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出事了
"姐,這是本年度的公司文案還有計劃書,下午,我會將公司的財務報表給您送過來."

王秘書將手上的文件放在了秦思的辦公桌上.

"好,我知道了,對了,這些老爺子知道麼?"

秦思看著放在桌子上的文件,順口就問了出來,只是她出口就想起了老爺子的話,很是不關心,就應該不用問了的.

"不知道吧,這些都是有其他幾位董事長制作的."

王秘書並沒有介意秦思的話,在王秘書看來,姐還是姐.

秦思看著手中的文案,真不知道這是幸還是不幸,跟去年相比,的確變動很大,原本的鋼材建設,有增加房地產的傾向,計劃案里還要向造船業進軍,真不知道,這幫人要干什麼?要變天了.

秦思很是生氣,只是看過之後就拿起電話,撥通了外線跟王秘書著:

"王秘書,通知各部門經理,停止公司各種合同書的簽訂,馬上將各種合約給我拿過來備份,通知晚上召開董事會."

"可是,姐···"

王秘書欲又止地著,這似乎不是很妥當.

"剩下的,你只要按照我的辦就行了."

秦思沒有理會王秘書要的話,這些,王秘書要的話,秦思可以猜得到.

預感,可以是很強烈的東西,有時很准,有時又會不准,誰也不定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未知數.

拿起手機,撥起了外公的商業專用手機號.

"外公,下午召開董事會,您來不來?"

秦思禮貌的問著,這是公司里面的大事,應該要征求外公的意見的.

"有什麼重要事麼?還是公司有什麼大問題?"

老爺子聽到秦思要召開董事會,就知道事不會這麼的簡單,順便就問了出來.

"近一年公司的經營業又轉向的趨勢,向房地產還有造船業進軍,但這會搞垮我們的本業,如果我們投資不慎,就要申請破產."

氣死義正辭的著,公司的狀況,不是那麼得很清楚,但對于這些投資項目又是那麼的盲目,怎麼會不出事?

"很嚴重麼?你自己去辦吧,不要和我,你早就有董事長的權力了不是麼?"

相對于秦思的嚴肅,那邊的人卻不是那麼的關心,這些只要秦思組好就可以了,不要經過,只要結果.

誰也不知道,這里早已經換了領導人,直到秦思二十五歲,這里都是她的天下,財產過度書早在三年前就已經簽了下來.

"姐,您要的簽約合同,還有個公司的經營況,我已經發到您電腦上了."

王秘書將秦思要的東西全部發了桌上,他不清楚姐要做什麼,而這些也不是自己這個秘書可以決定的.

王秘書傳來的資料,都是簡化的精髓資料,這都是以前為了方便秦思讓他做的針對性調查的結果.

秦思真所謂是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了,兩年的簽約量,上百萬的資金投入,居然沒有什麼利益可的簽約書,是用來浪費的嗎?

"真是,狠心."

秦思自語地著,這些事就麼快就弄成了,真是不簡單.只是財務報表,一年的財務報表居然要用那麼長的時間才能整理出來,這是能手,神人,這些人都是吃閑飯的吧.

等不下去的秦思,自己下了樓,敲響財務經理的辦公室,沒有人回應,想要打開門,卻發現沒有鑰匙是開不開的,真不知道,這都是在干嘛?

"王秘書,公司停頓整修,終止公司各廠間的生產工作,通知各個部門裁員計劃,下發裁員名單,立刻,馬上."

秦思很是生氣,真的什麼都干不了了,拿起手機,就給王秘書打了過去,交代這幾天的事,在這里,最苦的人就是王秘書了.

秦思讓王秘書從保險櫃里取來各部門的鑰匙,首當其沖的准備打開財務經理辦公室.

"你們,想不想看看你們的經理的結局?"

突如其來的話,讓嘈雜的辦公間立刻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回答,但都是一副看戲的姿態.

當門上的鑰匙打開門的瞬間,隔音辦公室,就是有這種好處,肮髒的人做著肮髒的事.

"財務經理真是好心啊,近水樓台先得月,不知道秘書姐有何感想?"

秦思對于里面的事,眼不心不跳的著,仿佛什麼也沒有看到.慌亂的人,慌亂的整理著衣服.

"你是誰?知不知道擅闖經理辦公室,我可以炒掉你."

財務經理雖然有那麼一瞬間的呆滯,但是很快就恢複了原來的樣子,仗著自己身後的背景,自然就不會害怕.

"哦,是麼?"

秦思對于這樣的話很是不屑,真是,有什麼資格嗎?開始反問著眼前強裝鎮定的人:"董事長讓你整理的財務報表,不知道有沒有弄好呢?"

"你算什麼玩意,也配這樣,不知道那老頭要下崗了麼,誰在意啊?"

面對秦思的質問,財務經理更是不當回事,甚至早就忘了自己的地位,大聲地反駁著,站在門外的員工,都在翹首看著經理的丑事.

"是啊,老爺子比你先下崗,你也要下崗了."

秦思不緩不慢地著,誰不知道公司的事,老爺子早就不管了,甚至都不再過問了.來自工作間的指指點點,細碎的話語.

她並不在意這些,在意的是公司的未來,不知道為什麼,秦思總覺得不安,吩咐著王秘書接下來的事:

"通知檢察機關,就公司為避免有偷稅,漏稅現象,讓其明天來審查."

公司停業整頓的消息一經傳出,整棟樓都變得人心惶惶,更何況,檢察機關也將進行財政檢查,不是誰都逃得過法律的檢查.

"王秘書,你信不信,不到五點,各位董事長都會到齊,不會有人耍大牌."

處理完財務經理的是事,秦思不知道該做什麼,只是在等著,有一句沒一句的和王秘書聊著:

"這半年你沒有看過財務報表,是不是?"

毫無疑問的話語,秦思的話是肯定句.

"是,這些都是高層機密,沒有董事長們的批准,沒有人會查."

王秘書絲毫沒懷疑什麼,干脆地回答者,而這些事也不是他秘書能夠管的.

"我知道了,去做你應該做的事."

烏云密布的天空,愁云慘淡,這都是現在公司的場景.多少人面臨失業的危險,又多少人會因為稅務而傾盡一生?

秦思早早的來到了會議室,這里各個董事,各部門經理都會齊聚在這里,陸續而來的人,都按照順序做到了各自的位置,真的在不到五點的時候,都已經全部來齊了.

面對各種矚目的眼光,秦思沒有在意,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事.

"各位,來得很早啊······"

秦思還沒有完這句話,從門外而來就進來了一位送茶水的人,打斷了秦思接下來的話.

"請問,你是給那位送的茶水啊?"

秦思看著端水進來的人,很是無語,她這個董事長在這里,怎麼就沒有人給她斷水呢?

"是給各位董事."

女人似乎不是很在意秦思的話,畢竟在這里誰也沒有見過秦思,一年多的時間,更換的東西很多.

"你,現在滾出去!"

秦思很是不爽,現在都耍起大牌了,根本就不在意她這個董事長,還要這些人干嗎?

只是緊關秦思著這麼冷漠的話,那位送水姐依舊送著茶水,絲毫不打擾自己的工作,這些真的只是送水姐的事?

"王秘書,不用我告訴你吧?"

秦思絲毫不想在浪費這些時間了,她的人那也是有限度的,不是任人欺凌的太妹,這些人沒有資格.

"我發現,我這位董事長是不是也被各位董事遺忘到九霄云外了,都忘掉了自己的本分?"

秦思淡淡的著,一點也看不出來是剛才沖職員發脾氣的人,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講著這幾天的任務要求:

"今天的會議,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就是正式通知各位,在座的收到裁員退職書的各位安靜的在家里等待檢察院的傳單,沒有等到的請各某職業."

"董事長,請問這是為什麼?"

邊上的要點年老的董事著,秦思知道這個人,印象很是深刻,對著這個人著:"歐陽董事,你有什麼意見麼,我不想聽."

"關于今年的房地產合約書,如果檢察院查出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選擇終止合約,另外的下半年計劃案,在這里我明一下,那些都變成廢紙了,麻煩相關部門,重新制作企劃,各位有什麼要的麼?"

秦思不在乎別的董事的反應,有能力就自己變成董事長.

"董事長,你不覺得這是在否定我們麼?"

力親死最遠的瘦的董事著.

"楊董事,當您的股權大于我的股權的時候,您就可以質疑我了."

二十分中的會議,在秦思的獨權中結束,沒有理會各董事生氣的嘴臉,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