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簡單事
柳岩看著秦思熟睡的容顏,仿佛回到了十年前,沒有一點煩心事,依舊是那個無憂無慮人性的孩,可是留清楚的知道,再怎麼回去,都不能回到過去,那場車禍奪走的,不只是她的天真,還有她的自由.

熟睡的秦思,沒有一點防備,也沒有做到什麼噩夢,也許這是許久以來都不曾有過的,對于她來,這午覺,給了她的心靈有很多的安慰.

柳岩也躺在了秦思的身邊,睡了起來.

的伸了一下懶腰,睜開眼望見房頂上的風鈴,才想起今天的事,幸福的感覺湧上心頭.

"醒了?"

"是啊,柳岩哥,在這里睡得好好哦."

"是麼?"

"是啊."

"知道現在什麼時間了嗎?"

"什麼時間啊,不會告訴我已經三點了吧?"

"不是."

"不是?那是幾點啊?"

"還差十分鍾,下午五點."

"不會吧,我睡了那麼長的時間啊."

"是啊,還真是懶豬一個."

"嘿嘿,沒辦法."

"要不要在這里吃完晚飯再回去?"

"不用了,我得回去了,要不然遙兒又該不吃飯了."

"嗯,行,一會兒我送你回去."

"柳岩哥,要不要在我家吃飯,我做的."

"不用了,我晚些時候再見你妹妹他們."

"哦,這樣啊,那我把晚飯給你做好,你回來吃,好不好?"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點就行了."

"那怎麼能和我的比,我先給你去做,一會兒就好,你也不請保姆."

"是啊,哥哥很勤快的."

"知道了."

秦思從樓上下來,直接來到了廚房,從冰箱里取出洗好的青菜,一切都是那麼自然,仿佛在這里住了很長時間一樣.

"思思還記得?"

"是啊,柳岩哥的習慣,思思是不會忘掉的."

"是啊,思思記得很清楚呢.要不要我幫忙?"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柳岩站在廚房門口看著秦思的每個動作,如果時間可以停留,多希望這刻不會再改變,就一直能夠留在這時刻.

"看著我干嘛啊?"

"我怕我們可愛的思思會把我這可憐廚房給燒掉."

"哪有那麼可怕,我可是從就會做飯的."

"是啊,不知道誰,一打開電打的煤氣灶,晚上就會做噩夢."

"什麼啊,都這麼久了,你還記得呢?"

"是啊,這可是你的一大弱點,沒見我這里都不用火."

"是哦,還是柳岩哥好,記得那麼多."

時間過得很快,飯做得也很快.

"好了,現在放在那里保溫呢?"

"就放在保溫鍋里吧,又不用多長時間,不會變味道的."

"嗯,就這樣吧,快送我回去,你在趕緊回來吃飯."

"知道了,看你急的那樣."

嬉笑著回到了自己家里,車速並不是太快,應該是有一點慢,不過跟柳岩在一起,秦思永遠也覺得快,哥哥一樣難過的人,自己早已把他當作自己的家人.

"陳姨,我回來了."

"是,大姐."

"陳姨,他們上學去了嗎?"

"去了,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

"嗯,我知道了,冰箱里的菜都弄好了嗎?"

"弄好了,姐."

"謝謝您了,陳姨."

"沒事的,姐."

"我去廚房做飯去了,陳姨,你去忙您的吧."

"是,我知道了,姐."

秦思進屋直奔了廚房,准備著洗手做飯.

從冰箱里拿出了洗淨剃好的魚,揭掉保鮮膜,准備做糖醋魚,有好幾天沒有補充魚類蛋白質了,這樣對身體耗失的能量,沒有及時的補充,很是不好.

仔細的炸著鮮魚,順便煮著米飯,切著青菜.

門外的遙兒和瑾謙也回來了,正好撞見倒垃圾的陳姨.

"陳姨,姐姐回來了嗎?"

"是,二姐,大姐在廚房做飯,有一會兒時間了."

"哦,我知道了,我們先進去了啊."

"是,二姐."

瑾謙和遙兒一前一後來到了客廳.

"姐,我們回來了."

"嗯,洗手一會兒就可以吃飯了."

"哦,知道了."

"瑾謙哥哥,你怎麼啦?"

"沒事啊,只是想到一些事,我先回下房間,你們一會先吃."

"嗯,知道了."

完話的瑾謙,回到了房間,打開了電腦,查起了一些事,校園里的事.

從廚房出來的秦思,沒有看到瑾謙,就隨便的問了一句:"遙兒,瑾謙呢?"

"哦,瑾謙哥哥還有一些事要做,先回房間了,讓我們先吃."

"這樣啊,那就先吃吧."

"遙兒,今天中午吃飯了嗎?"

"吃一點."

"那晚上多吃點,多吃點魚,看著點刺,不要被紮到."

"知道了."

"遙兒,你先吃,我去看一下瑾謙."

"嗯,姐姐去吧."

上樓站在瑾謙的門外,敲著門,問道:"瑾謙,我可以進來嗎?"

"進."

看著進來的身影,有那麼一瞬間,是厭惡的.

"有什麼事嗎?"

"我只是問一下,遙兒今天吃飯了嗎?"

"問著干什麼?"

"沒什麼,我希望你可以看著她點,我不希望你縱容她,讓她不吃飯,吃零食."

"為什麼要這樣?"

"沒什麼,她從就體弱,要好好的補充營養,要不然她的身體會壞掉的."

"我知道了."

沒有人會在意,門外的身影,轉身離開的瞬間.

完這些事,秦思就離開了,順便了一句,下樓吃飯,就關上門走了出來.

"遙兒慢點吃,不要急."

"嗯,我知道."

沒有再多的語,簡簡單單,吃到一半的時候,瑾謙也下來吃飯了.

瑾謙看到桌子上的魚,關心的對遙兒了一句:"遙兒,看著點刺,不要被卡到!"

"知道了,瑾謙哥哥,又不是三歲孩子."

"你啊,就貧嘴吧."

秦思很快的就結束了晚餐,離開了餐桌,回到了房間,沒有提今天下午的事,這對于秦思來,更是一個秘密.

"瑾謙哥哥,你覺得姐姐今天有什麼不同嗎?"

"沒有啊,還是那樣子,擺張臭臉."

"那是你不了解姐姐,我還記得和姐姐第一次見柳岩的時候,姐姐也是這樣."

"怎麼樣?沒有什麼不同啊."

"有,那是姐姐的秘密,我不知道."

"哦,誰管啊,快吃飯吧,都涼了."

"哦."

瑾謙也是表面上的不在意,其實也是在想這個問題,今天的確不一樣了,不出的感覺.

房間里的秦思,沒有去洗澡,而是躺在床上,想著柳岩哥給自己准備的房間,充滿貝殼和海洋的味道,讓人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