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誤解
對于麥穗這種行徑,秦思是不敢苟同的,畢竟現在這個世界,又會是真的願意與你交友,多少會帶有不同的想法,也許你會成為他的踏腳石,又或許你是他的犧牲品.

對于秦思來,無論是誰,只要不要傷害到魏遙就行,剩下的就多少有些無所謂了.

"齊遠,是我的名義未婚夫,我們兩從一起長大,不過卻不來電,所以我們都是各自找各自的另一半,家也都不在這,沒辦法."麥穗獨子著.

"嗯,我們都是一樣."

"是嗎?還真是有緣,不過徐邈那子就不是了,他的家就在這里,他的媽咪整天安排他相親,特別搞笑,以後我們可以偷偷的去跟著他去相親,這是那幾個人的樂趣."

"這樣也行,不會吧."

"會的,會的,齊遠告訴我的."

坐在鄰桌的人,對于麥穗的大聲話很是郁悶,不過在聽到這個勁爆的秘密之後,徐邈的臉色馬上就變了,恨不得現在殺掉邊上的幾個人,而另外的三個人,則是在一旁偷笑,不能怪他們,畢竟以前的日子實在是很枯燥,現在只不過是自己找樂趣而已.

"哎,秦思,那你們呢?"

"我們,還好,先你們吧."

"哦,剩下就是阿顏和皇甫逸了.逸吧,很溫柔,很會關心人,不過啊,沒准內心很邪惡,我猜的,嘿嘿."

"是嗎?不過,那邊的人現在應該很想殺了你."

"為什麼?"

遲鈍的麥穗,還不知道,她話有多大聲音,半個教室的人都會聽到吧.

"沒什麼,剩下的人呢?"

"剩下的阿顏啊?他吧,冷,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過是外冷內熱,不喜歡表露出來而已."

"哦."

"哎,我跟你啊,昨天我喝醉了,在酒吧還闖禍了,就是他們把我救回來的."

"嗯,還好吧."

對于這些,秦思也只是聽著,不發表任何意見,畢竟都不是很熟悉,不過者可便宜了坐在後面的女生,多方打聽的消息,就這麼輕而易舉就獲得了,還真的得來全不費工夫.

"秦思,你呢,你們?"

"我們?我和魏遙,我們兩個雙胞胎,一個隨父姓,一個隨母姓,家也不在這里."

"哦,那瑾謙呢?"

"他?我也不知道,我們在這以前也不認識,她只是作為我的未婚夫而出現的."

"不會吧?"

"為什麼不會呢?"

"那,他對你的態度?"

"無所謂,畢竟都不喜歡而已,我們以後也就這點聯系而已."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事實而已."

"哦."

更細節的問題,麥穗是不適合問的,畢竟兩人的朋友關系,還沒有明朗到那種程度,都只是萍水之交而已.

間隔的四人,都在思考著這些雜亂的關系,總覺得這並不是那麼的簡單,越想越亂而已.

"對了,秦思,你知道你妹妹的畫室,和他們的音樂室是對門嗎?"

"沒有注意過啊."

"這樣啊,上次我還進去過呢,你們沒有關好門."

"哦,我知道了,下次不要就去了,遙兒知道會不高興的."

"為什麼?"

"沒什麼,習慣而已,那里是她的地方,不希望有外人進入."

"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聽到這個回答,麥穗應時撅起了嘴,這句話表明了態度,遙兒的態度,又或者是秦思本人的態度.另外的人,也都在唏噓,唏噓秦遙的占有欲,就像一個孩子一樣.

"麥穗."

"嗯,什麼事?"

"只是想告訴你一下,那兩套衣服,不用還了."

"為什麼,難道你···"

後半句話麥穗並沒有出來,驚訝的看著秦思.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想到了瑾謙而已,即使你們還回那件瑾謙也會丟掉."

"為什麼,那件衣服很名貴的,只是因為齊遠穿過嗎?"

"也許是吧,我不了解他,但我肯定他會這樣做,那是他的報複."

"報複?什麼報複?"

"沒什麼,只是如果這樣,那我就不適合在在他面前穿那件衣服,剩下的你應該明白吧?"

"不懂,這是為什麼?"

"我發現你很笨,既然這樣,你就自己慢慢想吧,我要聽課了."

"哦."

是懂非懂的麥穗,不解的看著正在聽講的秦思,同樣的,齊遠在聽到這個事的時候,也很是不明白,畢竟表面上還很好的,究竟是為什麼?

四個人聽到這些,都很是不明白到底在什麼,究竟發生過什麼事?各有所思的人,沒有在交談.

畫室里的兩人,也是在各自的交談著.

"瑾謙哥哥,你不喜歡麥穗姐嗎?"

"還行吧,遙兒呢,你喜歡他們嗎?"

"我不知道啊,從就一直跟姐姐在一起,也沒有過什麼朋友."

"這樣啊,遙兒想過要交朋友嗎?"

"不知道唉,好糾結啊."

"那這樣就不要想了啊,想那些有沒用."

"嗯,知道了,快看看我畫的."

畫面上一個男孩牽著一個女孩,蹲在地上看著地面上的東西,背景是一群孩子,還有一座破舊的房子.

"嗯,畫的不錯,遙兒畫這個干什麼呢?"

"沒什麼,想到就畫了,不錯吧."

"是啊."

這幅畫,是遙兒珍貴的記憶,同樣的,這也是一份友愛,隱藏于內心的感.

"遙兒,以後你想做什麼呢?"

"我啊,我也不知道,以後的事以後再,何況我的命運又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以後的事,以後再."

"這樣啊,遙兒難道就沒有什麼想法嗎?"

"有啊,姐姐會讓我離開."

"離開?"

"是啊."

者無意,聽者有心,瑾謙,一直以為所謂的"離開",就是讓遙兒再一次的變成無家可歸的孩子,這是瑾謙所不能容忍的.

一如既往的,下課後,不同的男生,女生回收到告白,也有送告白信的.

"呦喝,齊遠,你居然會被人當面告白?"

"徐邈,你不也是一樣嗎?現在居然我,不過,我們阿顏為什麼會收到告白信,我們都沒有?"

"你猜?"徐邈調笑道.

"那是因為怕被當面拒絕,那些大姐會覺得難看吧."

"這樣啊,難道我們就是沒狠拒絕,才會有人不斷的有人跟我們當面表白?"

"也許是吧,不過,你要心麥穗."

"哦,她啊,不用在意了."

"你誰啊?剛才好心沒插話,不話,你以為我很好欺負嗎?"

"錯了,錯了,嘿嘿."

打打鬧鬧的,都是這些枯燥生活的調味劑,讓生活變得有趣,快樂而又有意義,生活就是這樣,簡單而又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