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深深的遺憾
辦公室里的某人,平靜的的等待著消息,等待著不屬于自己的消息,相對于自己的平靜,某些人會是很著急的吧.

"董事長,檢察官來了."

王秘書通過電話,對著里面的人著,但與其上司好聽不處喜怒.

"好的,我知道了,把他們帶到大會議室里來,順便把各位董事還有經理都叫到那里去吧."

親死知道這個時候還是所有的人都在哪里比較好,要不然以後的事能夠也不清楚,甚至是會有更大的隱患.

秦思看著外面,突然發現,陰沉的天空要比晴朗的天空要舒適好多.

"各位,請坐,我們還要等一下,才能做正事."

親死對著由王秘書帶著進來的各位檢察官著,只是檢查官的身後還有一些警局的人.

"我們也知道,希望董事長您配合."

還是那個人,只是話的語氣也變得恭敬起來,如果不是這樣,恐怕以後的事更不會簡單,而且自己也會難辭其咎.

"是,我會好好的配合,王秘書,去泡茶."

親死並不在意檢察官的語氣,分赴這邊上站著的王秘書.

"是,姐."

似乎想要打破這份平靜一樣,邊上的人聲地著:"還好董事長是您舉報的,要必然你可也會有牢獄之災,就不僅僅是進行賠款了."

秦思沒有什麼,只是點著頭"嗯"了一聲,什麼也沒有.

"這是幾份逮捕令,還有涉嫌包庇的幾個人,至于貴公司的罰款,請董事長做好准備,這並不是一筆的數字."

檢察官將批准下來的逮捕令還有幾份罰款交給了秦思,不得不,秦思看到這些的時候,還是很驚訝.

"王秘書,原來我怎麼沒發現咱們的公司這麼富裕,還可以逃掉這麼多的稅款?"

秦思沒有再和檢察官話,而檢察官也坐正了身子,看著從外面進來的人,這也是他為什麼不直接逮捕的原因,這樣可以給這里一個交代.

王秘書並沒有什麼,只是眼神里的信息,秦思還是看懂了,不就是讓自己慢慢發現嗎?可是,卡那都是以後的事了.

秦思看著外面陸陸續續進來的人,結束了和王秘書的談話,甚至還沒有來得及,自己明天就走了的事.

"檢察官先生,現在來的都是我公司的高層領導,我會將你的意思傳達的."

秦思看著都進來的重任,大聲地和旁邊的人著.

"謝謝董事長姐."

秦思主持著這次的會議,對著下面的人著,手中的筆,在手上旋轉著:"好了,現在各位都已經到齊了,現在我們開始這次會議."

"我現在宣讀的是個位高層辦公人員的逮捕令:財務部經理,涉嫌逃稅,私挪公款···,楊董事涉嫌欺詐兩房地產公司······"

"利亞公司涉嫌逃稅,漏稅,三千零一萬五千元人民幣,對于處罰款,將會向法院提起公訴·······"

"下面,我向各位發法院的傳單,以及賠款分配書,還有各種附件,對于涉嫌在案的人員,請現在跟各位法官回警局,調查."

秦思幾乎沒有給下面的人話的機會,只是自己自顧自的著,絲毫不在乎下面的人的反應,只是冷眼旁觀的看著.

眾人看著被帶走的人,沒有人不會心驚,一起共事,一起經營公司,到最後的下場也就如此,想到的是慶幸,慶幸不是自己.

"我不管你們對我的看法怎麼樣,接下來的公司的各種事物,還是要各位去處理,我們公司的法院傳單馬上就回來了,特別是房地產公司的傳單,請各位慎重處理."

秦思絲毫沒有給下面的人反映的機會,交代著以後的事,剩下的事,應該是很簡單的,如果連這都做不好,就趕緊放棄.

"好了,各位還有什麼事要麼?"

秦思將所有要的都了,這句話也只是象征性地詢問,並沒有什麼實質性意義,只是有些人還是那麼的喜歡做這些相反的事.

"董事長,您不准備出席法院麼?"

這些董事當中話最多的歐陽董事,不死心的問著,從以前的不服,改變了戰略.

"歐陽董事,不是我不出席,是我沒必要出席,剩下的是你們的事,如果連這點事都處理不好,你們就拋股吧."

秦思不耐的著,還真是以為董事長就要什麼都做一樣,完,就馬上的離開了,還真的不知道,要這些董事干什麼用.

秦思離開了公司,在馬路上兜轉著,已經很久沒在這里逛了,去年的那一整年,都在所謂的父親那里,誰知道,那是個什麼地方.

此時的魏遙,依舊過著自在的生活,沒有姐姐的日子,課也不怎麼去上,幾乎天天在家里呆著,過著腐女一樣的生活,有時看看,晚上基本都是和哥哥一起聊天過的,白天就是賴床,吃飯,繼續賴床,等著學校的舞會,後天晚上就是了,也不知道姐姐回來了的麼?

想起這些,遙兒給姐姐打了一個電話,手機里傳來了熟悉的鈴聲,一直都是如此,從來都沒有變過.

"遙兒,姐姐明天就回去了."

秦思接著電話,就直接的了出來,是那麼的迫不及待,只是只有秦思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的搶先.

簡單的聊天,就掛斷了這個電話,秦思不知道該怎樣和遙兒,不過,還是當面的比較清楚.

回到家中的秦思,看著坐在那里的三個人,依舊和往常一樣,不同的是李嬸的病已經好了,可以幫外婆了.

徑直的走到了外公的辦公室,和往常一樣彙報著公司里面的事.

"嗯?公司的事都處理好了麼?"

坐在辦公桌前的老人,絲毫沒有看秦思,只是眺望著窗外,木管卻是渙散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該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各位董事的事了."

秦思照實回答著,絲毫沒有什麼缺漏.

"嗯,知道了,去外面陪陪你外婆去吧,順便告訴瑾謙一聲."

秦思離開了書房,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都回來那麼多天了,除外在這里睡覺,連好好的看看這里都沒有時間,自己好真的是為大忙人啊.

秦思感歎著這樣的生活,不過,很快就不是了.

"外婆,明天我們就回去了,今天我陪您去逛街吧."

秦思開口建議著,她知道外婆不會有什麼大的意見的,因為外婆肯定早就知道了.

"嗯,我們下午去逛街."

外婆的表和秦思想的一樣,沒有絲毫的變化,有的時候,秦思看到外婆落寞的身影時,也會有感慨,只是已經習慣了.

瑾謙又換了幾個台,看著眼前的偶像劇,還真是狗血,一般人都不會遇到的況,現實中有怎麼會存在呢?

"思思,你哥哥還好麼?"

秦思不知道為什麼外婆會提起自己的哥哥,只是覺得很驚訝,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過了,現在是為什麼,她不知道?

"他很好,馬上就要畢業了."

再多的事,秦思也不知道,只能這點事.

總是這樣,沒有人會問起那個被遺忘的女孩,那個一直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女孩,這就是自己的悲哀,也是她的不幸,換得來身份,換不來親.

陰沉的天空,就像陰沉的心,不知道要怎麼樣介紹帶回去的人,每每又會怎麼想,畢竟我們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可是,他的位置,永遠的比遙兒在他們心目中的重要.這些,甚至沒有人會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