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舞會
舞會是在晚上八點開始,將會持續兩個時,有專門負責主持,這次,代理校長也會參加,是這次的組織者.

門前羅列的各種豪華名車,華麗的禮服襯托著美麗的姐和英氣的帥哥,緩慢的步入禮堂,這件禮堂,是學校專門用來搞這種聯誼活動的,韋德就是讓各位同學增進友誼,更是為了使不同種公司交際的地方.

"秦思,你不會真的這樣參加吧?"

"這樣又怎麼了,不是很好麼,我每次參加學校的舞會都這樣,只要不是參加商業的聚會就行,就沒事."

"遙兒,是這樣麼?"

"是,基本上我就沒見到過姐姐穿別的."

"哦,一會兒我們離她遠一點就行了,就裝不認識她就行."

"瑾謙哥哥,這樣不好吧."

"沒事,一會你跟著哥哥我,就行了,我怕你被別人騙走."

"知道了,那姐姐呢?"

"我沒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

戴上了各自的面具就從車上走了下來.

其實在這里每張面具基本上都是一樣,不通過的是男女面具和顏色,所以每個人都只是憑借服裝來認身份的.

遙兒挽著瑾謙的胳膊走在了前面,自己遠遠的走在了後面,一身運動裝的秦思,並不像將時間浪費在這種事上.

挽著走進了這里,廳里的人自顧自的聊著,也有人在注視了從門口進來的人,但是,不能不,這引起了不的爭論.

完美的紳士風格,一身白色西裝,像童話中的王子一樣,即使有著銀白色的面具,但這並不能削減人的氣質,反而增添了一種神秘的感覺.

挽著完美形象王子的公主,高挑的身材,一席粉色的連衣裙,披散著的頭發被刻意弄卷,美麗而又大方.

享受這種人的目光走了進來,禮貌的微笑著,這里的人,每個都各有特點,不同的風格,但這也是一種機會,一種可以向心目中的人邀舞和親吻的機會.

不同于此的秦思,吊著高高的馬尾辮,血色的狐狸面具,一身裝束顯得妖媚而又不羈.

"各位女士們,先生們,歡迎參加這次學校主辦的假面舞會,我是這里的代理校長,也是這次舞會的主辦人,希望各位能夠充分了解這里,了解自己的同學."

"好了,就這些,相信各位都知道這些規則,在這里我就不什麼了,這里的最新環節,請各位到這里來領取標簽,到無悔的最後會有特殊的地方,請各位靜心期待,好了,各位隨便."

隨著校長話語的完,有的人便陸續的開始領號碼,別在腰間,以便確認,不得不,這其實跟選手差不多.

這里會有各種音樂,最多得就是華爾茲音樂,不能不,學校還是很偏向華爾茲的.

自助餐桌上擺放著各種吃,酒,還有水果,也有很多不想參加這種舞會的人,便選擇了這里,吃的天堂.

"唉,阿顏,你覺得那個人會是誰?"皇甫逸問道.

"你不是猜到了麼,還問?"

"不確定而已.不過,他們三個人哪去了,就一會的功夫就不見了."

"可能去找心儀的對象去了吧."

"哦,還真是奇怪,不過我們也吃點東西去,總是參加這種活動,還真是無聊死了."

"嗯."

其實皇甫逸也不是一個乖乖孩,即使表面溫柔,但這也不過是一種偽裝的假象而已,每個人都是雙面性格,一個表象,一個深藏.

兩個人也去了零食的聚居地,阿顏只拿起了一杯威士忌,這杯JOHNNIEWALKER明了校長有多麼的重視這次的活動,多麼的在意,可是這爺是個謎,在這里,代理校長的權利,可以是和校長一樣,沒有什麼不同.

皇甫逸吃著糕點,很自然的拿起了一杯果汁喝了起來.這里的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心儀的人,如果不是自己找,那就只能聽從父母的安排,不能反抗.

拿著威士忌的阿顏,走進了正在拿著叉子吃蘋果的秦思,像是一位紳士一樣,黑色的西裝襯著高挑的身材,修長的手指印著緋的酒.

"你好,認識一下吧?"

"嗯?你是在和我話?"

"是."

"沒興趣."

"為什麼呢,拒絕的這麼快?"

"你覺得在這里會結交到什麼人麼,可以交到的朋友?"

"我覺得可以,而且,我相信你就可以."

"是麼,可惜,我不認為,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更何況是讓別人相信."

"你沒事嗎?"

"我能有什麼事,你還是上那里去邀女孩子吧,再見."

沒理會和自己交談的人,轉身離開了這里,漸入人群,去尋找自己的妹妹.

"阿顏,你沒事吧?被拒絕了?"

"知道,還問."

"也不用轉換這麼快吧,對我就這種殺人的眼神.

皇甫逸聲的抱怨著,沒敢再看阿顏的眼神,免得自己被凍死.繼續吃著自己的東西,而阿顏就在回味著那些話.

舞池中,舞動身影的男女,都在和自己的玩伴一起,揮霍著青春,釋放著自己,有的甚至邊舞邊擁吻,就是憑借誰也不知道誰是誰,才會有人這麼大膽.

秦思望著舞中央的旋轉的兩人,覺得那麼的相配,但是事實卻是這麼的殘酷,在別人眼里的金童玉女,現實永遠不可能在一起.

遙兒和瑾謙,還在快樂的跳著,享受著這短暫的快樂.

"嗨,姐,可不可以請你跳支舞?"陌生男子邀請著秦思.

"不用了,謝謝."

轉身離開了被拒絕的男子,相信自己並不適合在這里呆著,便獨自的出去了.

另一面,在舞池中央跳舞的兩個人並沒有在意,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跳舞的女孩,眼光清涼而又充滿不同尋味.

齊遠也在和麥穗跳著舞,只是一會兒的時間,便不再跳了,畢竟這些事也只不過是無聊的舞會,更像是給不同男女創造相親的舞會.

"齊遠,你是不是喜歡秦思啊?"

"麥穗,你亂什麼呢?"

"沒有,這是我的直覺,我很相信我的直覺."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你又怎麼會知道."

"狡辯."

"我可不是一般人."

麥穗沒有想到,這句話,改變了她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