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處事
每個人都有缺點,並不都是那麼完美,最初的執迷,最後的悔恨.一樣的人生,不一樣的路程,與其是改變什麼,不如是適應什麼.

秦思認真的看著最近的股市圖,跌漲不定,總的來,跌的程度要大于漲的幅度,對于公司來,這並不是好的現象,高層的掌控可以控制股市的基點,拋股或是購買其他的股票,但這對于公司的利益,也是不定的.

秦思接著專線電話.

"姐,蔣經理,還有財務經理劉經理的資料已經發送到您的郵箱里面了."

王秘書剛傳完了,就把郵件發過來,就打電話過來提醒了.

"好,我知道了."

秦思退出股市圖,准備查看郵箱里面的資料.

"蔣淑華,人事部經理,在職半年,原華潤集團經理···"

"劉繼業,財務部經理,在職一年,原承嘉公司經理···"

左右擺動著搖椅,想著這些變動,一年的變動真的是很大,變得這些人我都不認識了,都是新人,人事調動也沒有人通知自己,還真是厲害.

秦思忽然想起來了什麼,拿起電話,就給王秘書打了回去.

"王秘書,你進來一下."

只是幾分鍾的時間,外面就傳來了敲門聲,秦思知道,王秘書已經來了.

"進來,坐."

秦思對著門外的王秘書著.

"是,姐."

王秘書剛坐下,秦思就問起了公司最近的況,這些事,也沒有人告訴過她.

"王秘書,這一年,公司有幾次的人事調動,大幅度的調動都在什麼時候?"

秦思相信王秘書會記得這些的,就是因為良好的工作能力,王秘書才會成為外公最信任的人,也是因為這樣,秦思才會和他接觸很多.

"去年的十一月,還有今年的五月."

王秘書想也沒想的就了出來,這對他沒什麼大問題,而且記得很清楚.

"是誰組織的?"

秦思想不通,誰這麼有才,能選這麼個人進來公司當經理,腦袋被驢踢了吧?

"都是由公司的其他董事操作的."

這些事,王秘書不相信秦思會想不到,只是想要確認一下吧.

"老爺子知道麼?"

秦思不知道想什麼,只是想知道這些事,外公應該是不知道的吧?

"董事長應該不知道,最近一年,董事長不是很關心這些."

對于老董事長不關心公司的事,王秘書很是誠實的著,只是是這樣,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那經理的選拔都是誰主持的?"

秦思一點點的問著,只是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是孫董事."

王秘書簡簡單單的著,這些事的處理,不是自己能做的,但是他也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著眼前的人.

看來明天是不能回去了,要等幾天了,不知道會不會延誤到學校的舞會.

中午很快來臨了,該做什麼還是要做的,因為早上的巡查,對于現在從專用樓梯下樓的秦思,很受各位員工的矚目.

不變的路線,不變的車道,就這樣結束了上午的時間.

"外婆,我回來了."

秦思並沒有看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而是越過這個人和外婆打招呼.

"思思回來了,一會兒弄好了就吃飯來吧."

外婆似乎早已經習慣了,照例的囑咐著,也沒有問是什麼事,只是淡淡的關心著.

"嗯,我知道了."

她沒有指望某些人會主動理會自己,徑直來到了外公的書房.

"外公,在不在?"

秦思依舊禮貌的問著里面的人,因為她知道外公肯定在里面.

"進來吧."

屋里的人聽著外面的聲音,對著門外的人著.

"公司最近的況怎麼樣?"

老爺子照例的詢問著公司的況,像是必做的事一樣,只要秦思去公司,這些事就不會中斷.

"還好,財務報表我還沒有看到,公司的裁員選拔,您知道麼?"

秦思雖然知道外公現在已經不怎麼理會公司的事,但是還是想要問問.只是聽到秦思的詢問,面前的老人好像很是生氣的道:"這些不要問我."

對于這種語氣,秦思並沒有什麼,因為早已經習慣了.

"等全部審查完了在和我談吧."

老爺子只是想了一下,就對秦思道,剩下的也不需要了.

一席對話結束,有的只是命令的口吻,不在乎經過,只在乎結果,只是是否真的不在乎,秦思也想不透,甚至不去懷疑.

秦思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換掉這身職業裝,穿上輕便的運動裝,就准備下樓吃飯.

"思思,快來吃飯吧."

外婆自從看到秦思從樓上下來的身影,就叫著秦思過來吃飯.

"知道啦,外婆,對了,外婆最近身體沒有什麼不舒服吧?"

秦思雖然很少在家,可還是會關心外婆身體上的狀況的,不論是什麼時候,都是這樣一如既往.

"沒有,不用擔心我啦,我在家里有沒有什麼事."

眼前的老人還是那麼的慈祥,一點都沒有變過,也不會讓秦思擔心,緊關有什麼事,也是不會的.

秦思沒有理睬一直默默不語的瑾謙,簡單的吃完了飯,就會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會兒下來再收拾碗筷.

房間里的東西,這些都是陪伴秦思一起長大的記憶.

"你怎麼進來了?"

秦思看著房里出現的人,很是不高興,沒有自己的允許,就這樣進來,很是不禮貌,但是,瑾謙並不介意這種口氣.

"怎麼?不歡迎?"

瑾謙看著浴室不和善的秦思,他沒有覺得這些有什麼.

"找我有什麼事?"

因為不喜歡,秦思話的語氣也不好,只是問著,不知道這個人找自己有什麼事?

"沒有就不能進來看看你?"瑾謙很是無語的著,只是,有那麼的不適合.

"你沒事吧,沒事的話,我先走了啊."

秦思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瑾謙,還真的不知道,這個人有這麼的無聊,只是,秦思沒有時間,繞開了瑾謙就下樓了.

秦思沒理會坐在沙發上的人,現在還是中午,可以做自己的事.

秦思精選了幾件老年人的補品,和其他的蔬果類的東西,外加一瓶酒,蘇格蘭威士忌.順便將部分水果交給服務員,讓他們去清洗,VIP會員有這樣的服務,也可以省掉很多的時間.

一路上沒有理會後面的車,來到了李嬸的家里.

秦思按了幾聲的門鈴,等待著有人來開門.

"請問你找誰?"

從門里出來的年輕女人,秦思並不認識,也沒有見過,只是禮貌性的問著:"我找李嬸,你是李嬸的?"

"哦,請進,我是李嬸的兒媳婦."

年輕的女人聽見是找自己的婆婆的,就將秦思帶了進來,沒有理會一直跟著自己的人.

因為李嬸不方便,秦思只是放下東西就離開了.

"想不到,你還是聽懂事的."

秦思來到自己的車子旁邊,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車子旁的瑾謙,還有這句話.

"我也沒想到,原來你還會跟蹤人."

秦思不是那種任由別人的人,當然也會反唇相譏.

"那倒是,把這個問題忘了."

瑾謙並不在意秦思怎麼自己,這也是事實,了別的辯解也沒有用,不是嗎?

"你是自己先回去,還是自己去找公司?"

秦思不想讓瑾謙繼續跟在自己的後面,現在她要去的地方,不想讓別人知道,這是自己一個人的秘密.

"回去."

瑾謙想也沒想地著,他現在也是很累的,也沒有興趣.

秦思不再理會,開車轉了一個外道,來到了外環的高速路上,開車走向了自己的目的地,只是這里還是一樣的荒涼,沒有什麼改變.

拿好買來的水果,酒,來祭奠逝去的人.

"阿姨,我來了,今年沒有失約哦,還買來了你最愛的酒,還記得麼,我過,這是哥哥跟我的,雖然就一次,我還是記下了呢."

"是不是該誇誇我呢?"

"不過不用了,我是誰呀,可是您最喜歡的思思,女孩呢."

秦思打開酒,喝了兩口,並沒有多喝,拿起買來的蘋果,一口就啃了下去.

"阿姨,你知道的,我還要開車回去,不能多喝的,是不是?"

"其實,我很想記起您對我的一點一滴,可是,我沒有記起來,什麼都沒有想起來,怎麼辦,如果世上有靈魂就好了,這樣您就可以看見我."

那一年,秦思出了車禍,忘掉了一些事,也忘掉了瑾謙以前的存在,只是現在的秦思還不知道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