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神秘的王秘書
"歐陽董事,你這是什麼事啊?就她一個毛丫頭,就敢這樣,真是不把我們放在眼里."

精煉瘦的半老人和走在前面的人著,這兩個人就是剛才秦思反駁秦思的兩個人,不過秦思並不在意.

"是啊,不過楊董事,咱又不是不知道,現在的公司股份最多的就是她,我們不是也沒有辦法,老董事有什麼都管不了."

滄桑的中年人著,這也是無奈,不是嗎?

"這都什麼事啊,公司遲早會毀她手里."精煉的老頭不樂意的著,還那麼的生氣,只不過是隱藏了起來而已.

"也許吧."

歐陽董事不想再什麼,敷衍的著.

"好啦,不這些了,歐陽董事,今晚一起去喝兩杯怎麼樣?"

精煉的老頭,眼神里有著一片精光閃過,快的像是什麼都沒有一樣,和前面的人著.

"不去了,我老婆,你還不知道,我得趕緊回去了,再見啊."

歐陽董事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逃也似的離開了.

楊董事望著遠去的車影,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愁眉苦臉,很是凝重.

秦思開完會並沒有回家,而是和王秘書在財務室整理資料,順便整理出今年的預算,就在秦思不在的這一年里,這里的況她都不知道,只有找幫手了.

"對了,王秘書,公司的銀行收入單有沒有讓銀行發過來,還有支出單?"

秦思忽然想到了什麼,吩咐著王秘書,不放心的著.

"應該已經發過來了,如果沒有,最晚在明天早上就會發過來,而且我已經讓銀行凍結了公司財產."

王秘書把自己做的事如實的彙報著,絲毫沒有什麼想要獲取嘉獎的因素在里面,就像是自己應該做的事一樣.

當然,如果沒有什麼特殊的權利,也是不能隨便的凍結公司財產的.

"姐,你真的覺得我們公司會有偷稅,漏稅行為?"

王秘書不確定的著,總覺得不會這樣,這些自己雖然沒有太過注意,只是老爺子應該會注意的.

"我不確定,我又沒有這里的財務報表,我怎麼會知道?"

秦思沒有十足的把握,也只是懷疑,但僅僅是這種懷疑,秦思都不想放過,如果拖得時間過長,對誰都不會有太多的好處.

"那你怎麼?"

王秘書驚訝秦思的行為,只是不知道該什麼,就是想不同而已.

"我也是猜的,防患于未然,畢竟這些董事也不想再在這里待了,不想被一個丫頭領導不是麼?","好了,趕緊干活吧,我查一下公司的網站,希望不會被篡改才好."

秦思不卑不亢地著,只是她自己都沒有底,不知道這樣正不正確,但是她不後悔,她不曾後悔自己做過的事.

在別人看來,這些行為無異于將公司往死路上推,不過,這種行為也不失是一種保護行為.不管別人的看法,做好自己該做的才是最好的.

"王秘書,你要不要來看看,這些可是真的,公司的加密信息,有被改的痕跡哦?"

秦思用輕松的口吻著,這些知識秦思無意中發現的,因為有記錄的信息,所有才會覺得被改過.

"姐,你怎麼知道?"

王秘書聽到秦思這樣,馬上就湊到了電腦前面看著,只是他沒有看出什麼,張口問著秦思,很是想知道.

"不為什麼,我就是知道,明天咱要做好賠款的事准備,還有拯救名譽受損的事."

秦思不知道怎麼回答,難道告訴王秘書是因為自己前幾天一直有關注?還是讓老爺子知道自己現在一直關注著?

"是,姐."

王秘書沒有反抗,因為他相信,既然董事長現在將公司完全的托付給秦思姐就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星星也慢慢點綴滿了天空,神秘而又詭異.

"姐,整理完了,根據各個員工電腦的信息,還有合約信息,本年度報表都在這里了,其他的只能是檢察官進行調查了."

王秘書終于從最後一份文件里抬起了頭,宣告著現在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嗯,這些應該都是了,至于有沒有作假,就只有靠檢察官來調查了,辛苦你了,都已經到凌晨了."

秦思看著自己的手表,已經很晚了,不知打明天會有什麼樣的事發生.

"一起去吃個飯去吧,你是開車來的麼?"

秦思問著王秘書,畢竟是幫助她才會加班到這個時間的,那就只能犒勞犒勞這個稱職的秘書了.

王秘書並沒有拒絕,好像早已經習慣了一樣,一前一後的兩人來到了不夜城,這里二十四時服務.

"別介意啊,這里的套餐是我以前經常吃的,免得在點了,浪費時間."

秦思沒有等服務員拿來菜單,就點了自己經常吃的套餐,避免讓饑腸轆轆的兩個人還要等很長的時間,歉意的對著王秘書著.

"沒事,其實我也蠻隨便的,不那麼拘束."

對于姐這樣的態度,王秘書並不介意,這樣已經很好了,雖然見面的機會很少,但最少還是生活這麼長時間的.

"是啊,不知道我們帥氣的王秘書,有沒有女友啊?"

秦思聽到王秘書隨意的法,也開始調侃王秘書了.

"姐,別開玩笑了,我你還不知道麼?"

對于這樣揶揄自己的姐,王秘書還真的不知道該什麼了.

"就是因為太知道了,才會問."秦思的這句話,無疑是讓別人開始懷疑,只是這真的是這樣.

一會的功夫,點好的菜就全部上來了,有清淡的,也有肉的,補充丟失的能量嘛.

"姐的口味,這麼多年還是沒變."

王秘書看著端上來的套餐,淡淡的著,像是老朋友一樣.

"是啊,能變到哪里去呢,是不是?"

沉默,漫長的時間都消耗在了咀嚼食物上,畢竟已經餓到前胸貼後背了,這時候誰還會在意這些有的沒的.

吃完飯的兩個人站在自己車子的旁邊,准備著回家.

"姐,我送您一下吧."

王秘書客氣地著,只是預期上市客氣的,事實上並不是,而是真的想要送秦思回家.

"不用了,我又不是沒開車,你自己也心一點,走了啊."

秦思不想耽誤王秘書的睡覺時間,因為明天還要上班,而且也不需要送自己,她看著王秘書坐上車離開,就也離開了這里.

秦思驅車回到了家里,還真是的,忘了打電話回家,就是現在的局面,進不去,在這里,沒有朋友,沒有同學,況且又是這麼晚,還真不知道應該上那住去.

秦思繞了一個彎,來到了離公司最近的一個旅店,沒辦法,只能住在了這里,只是事與願違,因為秦思並沒有隨身攜帶身份證的習慣.

此時的秦思,真的是很後悔,干嘛不把證件帶起?現在都沒地方住了,抱歉的和服務員道別,離開了這里.

沒辦法,什麼都沒有的秦思,只有再次求助于王秘書了,還好他是單身,要不然自己真的沒地可去了.

"喂,王秘書,你到家了麼?"

秦思拿起電話,撥打了王秘書的電話,聲的問著,因為不是很確定.

"到了,怎麼了?"

此時的王秘書早就想到了會是什麼事,只是還是禮貌的問了一句,這對于姐來應該是不方便的吧?

"沒什麼,你家里就你一人麼?"

秦思不知道王秘書最近的況,因為害怕他家里會有女主人不方便,只能提前的問了一下.

"來吧,沒有什麼不方便的."

王秘書溫柔的著,只是在秦思聽來卻像是天籟之音一樣,這代表今天她不用住在車子里面,還可以好好的睡覺.

仿佛是習以為常的事,無論多久都會記得,不會忘記.在這里借住,已經有過很多次了,秦思自己直接的來到了王秘書的家里.

"還跟我客氣什麼,我去給你拿換洗的衣服."

王秘書看著剛進來的秦思著,知道這個人有那麼個壞習慣,洗澡就一定要換衣服,無論是穿上幾分鍾的.

"你還沒有丟掉呢."

秦思好奇的著,這真的出乎她的預料了,很奇怪,只是,秦思的奇怪,王秘書並沒有回答,這已經成了一個習慣.

王秘書不是不知道,是知道不敢回應,兩個人都知道的結局,又何必清楚,扯掉兩人間的友誼,與其這樣,不如就此保留.

這個房間,秦思雖然住過沒有幾次,但是,幾乎每年都會在這里住過一兩次,都是在自己沒地住的時候,來解救自己的,王秘書,就像自己的救星一樣.

秦思洗完澡擦干頭發,對于衣櫃里的衣服,雖然都是自己前幾次留在這里的,但是可以看出,這些都是乾淨的,即使過了那麼長的時間,這份,真的值得自己珍惜,可是,自己不能,必能那麼自私,毀掉幾個人.

躺在床上的秦思輾轉反側的睡不著,折騰一會兒就累了,也許是換床的緣故,總是這樣,感覺不安全,但只要熟悉了以後就會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