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歸來的人
和來時一樣過安檢,登機,唯一不同的便是多了一個人.秦思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弄好安全帶,不管一直跟著自己的人.

"瑾謙,我希望你好好的對待遙兒."

秦思雖然不是很在意別的,但還是提醒瑾謙,想瑾謙這種玩世不恭的人,肯定不會這麼簡單的.

"為什麼會這樣和我,你不相信我的為人處事?"

面對秦思的話,瑾謙一點也不在意,而是簡單的問著,因為他知道秦思不會了解他的,畢竟很多年沒見過了.

"不是不相信,我是怕你把對我的意見,強加在她身上."

秦思雖然不喜歡瑾謙,也感受得到瑾謙對自己的敵意,但是還是想要明白.

"你覺得我會對你有什麼意見?"

瑾謙不管秦思怎麼,還是自顧自的著,因為他不相信秦思會知道.

"不知道,感覺不一樣就對了."

秦思不知道原因,但是不想喝瑾謙,自己和這個人又不認識,就算現在認識了,又能怎樣呢?

兩個人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看著迎面而來的空姐.

"姐,先生,請問要不要飲品?"

"哦,不用了,謝謝."

秦思現在根本就不想喝東西,當然也不回去問瑾謙,這和自己沒有關系,自然也不回去問,所以空姐也就這樣離開了.

只是秦思不想話,邊上的某人又不甘寂寞的了起來,只是秦思想來,與其是這樣,倒不如是,沒話找話.

"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想喝東西?"

瑾謙好奇的問著秦思,只是因為自己太過無聊了,瑾謙才會和秦思這樣的話來緩解這種無聊.

"先生,沒聽過這樣一句話嗎: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同樣的,自己話,滿足自己."

秦思一點也不在意瑾謙什麼,反正和自己無關,但是秦思還是忍不住要反駁.

乘飛機時速度最快的,但也不乏是最單調的.

"你不覺得在這旅途當中不聊天是很難度過這漫長的時間的麼?"

瑾謙並不在乎秦思這樣,還是已久的照著自己想要做的方式著.

"不覺得,每次都是我一個人,我都習慣了,現在有了你,我反而不習慣了."

不知道為什麼,秦思會和瑾謙這些,當然,秦思覺得自己肯定是被這個人傳染了,要不然怎麼會這些?

"對一件事養成不好的習慣,可是不好的象征."

瑾謙嚴肅的著,只是這種嚴肅對于秦思來,根本就沒有什麼,也起不了什麼大的作用,無所謂,只是,秦思似乎很不耐煩了,著:

"是麼,我怎麼不覺得這是不好的象征,我覺得挺好.你,別再了,我也不理你.沒事的話,可以看報紙,這有免費提供的."

瑾謙望著眼前眯著眼睛的女孩,這個人真的可以跟自己度過一生麼?不可以,她是那樣的奪走她的一切,是不可以原諒的,自己怎麼會想到這里?

旁邊沉睡的人,靜靜的聽著音樂,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有怎樣的遭遇,也不知道未來有多麼的坎坷,直到······

"我們走吧."

秦思和邊上的人著,而心中再糾結,就接著該怎樣告訴秦遙這件事,就連哥哥都沒有告訴,其實哥哥也不在乎,不是嗎?

"姐,你回來了?"

陳姨不知道雙胞胎姐妹的事,以為是魏遙回來了,好奇的看著姐後面的男生,還在好奇,姐什麼時候出去了.

"您就是陳姨吧,我是秦思,遙兒的雙胞胎姐姐."

秦思看著眼前的中年婦女,很肯定,這就是哥哥聯系到的保姆陳姨,自然也就不會想得太多了.

"你是大姐?"

陳姨不確定的問著,絲毫沒有聽姐過,不過,要收這樣,也沒什麼不可以,看就可以看出來,兩個人都一樣.

"是,這位是瑾謙."

秦思回答著陳姨,順便介紹著瑾謙,現在的她,准備去找自己的妹妹,那個一直呆在家里的人,這是秦思可以肯定的.

"你先在這里做會兒,我去叫遙兒,把東西先放在客廳就行了."

秦思上樓的時候,還特意的囑咐了一下瑾謙,一以免這個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當然,秦思的這種擔心,根本就沒有必要.

"遙兒,我回來了."

秦思一邊著,一邊走了進去,只是不得不承認,這里的變化還真的是大,絲毫看不出來別的樣子.

"姐,你回來了."

遙兒並沒有回過頭去看進來的人,因為聽聲音就知道是姐姐,而且,除外姐姐,估計也沒有人會進來自己的房間.

"遙兒,你有幾天沒有打掃房間了?"

秦思並沒有在意遙兒的話,只是心不好的問著遙兒房間里的況,自己才回去幾天,這里就變成這樣子了?

"沒有,早上陳姨剛剛打掃過的."

遙兒知道姐姐要發脾氣了,可是這是真的,陳姨早上才打掃過的,只是剛才有那麼一點戰況激烈而已.

亂糟糟的床,布滿打開的零食包,瓜子,甚至地上還有蘋果核,香蕉皮,如果是幾天沒打掃,也不過去,畢竟果皮還是新鮮的.

"你在打游戲?"

秦思並沒有太過專注于這些亂糟糟的東西,好奇的看著遙兒電腦的界面,不確定的問著,一直的乖寶寶居然會打游戲?

秦思的驚訝,簡直就把別人的智商都給降低了,誰不會打游戲啊?

"是啊,剛剛發現原來炫舞也是挺好玩的."

遙兒並不在意姐姐的驚訝,只是簡單的著,這里面的世界,虛擬的人物,還真的是帥,不一般的帥氣.

"是嗎?快起來吧,我給你帶回來一位哥哥,以後就住在這里了,下來認識一下,他叫瑾謙."

秦思不沒有總是糾結于這些事,下面還有一個人在等著呢,只是現在這樣子的遙兒,還真的是要用很長時間的.

"哦,是外公領養的孩子,還是?"

遙兒仿佛早就知道一樣,出聲問著自己的姐姐,她在努力的讓自己不在意,但是指尖停下的跳動,海事泄露了她的心.

"是外公領養的,比咱們大一歲."

秦思知道遙兒還是在意的,這時候的秦思只是祈禱,瑾謙能夠好好的對待遙兒,像對待親人一樣.

"哦.這樣啊,我知道了,一會兒我就下去,你先給他整理新房間吧."

遙兒知道姐姐關心自己,但雖然在意,也會有份好奇的,囑咐著姐姐著.

秦思和魏遙的房間是相鄰的,這也是為了方便,但是由于瑾謙是男生的原因,沒有血緣關系,其實也是挺不合適的,所以秦思把他的房間選在了對面.

"瑾謙,把你的行李拿上來吧."

秦思選好了房間,對著樓下的人著.

"遙兒一會兒就會下來,現在先整理你的房間吧,下午的時候我們再去學校."

秦思並沒有在意瑾謙沒有回答自己,她知道這個人一定會照做的,只是沒有想到會不質問自己,還真的是奇跡.

她將秦思帶到了房間,順便和瑾謙一聲:"要是缺少什麼東西,你就一聲,我會幫你去買的."

沒辦法,誰讓秦思要盡地主之誼的呢!

秦思自己並沒有什麼行李,都是瑾謙的東西,而且瑾謙的東西也是很少的,幾乎就不用整理,那就明,還有很多的東西要買的.

"大姐,今天你們想吃什麼,我現在去做."

秦思剛從瑾謙的房間回來,就碰到了從外面買晚菜回來的陳姨.

"不用了,陳姨,我來做吧,您去歇息去吧."

秦思看著陳姨手中的菜,笑著著,自己都已經習慣了,所以也不會在意,只是陳姨很是不習慣.

"這怎麼能行呢,姐剛回來,應該挺累的吧?"

陳姨很是驚訝的著,但是她不能問,還是要自己做的吧?

"沒事了,哪有那麼嬌貴啊,你忙別的去吧."

秦思看著堅持的陳姨,就知道陳姨在想什麼,只是了這一句,而陳姨也知道,自己這樣做,就好了.

秦思把冰箱里的菜拿了出來,簡單的做了幾個菜,也是葷素搭配的,以前都是兩個人,而現在還要照顧到另一個人,沒有辦法.

"遙兒來了,不能偷吃啊."

秦思看著從樓上下來的遙兒,對著遙兒著.

"知道了,姐."

遙兒看著姐姐忙碌的身影,大聲地著,歡快地走到了秦思的身邊,她從秦思離開就沒有好好的吃過飯呢.

"這幾天你不會都沒有去學校吧?"

秦思看著走過來的遙兒,看這個樣子,秦思就可以確定,可還是想要問一問,順便打探一下這孩子.

"哪有,就逃了幾節課而已嘛,不用擔心啦."

遙兒知道姐姐並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一邊笑一邊著.

"真拿你沒辦法,懶成這樣了,恨不得連門恨不得就不想出."

秦思假裝生氣的嗔怪著,很是無語的著自己的這個懶妹妹.

遙兒剛把姐姐交給自己的才端到外間的桌子上,轉身就看到了從樓上下來的瑾謙,算然沒見過,但遙兒還是知道.

遙兒的第一念頭就是"帥",白淨的瓜子臉,大眼睛,一米八幾的身材,纖瘦而又有氣質.

"你好,我是瑾謙,你的哥哥."瑾謙並不在意遙兒對自己的打量,而且很是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是秦思的妹妹.

"你好,你妹妹,遙兒,見到你很高興."

遙兒沒想到秦思會這樣,還是禮貌的回答著,按照瑾謙的回答著,也是,自己也是妹妹,只是不知道外公怎麼安排的.

"這些都是你做的?"

秦思看著桌子上的菜,還有剛從廚房出來的秦思,很是不可置信的問著,仿佛是一件什麼大的事一樣.

"是,不管怎樣,先吃吧,我去叫陳姨."

秦思不想讓繼去年糾結這個問題,轉身向外面走去,只是被遙兒打斷了:

"不用了,姐,陳姨,不好意思和我們一起吃,我前幾天幫陳姨置辦了廚具,陳姨在自己那里吃飯."

秦思聽見遙兒這樣,就停下了要去尋找的的腳步,坐回了原來的位置.順便了下今天下午要做的事:

"下午我們一起去學校,了解一下,我也不怎麼了解."

應該是三個人都不怎麼了解這些事,而且這些事還是很麻煩的,都這麼多天了,兩個人都沒怎麼去學校.

"知道你不想去,可是也要陪哥哥一起了解校園啊."

瑾謙看著遙兒不想去的表,語氣溫柔的著,他可以肯定,遙兒一定會同意的,因為這個女孩從來沒變過.

"這樣啊,那就一起去,你不我都忘掉了,嘿嘿."

遙兒聽見邊上的瑾謙哥哥這樣,很快就同意了,其實,也沒有那麼的不想去.

三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桌子上的菜也基本上都被吃完了,秦思知道遙兒不喜歡別人做的菜,這幾天一定沒有吃飯,才會吃那麼多的零食,總是改不了.

"陳姨,桌上的餐具就麻煩您嘍,我們先去學校啦."

秦思對著外面的陳姨著,本來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更是會遲到的,沒辦法,只有麻煩陳姨了.

"是,姐."

陳姨恭敬的著,也沒有什麼怨,不過畢竟這些都是自己應該做的.

三個人一輛車,駛向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