子,瘦弱的身體,臉頰泛黃,長期的營養不良,以及受其他孩子的欺負,妹妹害怕的眼神,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深深的刺痛著秦思的心,讓她想起自己的罪惡.

回憶總是那麼的殘忍,無的鞭笞著別人的心.

沒有聽到別人進來的聲音,哀傷的看著畫,仿佛有人在控訴,控訴著自己無的了一個剝奪人的童年.

"姐,你來了."

遙兒見沒有人回答,好奇的走到了秦思的前面,大聲的喊著:"姐!"

一聲驚醒,條件反射的問了一句:"什麼?"

"姐,你在想什麼呢?"

"啊,遙兒回來了,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

"是嗎?那為什麼姐會有這種表啊?"

"沒什麼,一會兒你們先回家吧,我有事想去問問柳岩."

"這樣啊,我知道了."

從進來的時候,瑾謙就注意到了,秦思的走神,失神的看著那幅畫,盡管如此,他還是不能原諒她,這一切都是她的錯.

"那這樣,我們就先走了."

"嗯,你們先走吧."

"瑾謙哥哥,我們回去吧."

"好."

秦思望著遙兒離開的背影,歡快而略顯幸福.而這正好證明了自己,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魏遙挽著瑾謙的胳膊,離開了這里.

"瑾謙哥哥,你不覺得姐姐今天好像不對勁?"

"是嗎?我不覺得啊."

"這樣啊,難道是我的錯覺."

"嗯,是我們遙兒太敏感了而已,其實什麼都沒有."

"哦,這樣啊,我知道了."

兩人乘車離開了這里,都沒有在意還在畫室的秦思,這就是所謂的···

秦思太過注意魏遙的畫,忽略了旁邊的畫,如果她現在就注意到了,結局就不會那麼悲慘了,那麼令人心碎.

秦思轉身離開著這里,帶著前所未有的傷心,即使是這樣,還是一如既往的向前走著,不曾回頭.

一直走到校門口,校園里,現在幾乎沒有什麼人影,有的只是蟬的淒涼鳴叫.

拿起手機,撥打了一直都不曾打過的號碼,那個陌生人的號碼.

嘟嘟嘟的幾聲,沒有人接聽.

秦思頹然的掛掉電話,好想問問這是為什麼,為什麼生下自己和妹妹,卻沒有人管.

繼續撥打著電話,這次是柳岩哥哥,自己的幸福避難所.

"喂,思思."

"柳岩哥哥,你現在在哪里?"

"我啊?我現在在見一個老朋友,你怎麼了?"

"沒什麼,想你了唄,給你致一電."

"真的啊?"

"是啊,那你先忙吧,我現在有事,掛了啊."

秦思匆匆的掛斷了電話,就怕讓柳岩懷疑到什麼,自己不能在打擾到柳岩了.

秦思離開的校門口,沒有目的的走著,想要散掉這些憂愁.

半路上因為忘掉東西的阿顏,驅車回到了學校,正好見到了路旁漫步的秦思.

阿顏停下了車,叫住了秦思.

"秦思?"

"啊!"

反射性的回答了來人的話,抬頭見到了從車上下來的阿顏.

"你是,阿顏?"

"是啊,還沒記住我的名字呢,真讓人傷心."

"是麼?這時候你去學校干嘛?"

"沒什麼,不心把手機忘在了教室里,現在去拿."

"哦,這樣啊,那你去吧."

"為什麼你自己在馬路上晃啊,你的車呢?"

"沒什麼,我讓遙兒他們先回去了,現在就這樣了."

"哦,為什麼不打車?"

"沒啦,我沒地去,也沒拿錢,就只有這樣了."

"要不,搭我的車吧?"

"不用了,我都沒想好要去哪里,搭你的車也沒用."

"沒事的,想好了再,上來吧."

"那謝謝你了."

沒有地方去的秦思,只好搭乘阿顏的車,先回到了學校的教室.

"你為什麼把手機放在這里?"

"沒什麼,忘記了而已,上課玩了一下."

"這樣啊,還真是粗心大意."

"還好吧."

拿完兩人就離開了教室,不得不,這里的治安還真是好.

"你想到去哪里了嗎?"

"沒有,就是不想回家."

"不如,去我家吧."

"你家?不好吧?"

"沒事的,我家也就我一個人而已."

"這樣啊,那就打擾了."

聽到秦思這樣回答,阿顏在心里很是高興了一下,這是這幾年來的第一次.

高速公路上,阿顏的車,飛馳著.

"阿顏,你家是哪里的?"

"我家,我都不知道了."

"是嗎?"

"不信嗎?"

"不是,像這樣的很多人都是這樣吧."

"那你的家是哪里的?"

"家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家."

兩個人的問答,都是那樣的令人匪夷所思,不過這也是實話,沒有人知道,別人的心里是怎麼想的,人冷暖,都是一樣.

兩人沒有在話,不同的只是路程再變短.

"喂,別告訴我你家在這山上?"

看到阿顏將車駛向這山路,秦思不可思議的問道.

"是啊,山上的公寓,我家就在那里."

"你可真是會享受,連我都沒住過這麼好的地方."

"是麼,我可不覺得."

"哎,你天天要從這麼遠的地方上學,你不覺得累麼?"

"還行吧,這里很安靜,而且空氣也很清新."

"是哦,我覺得我也應該在這些地方購買房子."

"你要買房子?"

"是啊,怎麼啦?"

"沒怎麼,好奇而已."

又轉了幾個彎,就到目的地了,這座山上的公寓,邊上還有幾家店面,這里應該是度假村的地方吧.順便就問了出來:"這里是?"

"是啊,這里在夏天的時候很是涼爽的."

"這樣啊."

"走了,進去吧,這就是我家."

"沒想到你的品味這麼高."

秦思看著眼前的公寓,色的前面,草坪,鮮花,都很讓人眼前一亮.

"其實這些都是度假村的管理人員負責收拾的."

聽到阿顏的解釋,阿顏在秦思心目中的形象,瞬間的崩塌.

"你還真是實事求是."

"是嗎,多謝誇獎."

跟著阿顏進入了房間,這次秦思並沒有發表什麼見解,免得阿顏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會跌到負值.

"要吃什麼,我去做飯."

"你會做飯?"

"是啊,要不然我天天吃什麼啊?"

"也對,就你自己當然會做飯了."

"難道你不會嗎?"

"我肯定會,我又不是你."

"你是不是我,嘿嘿."

"麥穗你,很冷,我怎麼覺得你很熱,你轉性了?"

"你才轉性了呢,不要聽麥穗瞎."

"是麼,一個人有一個人的看法吧."

"是啊."

沒有多余的話,剩下的誰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