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酒吧
"阿顏,現在我們去哪啊?"徐邈問道.

"去酒吧,你們要不要去?"

"你們呢?"虛渺問了一下其他人.

"去啊,為什麼不去,是吧,齊遠?"

"你又想去那,真是不長記性,上次不知是誰肯定不會去了的."

"哪都是很久以前去的了,現在是現在."

"知道了,那逸呢?"

"你們要是去,我就和你們一起去."

"什麼嘛,我肯是要回家的,不知道我媽又該嘮叨我什麼了."

"你想回去嗎?"逸問道.

"不是我想,是我不得不回去,要不然明天你們就不見到活的我了,我被我媽給FAIR掉了."

"伯母很恐怖嗎?"

"逸,那不是恐怖,是很恐怖,一般人都承受不了,真的,相信我吧."

"邈,太誇張了吧,你不會是···?"麥穗神秘的道.

"你又想什麼啊?"

"麥穗不要亂."齊遠匆忙制止道.

"哦,我知道了,沒什麼,我們不是要去酒吧嗎,現在就去吧."

五個人除外趕回家的徐邈,剩下的四人都各自的開車來到了繁華的酒吧.

四個人可以是英俊靚麗來形容,一進到這里的酒吧,就引起了不同的人注意.

來到吧台上,四個人就坐在了這里,格子店了自己喜歡的酒.沒有多長時間就有人上這邊來搭訕,不用,肯定是來搭訕帥哥的美女.

不過,第一個中標的人就是皇甫逸.

"嗨,帥哥,一起喝一杯吧?"

"姐,你不覺得他們都比我帥,他們更好搭訕."

"是嗎?可是我覺得你的氣質更好."

"多謝姐誇獎,不介意的話,我還是希望你跟你離開."

"切,什麼人啊,拽的二五八萬似的,還以為自己是誰呢!"

離開的女生,臉上的濃妝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妖婆,不要是皇甫逸這麼溫柔的人了,就是任何一個人,都會覺得反感的.

"喲,逸,這還是你第一次拒絕和你搭訕的女孩子呢."

"是嗎,可是遠,你可要好好的把你的未婚妻看好了,她在猛喝酒."

"什麼?"

聽到逸和自己的話,猛地回頭,便看到了麥穗在灌自己酒,只是分一下神,就出現這種狀況,可見麥穗有多麼的喜歡這種感受,醉了忘記一切的感受.

"麥穗,別喝了,我們回家好不好?"

"不,我不回家,我沒有家."

"怎麼會呢?我是齊遠啊,你忘了,我們住在一起,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啊?"

"齊遠?齊遠哥哥?"

"對啊."

著著,麥穗便哭了起來,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趨勢,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喂,齊遠,她沒事吧?"

"我也不知道啊,每次上酒吧都這樣,那次我還錄像了,讓她自己看,然後才死也不來酒吧了,這次又來了."

"不是吧."

因為麥穗瘋狂的叫,哭喊,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讓在這里的讓人感到無比的尷尬,但這並不包括阿顏.

"怎麼辦,我們還是先回去吧,你們兩個玩吧."

"遠,就你一個人可以嗎?"

"可以的,你們玩吧."

准備撇下剩下的兩個人,准備回去安置麥穗,醉了的人又要折騰一整夜了.

"麥穗乖,我們回去了."

"回去?還是齊遠你好,回去嘍."

齊遠攙扶著麥穗跌跌撞撞的走著,這里是晚上的娛樂場所,人多是不可避免的,磕磕碰碰也是一樣的.

"喂,你誰啊,敢撞老子,不想活了."

身邊的大漢,水桶腰,臉長得和豬頭有一拼,整個人看起來都讓人倒胃口,沒有看到人,就開始破口大罵,不管是誰,惹到了就是找死.

"喲,還背了個妞,把這妞放下,沒准老子會放過你."

聽到這句話,酒醉的麥穗就開始破口大罵.

"尼瑪你誰啊,想占老子便宜,想死了是不?"

"呵,還是個潑辣的妞,這次可不會放過你們了,兄弟們給我上."

大漢一聲命令,邊上的跟班都是看氣焰聲勢的,見只有一個人,也開始囂張了起來.

聽見吵鬧聲的阿顏和皇甫逸也來到這邊,見到這種形式,只囑咐了一句,"帶麥穗回去.",便于眾人打了起來,不管誰是誰非,這里便是混亂的一片.

"逸,想不到你的身手也不賴."

聽到這句誇獎,著實嚇到了皇甫逸.

"你不也是麼,快點速戰速決,離開這里."

"知道了."

也就幾分鍾的時間,兩人就解決了這里,離開了酒吧,來到了停車的地方.敲開了齊遠的車門.

"遠,你自己可以嗎?"

"可以的,你們也先回去吧,謝啦."

"沒事,就這點事,還用謝,快回去吧."

"你們也是."

完這句,齊遠就開車離開了這里,回家照看酒醉的麥穗.

"阿顏,你麥穗平時這麼樂觀,想不到也是個隱藏痛苦的孩子."

"廢話,我們不都一樣嗎?"

"難得,了一句最長的話,要不要去我家喝一杯?"

"不要,從大到,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啦好啦,算我沒,我回去了."

隨著皇甫逸的離開,阿顏也離開了這里.

阿顏和皇甫逸是從一起長大的,不得不,這是一個很有價值的友誼,皇甫逸知道阿顏的內心,也知道他的真性,如果不是那次的打擊,阿顏也不會變成這樣,這麼冷酷.

皇甫逸一邊開車一邊回憶著時候的事,兩個人第一次見面,就被當成了女孩子,阿顏還簽過自己的手,當自己自己是男孩子的時候,阿顏甚至還扒過自己的褲子,當時剛四歲,還真是丟人.

當皇甫逸在回憶時候的烏龍事件的時候,我們的阿顏大帥哥卻在咬牙泄恨,泄皇甫逸的恨.

另一方面,徐邈在家也備受摧殘.

"媽,你點別的事行不?"

"還什麼,就這點就聽不下去了,不耐煩了?"

"媽,我不是過嗎,那高董事的女兒,真的不適合我,你不是想讓我們以後一直大家過日子吧?"

"那你怎麼辦,你倒是給我找個女友啊?"

"這種事又急不來,又不是您找女友."

"你什麼?"

徐邈聲的抱怨著,不能怪他,如果大聲出來,估計他今晚就不用睡覺了.

"沒什麼,媽,吃菜,都涼了."

"別想給我轉移話題,我還不知道你這臭子."

"你兒子我一點也不臭,還很香呢."

"哼,你幾斤幾兩,想什麼,我還不知道?"

"是,是,是,您肯定知道,我會女李給您找個兒媳婦的,不要急."

"這還差不多,來,吃這個."

徐邈的媽媽一邊給徐邈夾菜,一邊繼續嘮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