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奇怪的傳說
因為不想讓妹妹緊著沒有打掃過的房間,秦思自己在收拾著.

下去丟垃圾的秦思正好被慢騰騰趕回來的齊遠見到.見到那身影的一刹那,恍惚覺得不可能,怎麼會這麼巧,這麼巧就會住的是她們兩個.

拿著買來的午飯回到了音樂室,思緒還沒有轉換回來.

"我,遠,你到底在想什麼呢?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徐邈一針見血地到.

"發生什麼事了麼?"皇甫逸問道.

而一旁的麥穗卻不肯這樣,搶著道:"他肯定沒事,不用擔心他啦,到底哪個才是我的飯啊?"

阿顏只是默默的吃著自己的午飯.

"你們,咱對面那棟住宿樓不是不讓居住的麼?為什麼雙胞胎姐妹會住進去呢?"

咳咳,"你什麼?遠你不會看錯了吧?"邈驚訝的道.

"不會,我看得很清楚."

"喂,你們在什麼,為什麼那棟樓一直沒有人住?"

"你剛來,所以不知道,在,你又不去住,問那麼多干嘛?"

"邈,你就吧,我們也在聽聽,你在這里呆的時間最長."阿顏淡淡的道.

"哦,對面那棟宿舍啊,我也是聽那個別人的,畢竟我那時候還."

'據,原來這里的校長一家也曾是這所城市的人,他僅僅有一個女兒,為了自己的女兒創辦了這所學校,可是就在校長女兒長到十八歲的時候,認識了同在這里上學的女婿,兩人相戀並結婚,但是校長並不同意,而且二人婚後並不是很幸福,為此校長一家遷居了,這學校的產業也是托給了故人,不過,就在幾年後,校長的女兒不知道什麼原因逝世,從那之後,校長就把這棟樓給封上了,還有以前自己家的那棟公寓,不讓人居住了,也不讓出售,也許是為了紀念死去的女兒吧.’

"還真是悲傷的故事,不過現在又為什麼會有人住了?"

"麥穗啊,我們也想知道是為什麼?"齊遠道.

"也許,雙胞胎知道這是為什麼,畢竟現在就她們倆住在那里,難道是因為沒錢?"徐邈道.

"不會啊,今天早上我們在公園里跑步,還有看到雙胞胎呢,沒有錢會住這麼高級的公寓麼,而且還可以上這麼好的學校,你忘了這學校的宗旨了麼?"

"對哦.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們不要猜了,這些都不重要,快吃飯吧."逸淡淡的道.

其實他還是會很擔心的,畢竟這兩雙胞胎不像其他人一樣,不是麼?阿顏,也是這樣想的吧,他很重視雙胞胎姐姐呢.

"喂,吃完飯我們干什麼去?"麥穗問道.

"睡覺."徐邈回道.

"不會吧,那你們給我里一個地方啊,我是女孩子,也要睡在床上."

幾個大男人,無視某人的話,畢竟她從哪來看,都不像是女孩,倒像是母夜叉.可憐的麥穗,只有去外面找地方了.

"什麼嘛,這都什麼啊,咦,這屋子居然沒鎖上,我要不要去看看呢?這樣算不算偷窺啊?應該沒事吧,我又不那你的東西,看在我可憐的份上,上帝就原諒我吧,阿門."

順利的進來了這里,心里默默的想著:哦,這里原來是畫室,可惜我沒有畫畫的天賦,不然還可以消耗點剩下的時間呢,不過,這里也很好,也有一張床,居然也是雙人的,為什麼?難道是學校太富有了?

齊遠見好長時間都沒有見到麥穗回來,就有一點擔心了,畢竟她剛到這里.推開門,見到對面的門虛掩著,就知道一定是她未經別人允許就進去的.

"麥穗,趕緊出來,這是別人的地方,你怎麼就這樣進來了,我們不能隨便進別人房間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遠,我知道了,我在門口已經跟他們過了,上帝會原諒我的."

"你看,這個畫室,為什麼會有床啊?跟你們的那個明顯不一樣,是粉色的,還放在內間,挺隱秘的,我打賭,這里有床的事,這里的人並不知道,你信不信?"

"我也不知道,我們的條件都沒有這麼好,而且我們的床是自己買的,這里是雙胞胎的畫室,是不是很奇怪?"

"是很奇怪,難道雙胞胎有秘密?"

"別瞎猜了,那都是別人的事,你還是管好自己吧."

"你真的一點也不關心?我可不信,我們要不要先接近一些雙胞胎啊,以免他被別人搶走了,所謂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你都在想些什麼啊?她們是人又不是物品,人家也有選擇的權利."

"好好,我知道了,我們回去吧."

麥穗也知道,這並不是她能管轄的范圍,管好自己就行了,至于這些秘密也不是自己能知道的,知道這些什麼用處也不管.

午睡的時間通常短暫而又有效,可以讓人的頭腦瞬間清醒,讓人精力充沛.

"遠,今天下午我有什麼課啊?"

"你自己去看課程表,我放在你包包里了."

"知道了,你去叫他們吧,我在這等著,誰和我一起去啊?"

"邈和逸是學設計的,兼修經濟,今天下午他們上主修課,我跟阿顏和你一起上,怎麼樣,兩大帥哥相陪?"

"就你,拉倒吧!"

另一棟樓對面,也是同樣的境況.

"遙兒,今天你要不要去畫室拿東西去?"

"不用了,那些我放在教室了,昨天就沒有拿回來,所以今天就不用了."

"哦,收拾好了麼,我們上課去吧."

"嗯,姐,你們不是經濟課麼,怎麼還拿書,那里不是也可以自由放書占位置的麼?"

"是啊,不過我不想啊,反正拿著也不累,就拿著咯."

"真是搞不懂你,我到了,你也趕緊去吧."

"知道了."

我跟遙兒的教室並不在同一棟教學樓,我的要比她的遠一點,就只有今天周二的課,才會有重疊,只能上選修課,其它的時間都是任意的.

跟我預計的時間是一樣的,我還是來的最晚的那一個,但並不是遲到的那一個,理所當然的坐在了最後面,但是不是那個人的身邊,我可不想惹一大堆麻煩,畢竟自己也只是一個過客,他們也是一樣.

"哎,是真的,齊遠,你的是真的,這個是不是姐姐,今天早上遇到的那個?"

"我不知道啊,她什麼都不,兩人安靜起來應該是一樣的吧."

"是真的麼?可是,你那位冰雕好友,怎麼總是盯著她看啊?"

"你問問不就知道了,廢話那麼多."

"各位同學,現在開始上課,今天講的內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