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過往
"哎呀媽呀,晚上還真是沒意思."

"是麼?我覺得挺有意思的."

坐在電視機前的人還在享受著肥皂劇的洗禮.

"妹,你不去玩游戲了麼?"

"一會兒就去,現在先看會兒電視."

"哦,那我先上去了,我一會兒跟哥哥聊會."

"嗯,知道了.你也可以試試炫舞,最新版的很好的."

"我知道了,一會兒我還要看一下公司的事,等閑下來的時候我就看看,玩吧."

離開了客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等待著···

"你姐姐以前天天都是這麼忙的麼?"

"還好吧,我也不知道,以前姐姐我們是不會看電視的,吃完飯都是各自回房間的."

"哦,那你怎麼會不知道呢?"

"沒什麼,都已經習以為常了,我們不干預各自的事."

"還真是好習慣."

"瑾謙哥哥呢?"

幾乎是一下午的時間,遙兒已經將瑾謙當成親人了.

"我啊,沒什麼特別的,她有沒有跟你我的事?"

"沒有啊,怎麼啦?"

"沒什麼,也對,我又沒跟她講過我的事,她又怎麼知道?"

"什麼嘛?瑾謙哥哥可以跟我啊."

"你想聽啊?"

"是啊,怎麼了?"

"沒什麼,哥哥跟你講個故事吧."

電視的聲音沒有打擾講故事和聽故事的人.

十幾年前,一位可愛的男孩被他的母親一起了,只能跟著一位阿姨生活,阿姨家的家境並不是很好,之後這位好心的阿姨也去世了,留下男孩一人在孤兒院長大,即使生活有什麼不如意的地方,但是男孩很堅強,努力上學,努力學習,直到有一天被人收養,過著少爺一般的生活.

"瑾謙哥哥,你就是哪位男孩是不是?"

"是啊,遙兒真是聰明."

之後,是一陣沉默.

"瑾謙哥哥,我先回房了,要去打游戲了."

"嗯,去吧."

各懷心思的人,都在回憶著過往的事,不同的卻是心境.

魏遙感慨著人生,自己也是被遺棄的那個,也是那個被找到的,不被重視的人,就算自己再怎麼表現,也始終得不到認可,內心不悲傷也是不可能的,可是姐姐對自己那麼好,自己也不能辜負姐姐的心意,只有自己一人.

望著上樓的瘦的身影,是那麼的孤單.

"是啊,何嘗不是一樣,我們都是犧牲品,只稱起了她,如果不是她,自己有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生,卑劣的交易.

各懷心思的人,誰也不會想到,這些恨是多麼的卑微,卑微到連自己的親妹妹都可以害死.

秦思在網上瞎逛,想要享受著這來之不易的甯靜,可惜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

"喂,王秘書."

"是,姐,關于這次事件,對公司的聲譽影響很大,而且法院的傳票是以總公司進行起訴的."

"是這樣啊,讓各位董事去處理這件事,我現在不能回去,剩下的你去告訴老爺子一聲."

"好的,我明白了,姐."

總覺得會有什麼事發生,關于上次的投資股票的事,並沒有什麼結果,或許應該把投資方向轉變一下,投資地產,可以升值,也可以在關鍵時候救急.

想了一下利弊,順便可以問一下哥哥.

打開了MSN,准備和哥哥聊一下:

"哥哥,在不在?外公收養了一個孩子,與我大一歲,叫瑾謙."

"嗯,我聽遙兒了.最近有什麼事嗎?"

"沒有,都很好."

"好了,先不聊了,哥哥有其它事要做,有時間再聊吧.差點忘了,柳岩,還記得麼,他在你們學校,有空你們好好聊聊."

"好."

簡短的對話,可是誰又知道她的擔心,她的顧慮.

站在窗台,望著外面如漆的黑夜,沒有星星,沒有月亮.這也許是秦思最喜歡做的事了吧,仰望夜晚的天空.

早早的醒了,睡不著了,想起了以前跟妹妹的約定,要晨跑的,都忘到一邊去了.

來到妹妹的門外,敲了兩聲,沒有人回應,就開門獨自進來了.

"妹妹,起床了,我們去跑步."

"不想啊,我想睡覺."

"不行,趕緊起來,我去叫瑾謙."

"哦,去吧."

將被子又往腦袋上蓋了蓋,翻了個身繼續睡.

不像敲妹妹房間門一樣輕聲,重重的敲了幾下,還是沒有人回應.

走了進去,大聲的叫著:

"喂,起來了,我們去跑步."

"你什麼?我沒有這習慣,你們自己去吧."

"哦,懶死你."

退出了這個房間,又轉了回來,看到妹妹還在睡覺,就沒有叫妹妹,自己一人出去到公園跑步去了.看來,只有自己一人失眠.

清晨五點,草地上還有著露珠,晨練的老爺爺們還在打著太極,清新的空氣,讓人瞬間的清醒,舒暢.

自己一人獨自的跑著,看著腳下的路.

"喂,齊遠,你看,雙胞胎."

"嗯,你眼挺好用的."

"必須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打賭,跑步的絕對是姐姐,這是第二次看見,前段時間都沒有,姐姐回來了,就開始跑步了."

"沒發現,你還挺聰明的,不過,常人都想得到."

"你什麼呢,過去打個招呼吧,你不想認識認識麼?"

"隨便."

"切,口是心非的家伙."

齊遠跟隨著麥穗跑了過去.

"嗨,秦思,你也在跑步啊."

"嗯,你好."

"怎麼就你一人啊,妹妹沒來?"

"沒什麼,他們還在睡覺,叫不醒."

"哦,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齊遠,我名義上的未婚夫."

"哦,你好."

"一起跑吧."麥穗道.

"好吧,反正我也是自己一個人."

"一直都是你一人晨跑麼?"齊遠道.

"不是,今天也只是我睡不著,早醒了,沒事干而已,才出來晨跑的."

"這樣啊."

"對啊,像我這麼懶的人,肯定不會在睡得正香的時候出來跑步."

"哦,還真是不好的習慣."

"你們呢,天天早起跑步麼?"

"差不多,我們兩個人還有伴兒."

"那倒是."

跑了幾圈,雖然是慢跑,但是秦思還是累的出汗了,氣喘籲籲.

"要不要去我家做客?"

"不用了."

麥穗搶著回答道.

"不好意思,她總是這樣."

"沒事,這樣很好,直來直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