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麥穗
帶著醉酒的麥穗回到了房間,將她平放在了床上,將鞋子脫了下來.在這過程中,麥穗還是在哭鬧著.

"齊遠,我不要躺著."

"乖,不哭了,咱躺著舒心,不要鬧了."

"我沒有鬧,就是不要躺在這里,我要起來."

"好好好,那咱就做起來,不躺著."

"嗯."

短暫的平靜,麥穗也不再哭了,不過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就又開始鬧了起來.

"齊遠,你,我是不是不好啊?"

"沒有,我們買隨時天下最棒的女孩,誰敢你不好啊,是不是?"

"是哦,可視為神們他們都不要我了,為什麼啊?"

到這里.麥穗又開始大哭了起來.

"怎麼了,沒有人不要你,你一直都是我的麥穗,是不是?"

"我不管,他們都不要我了,沒有人肯要我."

"誰的,麥穗,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嗯,什麼事,才沒有什麼事呢."

即使在醉酒的況下,麥穗也不會將以前的事出來,這已經是她的秘密,她是不會的,這僅僅是她自己的傷.無論齊遠怎麼問,她都不會出來的.

"乖,不我們就睡覺,好不好?"

"不睡覺,就這樣坐著."

兩個人靜靜的在床邊坐著,麥穗還在聲的自自語,嚶嚀的哭著,齊遠也沒有再問麥穗,既然她不願意,就不要逼迫她,畢竟事實已經改變不了了,她想的時候自然會的.

齊遠等到麥穗哭累了,就讓她躺在了床上.

"齊遠,你不會離開的,是不是?"

"是啊,快睡吧,我就在這看著你睡,好不好?"

"嗯,等我睡著了你再離開."

齊遠看著麥穗滿滿的閉上了雙眼,等著讓她睡著,再離開,這樣,麥穗就會有安全感,放心的睡覺.

心懷各異的人們,想著自己的事,瑾謙也是一樣.

瑾謙查看著電腦上的網頁,關于"盛世",這所學校的曆史,而舞會上的校長也是代理校長,網上,校長早上十幾年前就沒有出現過了,這是為什麼?

對于"盛世",這樣的學校,不能沒有十幾年前的介紹,只是近幾年的網頁,搜不到以前的,難道是有人故意刪掉這些網頁的?

瑾謙一邊瀏覽,一邊推測著,而那次的校舍事,瑾謙也很是在意,這里的校舍,並沒有租住給其他人,僅僅是租給了秦思她們,這又是為什麼?

現在已經是很晚了,沒有找到想看的,瑾謙也只是關上電腦准備睡覺了,沒有做其他的事,畢竟也沒有什麼事可做.

躺在床上的秦思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樣,噌的一下,便坐了起來,拿起手機,撥通了王秘書的電話.

嘟嘟嘟的幾聲,就傳來了王秘書的聲音.

"HELLO,你好."

"王秘書,是我."

"哦,是姐啊,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問一下."

"什麼事啊?"

"公司最近的經營狀況還好吧?"

"還好,沒有什麼大事."

"嗯,我知道了,明天你一我的名義,上財務部提取一些我個人的資金,怎麼弄,你知道吧?"

"嗯,姐,我知道了,那這些錢做什麼用?"

"沒什麼,防患于未然而已,幫我在台北市置三棟最高級的公寓,我不想以後負債累累."

"姐,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有一點害怕而已,你不用擔心了."

"是,姐,知道了."

"還有不要用我的名義,用你的名義,我相信你."

"謝謝姐."

這份信任,對于王秘書來,是一份珍貴的機遇.

雖然麥穗卡里面的錢也是一直發放,但這並不夠買房子的,即使自己不在公司,但也是有工資的,工資的大部分都在財務部,做投資,不過,自己還是先取出來一點比較保險,自己的卡也是透支的,只要進入公司的機密網站,就可已將錢移到自己的卡里面,自己也要做雙重的准備,保險.

這世界不是誰都是天才,天才的幾率是微乎其微的,秦思也只不過是被逼迫的學得更多而已,當你羨慕別人的時候,請先了解別人的努力,嫉妒永遠只是一種卑微的態度.

學校里依舊是車流滿載,隨處可見的車輛停在不同的地方.

"姐,一會兒又上經濟投資課,真是無聊."

"遙兒,努力上課才是好學生,知道不?"

"哦,瑾謙哥哥,你也是主修這個課的,你無聊不?"

"還行吧,有遙兒妹妹又怎麼會無聊呢?"

"真的啊,乖,導師准備開始點名了."

"哦."

又開始了每天的慣例,點名,就算點了,又有什麼用呢,真是白做工.

點完名的各位,各自去做各自的事去了,無論上不上課,都一樣,沒有人真正的在意.

"嗨,秦思."

"嗨,麥穗,你們一起?"

"是啊,怎麼啦?"

"沒事,有什麼事麼?"

"沒什麼,見到你們打個招呼,對了,上次的衣服,下次再還給你們."

"哦,沒什麼,有空再,不用介意的."

兩個人聊了一下,沒有在意邊上的人,此時的瑾謙已經很不耐了.

"一起去上課吧,都是同一節."麥穗建議道.

"好啊."

秦思同意了麥穗的建議,不過,不代表瑾謙也會同意,相反的,麥穗的意見確實都同意的.

"秦思,我和遙兒不去上課了?"

"為什麼?"秦思不解的問道.

"遙兒嫌無聊啊,我們去畫室就行了."

"這樣啊,那你們去吧,我下課了會去那里找你們的."

"好,回見."

那五個人好奇的看著離去的兩個人,雖然知道瑾謙不喜歡他們,可是為什麼反應會是這麼大,連秦思都覺得不可思議.

"那這樣我們就一起上課去吧."秦思建議道.

"好,那他們兩個沒事嗎?"

"沒事,瑾謙會照顧好遙兒的,我們不用管他們了."

"這樣啊,走吧."

在麥穗的介紹下,就這樣互相的熟悉了一下,打個照面而已.

到了教室,還是坐在了教室的後面,等待著老師來上課.

"秦思,為什麼,你總是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啊?"

"沒什麼啊,這樣可以開差,而且我的視力很棒."

"這樣啊,我們也是坐在最後面,不想和前面的人坐在一起."

"是麼,我也有同感."

"咱兩還真是有同感,不過,沒准也有相同的經曆?"

"為什麼?"

"沒什麼,開玩笑的,一會兒我在跟你他們,其實啊,他們也很有優點的."

"嗯."

秦思只是輕輕的回了一個字,不過,這並不能影響麥穗的話,麥穗就是有這種頑強的毅力,無論你聽或不聽,我都會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