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惹怒的巫婆
"你們在這里就沒有什麼朋友麼?"

瑾謙看著過往的人,但他們好像都是陌生人一樣,可是遙兒和秦思在這里不死很長時間了嗎?為什麼還沒有朋友?

"你呢,在這里能有什麼好朋友之的?"

秦思不解的看著瑾謙,這個眼神就像是瑾謙了什麼笑話一樣,很好笑的笑話.瑾謙沒有回答秦思的話,就被圍觀的人打斷了.

某女甲:哇,你看,你看,又來了一位帥哥,不知是哪家的?

某女乙:是啊是啊,咱們學校雖然都是有錢人,可是帥哥又少,不知這位有沒有女友?

某女丙:花癡,沒看見和他一起的兩位麼,哪會輪到你們.

瑾謙好像很是享受這些女生的眼光,可是秦思和遙兒就不一樣了,這里面有羨慕,也有嫉妒,甚至還有鄙視.

"我看以後我就和妹走在一起,遠離你這位大帥哥."

秦思不在意的著,當然,這句話也是玩笑話,要不然自己早就被殺死了.

"是麼?可是我想跟你們走在一起,如果你不想和我走在一起,我不介意你自己走,我和妹一起走."

瑾謙並沒有聽出來秦思的冷笑話,認真的著,只是這種認真在秦思看來不過是一種剝奪而已.

"誰管?"

秦思沒有什麼,拉著遙兒就像前面走了過去,一起來到上課的地方,是個階梯教室.

"嗨,你好."

迎面而來的女生,向著秦思他們這邊打招呼,可是好像沒有人認識這位陽光的女孩?

"你好,我們認識麼?"

即使是不認識,但秦思還是禮貌的回答著.

"不認識,但是馬上就會認識了,我叫麥穗."

麥穗並不在意秦思的反問,甚至不在乎瑾謙那個不歡迎的眼神,沒辦法,麥穗他就是有這個能力.

"你好,我是秦思,那是我妹妹魏遙."

既然是想要交朋友,秦思當然會不在意,而且,這也是讓遙兒找到好朋友的最好的辦法.

"那這位帥哥呢?"

麥穗看著秦思和遙兒,讓後看到了後面的帶著不好的眼神看著自己的人,很是鄭重的問著,不知道為什麼?

"他?不認識!"

秦思看著後面的人一眼,果斷的著,甚至不理會後面的人.

可是麥穗的心理卻在想:還真是有意思.

"秦思,你不要忘了,你怎麼能不認識我呢?"

瑾謙聽著麥穗的話很是生氣,只是不想要罷了,秦思沒有理會叫囂的某人,拉著妹來到了教室的最後一排坐了下來.

"嗨,帥哥,你叫什麼名字?"

瑾謙瞟了一眼和自己話的女孩,一頭波浪式卷發,大眼睛,畫著精致的淡妝,也就只是一眼,便沒再理會眼前的人,徑直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遙兒,以後不要跟她走在一起,免得以後也變成這樣沒禮貌."

秦思走在前面,絲毫不在意後面的人,而遙兒卻是一步三回頭的看著瑾謙哥哥有沒有跟上來,只是······

"我再沒禮貌,也不想某人一樣挑撥離間,切."

遙兒還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瑾謙就對著秦思的話,起了別的,只是,這些在遙兒看起來,確是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秦思賞給某人一個大白眼,認真的打量著教室里的人,而剛剛免費的看完一場好戲的某些人,又開始調侃了起來.

"怎麼樣,想不到我們麥穗大美女也有被人不重視的時候?"

雖然徐邈和麥穗是剛認識,但自來熟的他還是和麥穗像鐵哥們一樣.

"徐邈同學,你不話沒有人會把你當啞巴!"

麥斯很是不客氣的著,這個人只要有一天不調侃自己,好像他就要和她一樣的姓氏一樣,她就受不了了.

"好了,就不要在吵了."齊遠作為中間人,辦著和事老的角色.

"想不到,雙胞胎姐姐一回來就帶來一位重量級的帥哥,看樣子,他們的關系還很是親密呢,是不是?"

徐邈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把自己的調侃對象轉移到了秦思她們的身上,只是某人的這種行為,他們這行人很是好奇.

"你什麼時候會注意這些了?"

皇甫逸看著徐邈,很是好奇,從到大,就屬他最了解徐邈了,而這幾天自從見到了這個雙胞胎,徐邈就不在狀態了.

"阿顏還真是不在意呢,只是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

皇甫逸不等徐邈什麼,只是覺得阿顏很是奇怪,好笑地著,嘴角上的笑,從來就沒有變過.

"逸,你的啥意思啊,我都沒懂?"

徐邈看著皇甫逸把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阿顏身上,更是不解了,什麼時候阿顏這冷漠的人會關注啊?

"你這笨蛋不用懂."

麥穗終于逮到了徐邈的空閑,插嘴道,反正他們也不在意.

"麥穗,你能不能不和我吵,煩死了."

徐邈見皇甫逸沒有回答自己的話,而麥穗局勢打斷那些話的罪魁禍首,很是氣憤,不過,這也是短暫的.

"徐邈!!"

麥穗大聲地叫著,如果可以的話,麥穗真的很想拿課本把徐邈打一頓.

咳咳,同學們現在上課,開始點名.

"方佳?"

"到."

······

"秦思?"

"到."

"魏遙?"

"到."

"還真是不容易,天天逃課的兩人今天居然來上課了,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啊?"

秦思沒有想到這個老師會這樣,只是,這個態度,在這里是不是本應該有的?還是這老師的素質?

"是."

這一個"是"字,把全班的目光全吸引到了秦思那里,只是,這個字並不是秦思和魏遙的,而是邊上的人.

對于話的人,台上的老師並沒有見過,只是這個擾亂了秩序,無論是誰,都不可以:"你們三個,太不像樣了,全給我出去!"

"不是,老師,他和我們無關."

秦思想要什麼辯解,只是沒有人聽秦思.

"出去!"

教室里的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什麼事的時候,三個人就離開了教室,等眾人回過神的時候,便開始了竊竊私語.

從後門離開了教室,剛走到門口:"瑾謙,你是不是想死?"

秦思現在很是生氣,真的沒見過這樣的人,這才是第一天,那要是以後可怎麼過啊?

"哪有,我只不過是的報複了一下你而已."

瑾謙根本就沒有見到秦思的怒氣,很是干脆地著,只是在秦思聽起來,這並不是借口,而且,也不在意.

"你報複我也不應該連累到遙兒啊,妹,我們回去,讓他自生自滅的了,不用管他."

秦思不理會瑾謙,拉著遙兒就向外面走了.

"可是,姐姐,他對這里不熟,我們怎麼能不管哥哥呢?"

遙兒對于這種撇下瑾謙哥哥的做法很是不認同,而且也不在意剛才的事,就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哥哥,他哪一點像哥哥?"

秦思現在很生氣,連對遙兒話的口氣也變了.

"姐~~"

秦思面對妹妹懇求的話語,就算再怎麼生氣,也不忍心打破妹妹的心意:"好啦,我知道了,我們去給他報名去."

魏遙轉身給瑾謙一個勝利的表,秦思卻是轉身瞪了後面的人一眼.

教室里還在生氣的老師,沒有心再繼續上課,可是又不能罷課,只有強忍著怒氣,繼續上課.

"哎,那新來的還挺厲害,居然敢挑釁老巫婆,以後可有他受得了."

徐邈像是剛欣賞完一場免費的鬧劇之後,無聊地著.

"徐邈,閉上你的臭嘴,多有型啊!"

麥穗對于徐邈的話,很是不認同,眼神還很鄙視的看了徐邈一眼,仿佛徐邈就像鄉下村姑一樣.

"有型,人家也不是你的菜,您頂多可以在心里想想,還是省省吧?"

徐邈當然也不會就這樣被麥穗調侃,當然也會反駁,而這句話,反而激起了麥穗的雄心斗志,因為她也不要.

"姐,我們去哪報名去啊?"

遙兒不解的問著拉著自己的姐姐,而且,為什麼越往這邊走,越是荒涼?

"我也不知道,應該是到導師那里吧."

秦思不是很肯定的著,甚至不是很清楚,至于為什麼往這邊走,也只是看著邊上的站牌再往這邊走.

三個人,在各樓之間晃動,順便帶著瑾謙熟悉這里的環境,只有秦思知道,現在的她,被繞暈了.

"對了,一會兒去我的畫室看看吧,我平常就在那里呆著,還有宿舍."

遙兒想起了一會兒要走的事,既然瑾謙哥哥現在和自己在一起,就要知道的比較好,在她心里,早就把瑾謙哥哥當做親人了.

對于遙兒的宿舍,瑾謙並沒有懷疑,雖然他不了解她們,但有些事還是聽她們的外婆過,也就是自己的奶奶.

"怎麼了,姐姐,為什麼不走了?"

遙兒看著站在荷花池旁的姐姐,一動不動,甚至不一句話,很是好奇.

"沒什麼."

秦思的眼底一閃而逝的悲傷,並沒有擾亂心,繼續向前走著.

"姐,應該就是這棟樓了,你還要去哪里啊?"

遙兒指著指示牌,還有樓上的大字,不解的問著姐姐為什麼還要往前走.

"是這棟樓麼?怎麼這麼破啊!"

秦思帶著懷疑的眼光打量著這棟古老的樓,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棟樓是廢樓呢,即使他很懷疑,但還是沒有猶豫就走了進去.

沒准是簡陋的人有什麼特殊的嗜好呢,要不然怎麼會這樣?

"想不到這里還會有這麼古老的樓."

瑾謙走在樓梯上很是欣賞這里的遺跡,真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的建築了.

跟著樓下各個樓層的指示,很不容易的,他們三個找到了學生的辦事處,只是,為什麼會覺得這很是荒涼?

秦思禮貌的敲著門,等著導師的允許,這也是禮貌:"把這份單子添好就行了,還有就是到財務室繳納學費."

"導師,我們想再借住一間宿舍."

秦思剛想要繳納學費,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就問了出來,卻不知道,也是因為這個,讓瑾謙開始了懷疑.

"這個不行,學校有規定."

導師打量這後面的人,只是上邊並沒有給除外這兩個雙胞胎以外的人提供住宿.

"那為什麼我們就可以呢?"

秦思很是不解的問著,這還真的是奇怪的規定,只是要是不能這樣,那她們中古也還是要回家的?

"這個我也不知道,學校的事,我們也只是照辦而已."

對于住宿的問題,秦思很是不解,不過這也是不能改變的事,學校是上司,他們也只有聽令的份了.

"瑾謙,對于宿舍的事,就不能住了,中午我們也會和你一起回家的,這點你不要介意."

秦思對于這件事,還是有必要的和瑾謙一聲.

"沒事的,本來我也不會住,但學校很奇怪."

瑾謙出了自己的懷疑,只是還沒有其他的法,他也不會太在意.

辦完這些事的三個人就回家了,很是干脆,就直接的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