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神秘浪漫
喝著先上來的橙汁,聽著柳岩的話.

"想不到,十來年沒見,我們思思都長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柳岩,你在什麼呢?"

秦思傻笑著,自己在這麼多年來,真正關心自己的人,也就剩柳岩了,雖然在九年前柳岩一家遷居到了美國,但這並沒有讓柳岩忘記她,這個女孩.

"柳岩哥,你是怎麼認出來是我的?"

"你呢?就你一個人是站在大門口的,我能認不出來麼?"

"哦,還真是,我都忘了,還以為柳岩哥是神童呢."

"是嗎?那樣就好了."

其實柳岩並沒有實話,早在自己來的時候,看到秦思,就認出她來了,雖然那麼多年沒見,但她還是那麼孤單,那麼讓人心疼.

"柳岩哥,這次准備呆多長時間啊?"

"我也不知道呢,到時候再吧,走的時候,肯定會告訴你的."

"還呢,上次走了之後還告訴我,都不讓我去送你."

"哥哥怕你擔心嘛,就不要怪哥哥了."

服務員將點的菜一個一個的上完了.

"請慢用."服務員禮貌地著.

"謝謝."

"我們思思還是這麼禮貌,一點都沒變."

"都這麼大了,還能怎麼變,你倒是沒變,還是那麼喜歡逗我."

"是啊,誰讓我們思思這麼惹人疼愛呢."

"是麼,只要柳岩哥哥疼我就好了."

"是啊,哥哥永遠最疼思思."

"知道了,快吃吧,都涼了."

聽完柳岩的話,秦思很是感動,有誰知道從到大,只有柳岩和自己過這樣的話,剩下沒有人會在意自己感受,更不用是擔心了.

"對了,柳岩哥,你還記得我雙胞胎妹妹嗎?"

"嗯,知道,你一直守護的孩,一直都長不大."

"還好啦,哪像哥哥的這樣啊?"

"沒有嗎?直都這樣認為的."

"什麼嘛?"

"別生氣嘛,哥哥開玩笑的."

"知道了,柳岩哥,下次上我去玩吧?"

"好,有時間我就去."

"嗯,還有一件事,你知道的,外公收養了一個孩子,叫瑾謙,你知道吧?"

"繼續."

"對不起,柳岩哥,這是我不能違抗的."

"我知道,照顧好自己就行了,都這麼大了,你還要守著那份協議嗎?"

"是啊,如果毀約,遙兒什麼就不是了."

"我知道了,不要想那麼多了,快吃,一會兒我們去玩,好不?"

"嗯,謝謝柳岩哥."

柳岩是這世界上知道這個秘密的第三人,也是最後一人,以前,一直以為不會再見到了,現在,又出現在了這里,讓自己找到了丟失的溫暖.

柳岩不能不難過,現在的自己馬上就會有能力幫助思思,自己即將上任,接手公司,成為公司總裁的.

"柳岩哥,我們去哪里啊?"

"你猜,以前我們經常去的地方."

"可是,這里並不是台灣啊?"

"相似的地方就行了,你不是一直都向往著去哪里嗎?"

"是啊,都多少年了,都忘記了."

自己最想要的,也是簡簡單單的,那麼多年來,自己都向往住在海邊,去海邊,或者登上高峰看日出.

"柳岩哥,我們是去海邊麼?"

"不是,是個神秘的地方,一個你猜不到,卻很喜歡的地方."

"真的,很期待哦."

"就知道你等不及,不要著急了,一會兒就看到了."

帶著期待的心,仿佛時間都凝固了一樣,很慢很慢,內心的呼喚很是強烈,也很激動.

車子停在了一間公寓旁,這棟公寓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也看不出什麼特殊.

"柳岩哥,這里不會是你家吧?"

"是啊,就是我家."

"可是,這有什麼新奇的?"

"就知道你這樣問,一會你就知道了."

柳岩帶著秦思進入了公寓.

"思思,一會不要太驚訝哦,這可是哥哥准備好長時間弄得."

"是嗎?快點帶我去看看."

"知道了,走了,在樓上的房間."

"閉上眼睛,一會再睜開."

"什麼啊,還搞神秘."

"是啊,快閉上."

在房門口,等著秦思閉上了雙眼,柳岩慢慢的打開了房門,領著秦思走了進去,把門順便關上了.

不得不,秦思的心里很是忐忑,激動的心,掩藏不住的欣喜,從臉上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好了,睜開眼睛吧."

秦思緩慢的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就是房頂上掛滿的風鈴,貝殼風鈴,中間的直直垂下,也是掉線最長的,牆壁都是海藍色,中間還插畫著可愛的海豚.

"柳岩哥,好漂亮啊,我好喜歡啊."

"喜歡吧,我就知道,你還是那麼的天真."

"哪里啊,不過,真的好棒啊,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自己住在這樣的地方."

"是麼,這可是哥哥親自為你弄的,這些貝殼也是哥哥親自撿來的."

"真的麼,哥哥真棒."

為了感謝哥哥,轉身給柳岩哥一個大大的擁抱.

柳岩並沒有松開秦思,反而將秦思抱得更緊了,不願放開.低低地著.

"思思,你知道麼,我一直沒有忘記過你,我知道你很堅強,自己獨自承受著這一切,但是哥哥希望你為自己而活."

"不要擔心我了,我會很好的."

為了讓柳岩哥相信自己,秦思也反抱起了柳岩,這份關心,這份愛,都是自己不能回應的.

"柳岩哥,你知道,這是我欠她的,我不能放棄."

"就是這樣,你也不能放棄自己啊?"

"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的,還有五年的時間,著五年一過,什麼都會好的,相信我."

"思思."

柳岩是真正的為秦思不值,從到大,柳岩都知道,思思曾經什麼都告訴他,一直到自己離去的那年夏天,什麼都變了,變得不愛話,變得堅強.可是誰又知道她的苦,只為了這份荒誕的協議?

兩個人靜靜的躺在床上,望著房頂上的貝殼.

"柳岩哥,你世界上有沒有天堂和地獄?"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有,思思一定會上天堂的."

"是麼?"

秦思嘴角有一抹自嘲的笑,如果有,自己就不會這樣認知,就不會這樣了.

"思思為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而已,柳岩哥呢?"

"我啊,我不知道."

"哦,其實這些並不重要,死後的事誰會知道呢?"

"那倒是,不過,我們思思一定會活的很長的,好人會有好報的."

"是嗎?但願如此."

"干嘛那麼消極,這可不像我認識的思思."

"知道了,我可是打不死的強,怎麼會那麼容易投降,是不?"

"是啊,我們思思,是打不死的強."

"困了,我們先睡會兒,再去學校,怎麼樣?"

"好啊,快睡吧,思思."

"嗯,你也是."

秦思睡著了,在這充滿浪漫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