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插曲麥穗
阿顏是從來不會和別人主動話的,面對別人的問話有時也是只片語的回答,只是這次卻變得不一樣了.

徐邈的母親以前是從來不會逼迫他相親的,可是現在也不同了,難道就是因為長大才會變成這樣的麼?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做出犧牲.

只是和徐邈在一起的齊遠口袋里傳來了陣陣彩鈴聲,伴著鳥兒的啾鳴聲,這麼卡哇伊的鈴聲,在男生的手機上還真的是少見.

"喂,請問你是哪位?"

齊遠看著陌生的號碼,很是禮貌的問著,而這些還帶著疏遠的語氣.

"怎麼,聽不出來啊,可真是讓我傷心死了,我是你妹妹啊."

打電話的人,聽見齊遠這樣,很是生氣,這都是什麼人啊?居然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出來,真是的?

"妹妹?我可不記得我媽啥時候又給生了個妹妹給我,您老打錯電話了吧?"

實在的齊遠還真的沒有聽出來這是誰的聲音,這讓電話那邊的人又想起了威脅!

"齊遠,你就不信我去告訴伯母,讓你回家趕緊跟我定親,即使你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可是這樣總會束縛住你,我就不信了,你還對我這態度?"

麥穗這個理由,了幾百次了,可是就是這幾百次,效果還是那麼的好,不管用了多少遍,齊遠都會求饒.

"麥穗,麥大姐,這里是大陸,況且咱的家族公司都在香港,你就不能換點理由麼?從到大你就用這一個理由忽悠我,你到底要干嘛啊?"

齊遠一聽見是這個要挾的話,馬上就知道是誰了,真是簽了這位姑奶奶的了!

"沒什麼,我現在也來大陸了,就是想找你幫忙,讓我住你那,而且我也上這來上學,吃住你全給我包嘍,要不然,你看著辦吧!"

麥斯現在還不那麼的敢氣齊遠畢竟自己也要來這邊,誰也也不認識,只能依靠齊遠了,可是齊遠卻不這樣想:

"喂,喂,這死丫頭,敢給我掛電話."

悲催的某人,不明所以的又被那個討厭的丫頭纏上了,其實也不是討厭,就是總被威脅而已,也是有三年沒見過了,那三年她去了荷蘭的家讀書,所以就沒有見面,現在又死性不改,又玩那套.

就在齊遠還沒有抱怨完的時候,嘟嘟嘟,嘟嘟嘟的聲音,手機傳來簡訊的消息,上面的內容顯示:

晚上我會上你的公寓里准時報到,記住你要給我來閉門羹,我就給你來訂婚.

齊遠看著這樣的信息,很是氣憤,只能了一句:

"死丫頭,現我不夠煩,是不是."

美好的下午時光,就這樣被消耗掉了,家里並沒有保姆也沒有臨時工,齊遠做著所有的事,都是由他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

門外的車鳴聲,仿佛在告訴屋里的人該出來迎接她,一遍又一遍的按著.

"呦喝,剛來就把車給買了,你還真是不能累到自己."

齊遠看和門外的車,還真的是郁悶,這個孩子總是這麼的讓人憂心.

"那是,我還不是怕你有事把我給撇了,這叫以防萬一,你不懂!"

麥穗絲毫不在意齊遠對自己的擔心,相反還很少受用,甚至還在這里鄙視著齊遠,不懂得給自己留有余地.

"怎麼樣,你們學校有什麼帥哥沒有啊,有的話記住要告訴我啊,我呀會幫你物色物色美女的,放心吧."

麥穗忽然想到什麼,把齊遠想要的話都給堵在了那里,只是,麥斯看著齊遠現在的表,不滿的問著:

"你那是什麼表啊,不請我進去啊,准備在這把我晾干啊?"

"是,我的大姐,的立刻給您停車去,請你進屋,飯菜的已經給你准備好了,請您先慢用."

齊遠還真的是那這位大姐沒什麼辦法了,恭敬的著,不過還真的是苦了他了.

"這還差不多,嘖嘖,這幾年你都沒變啊,真不容易."

麥穗知道齊遠的態度,還真的是別扭的孩子,明明自己來,他很高興,現在卻擺出這樣的態度,矛盾.

從車庫里回來的某人,無語的望著天上的星星,腦海里不知道在想什麼,又或是什麼也沒有想吧,出神的望著黑夜的天空.

"喂,齊遠,你干嘛呢,發什麼呆啊,我還以為你干嘛去了呢,在這出神想誰呢?趕緊進來吃飯吧,都涼了,還好是夏天,要是冬天還得再加熱,多浪費啊."

麥穗看著齊遠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在那里望著天空,只是天空有什麼好看的?有沒有外星人,漆黑一片.

"原來我們的大姐也知道節約啊,還真是奇跡!"

齊遠聽著麥穗的話,絲毫沒有好奇,因為麥穗是從客廳里面轉了一圈,才上外面叫自己來的,甚至沒有還偷吃了菜.

"別扯有的沒的,你不是也一樣麼,怎麼我就不同了?"

麥穗不滿的著.

"沒事了,快進去吧,你的房間我已經弄好了,明天我們一起去學校,你就不要開車去了,這樣省得麻煩,怎麼樣?"

齊遠對于麥穗很是幸福,想妹妹一樣的孩子,從的時候就和自己在一起,早就有了默契,甚至是惺惺相惜.

"這樣也好,快吃吧,吃完記得刷碗,我要好好的休息休息,養精蓄銳,就麻煩你了,可憐,齊遠."

吃完了飯的麥穗,很是不客氣的著,也不在乎自己現在是客人的事實.

"你,麥穗,你想死麼?"

齊遠剛完,只見某人以光速沖到了自己的房間上鎖,關門大吉,嘿嘿,在里面偷笑.麥穗這次來這里,不是無緣無故的,是有很大的原因的.

餐廳中的某人默默的收拾著碗筷,像對待妹妹一樣想著麥穗,還是個可愛的孩子,必須要認真的對待現在的事了,早一點擺脫不存在的婚約,免得讓雙方都受到傷害.

另一面山上的公寓里面,某人已經在冷水里面泡了整整一個下午,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某人一點也不覺得冷,即使嘴唇凍的有一點發紫.

門外的王嫂,負責這里的家務事,已經到了用晚飯的時間,因為擔心少爺一天沒有用飯,在外面叫著阿顏.

"少爺,少爺,你在不在里面,晚飯已經做好了,您要在哪里用飯?"

沉默了半天的人終于有了轉醒的跡象,不在沉默發呆,回應了門外費心的王嫂,順便讓王嫂弄干了就回家.

"沒事,王嫂,我一會下來吃,弄完了,您就先回去吧."

門外的王嫂知道,少爺這是不想讓自己擔心,而自己也是在有需要的時候,才會被叫來做飯的.

阿顏從冷水里面出來,簡單的擦干了身子,穿上浴袍就走到了樓下,用晚飯,很奇怪的行為,

有些不正常.

而阿顏仿佛還沒有從思考中回過神來,連吃飯都沒有焦點,心里一直在想著那個時候,那個女生,到底給自己的是什麼樣的感覺.

不管怎樣,都不是當初冷漠的自己,這對自己來是個很大的威脅,不能掌控自己,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

阿顏始終堅信,這個女孩,自己是見過的,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很是熟悉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心疼的感覺?

其實,相信世界,相信自己,才是真理,即使不能改變現狀,但我們可以改變心態,而不是漠然的接受,冷漠的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