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回憶的痛
漫長的課啊,令人昏昏欲睡,但這並不包括認真的學生,這與座位無關,與之有關的是學者的心態.

"齊遠,你真的是認真啊,那麼努力干嘛?"

"我可不是你,你不認真有人娶,有人養,我是男人,可沒有人這麼管我,你不會是想讓我露宿街頭吧?"

"怎麼會,你的智商都哪去了,還用這麼努力學?"

"我不努力,能怎麼樣,光靠智商,人的智力會下降的,這就是所謂的活到老,學到老.對了,你是自己跑過來的,還是伯父他們同意過來的?"

"你猜呢?他們敢不答應我,我可是他們寶貝女兒."

"也對,誰能奈何得了你啊!"

"其他人的家庭背景,你知道麼?"

"我麥穗姐,我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學校里所有人的家庭背景都是不被知道的,你要是想知道,就自己去查,要不就自己去問,問我可沒用,我也不想知道."

"你,真是的,虧我還為你想這麼多,沒准那雙胞胎妹妹也正和他們一起上課呢,你是不是?"

"不是,別想騙我,也別想誑我,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還不知道."

"你就算了,我就不信沒有人想知道."

受到一次打擊的某人並沒有氣餒,而是頑強的向前進,不畏艱難與困苦.

"阿顏,你想不想知道雙胞胎的身世啊?"

"不想!"

兩個字,連頭都沒有轉,讓某人的信心大挫啊,但是強的毅力,不是一般人是都能具有的,就譬如對待冷冰塊.某人還在再接再厲的問著.

"阿顏,你是不是知道啊,就為我透漏一點點行不啊,滿足我一點點點的好奇心,怎麼樣?"

"不怎麼樣,沒興趣."

"你···好樣的."

"受挫了吧,他對誰都沒耐心的,除了某人以外,你還是老實的待會吧."

陰沉的天,就像麥穗陰沉的臉一樣,這都是什麼嘛?總覺得會有不一樣的事發生,咱們就走著瞧吧,我就不信你們也不好奇?

屬于設計與繪畫的那棟教學樓,另外的教室里,不一樣的景象.

"逸,你咱們是不是也可以去上她的課啊?"邈.

"你誰的課啊?"

"你裝傻啊,當然是雙胞胎的課啊."

"應該可以,咱不是有選修經濟課麼,可以和阿顏他們一起去上啊,怎麼了?"

"不是,我是雙胞胎妹妹的課,她不是學的繪畫麼?"

"你想去上啊,應該可以,你去吧,我不攔你."

"你就不想去,不想了解了解?"

"咳咳,後面的同學請不要講話,如果你不想聽課,請不要打擾到其他同學,好了,我們繼續上課!"

"這老大爺,我都無語了,管的事真多."

"邈,你要是不想學啊,就去找雙胞胎妹啊,看老大爺怎麼收拾你."

這就是大學,無數人夢想的地方,普通學生奮戰三年都想考進,卻粉碎了無數人的夢想,讓人碌碌無為.

靈感不是來就來的,設計是要有一個好的頭腦,充分的想象力,活用的思維,靈巧的筆法共同合作完成的任務,所以,強求是無用的.

滿教室里的學生,並不是都願意學習,這里不是普通的大學,這里有著所有人的自豪,無論是家室,錢財,事業,都會有人為他們鋪路,但是誰也不知道,今天坐在這里的人,明天會不會就退學,背負百萬債務,從天堂掉到地獄,這里的關系,就是那麼微乎其微,誰會是你永遠的朋友,誰又會是你當前的利益,沒有人猜的到.

"喂,逸,看外面的天,今天會下雨,咱們會不會挨澆?"

"不知道啊,也許會吧,我聽今天有雨,晚上應該會下吧."

"真的?"

默默聽課,認真的做著筆記,記下每一句話,不抬頭,卻又可以交流的人,永遠可以在同一時間做好兩件事.

"不知道呢."

再次被噎到無語的某人,也不在嘗試著找共同語,一個人繼續發呆.也許手機是一個好的發泄通道,游戲里面的人生永遠都是那麼美好,幫助人逃避人生.但事實卻不是那麼樂觀,某人沒有拿手機的習慣,即使現在正好想到可以玩的東西,資源匱乏的現狀,也是很讓人傷腦筋的.

畫室里的魏遙,專心的聽著老師講的內容,繪畫的技巧,賞析的要素,每一點都記得很清楚,並不是為了別的,只是僅僅的為了那個人,那個從喜歡寫生,卻一直下消失在她生命里的那個人,也是因為他的消失,自己才會回到這里,擁有一個家,也許並不是自己的單純的以為,而是雙方的原因也不一定.

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別的事上,那段不可磨滅的記憶,即使自己努力忘記,卻一遍一遍更加深了它的存在,腦海里的記憶,不是你想忘記就可以忘記的,那個的身影,跑掉了就不再回來.

",快一點啊,我在前面等你,你一定要來啊!"

"嗯,我知道了,你快點去吧,以後你一定會成為寫生家的,我相信你."

幼的孩子,單純的思想,即使在這樣的環境生長,也有著一顆童心,一段快樂的記憶,這段記憶,是一段新生活的開始,也是童年快樂的結束.充滿悲傷,無奈的生活.

"唉,同學,已經下課了,你恩麼還沒有走呢?"

"什麼?"

"下課了,同學,收拾一下東西,趕緊回家吧."

"哦,是,老師,對不起."

"沒事,要下雨了,趕緊回去吧,不然會被雨澆的."

"好,謝謝老師,我知道了."

轉身的那一刹那,仿佛聽到了老師的低語."唉,現在的孩子,不知道都在想什麼."

快步離開了那座教室,盡量的忽略那句話,不想為此傷心,想要忘記的,一遍一遍的縈繞在心頭,像刻錄的機器一樣,一遍一遍的重複,清晰而又真實.

樓下的腳步聲,告訴著每一個人,傍晚的來臨,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又是一天的結束.等著姐姐一起回家,就像守侯一樣,不想失去,又不想遇到,就這樣靜靜的等待就好,逼向面臨同樣的事,同樣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