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凌人的氣勢
"我回來了."

秦思對著客廳里面的人著,其實,她不,這些人也會知道的,只是禮貌性的了一句.

"嗯,去哪里了,早上就出去了?"

老爺子看著剛進來的秦思,很是疑問的著,也許他心里面早就知道,只是沒有出來而已,只是想要知道.

"是,沒什麼,去外面轉轉而已."

秦思機械性的回答著,仿佛早就習慣了一樣,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妥.

"嗯,下午去公司轉轉,熟悉一下,再回去."

沙發上的老人,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只是簡單的囑咐著下午的事.

"知道了."

秦思對著沙發上的老人著,很是恭敬.

"我們已經吃完午飯了,你自己吃吧."

外公並沒有理會秦思,就准備上樓了,也是,只要是外公在的地方,外婆就不是很容易話,所以才會這樣.

其實在這里生活,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華麗的外衣,華而不實,自己也只不過是工具而已,繼承"利亞"公司.

習慣性的在去完墓地用冷水沖洗身體,任水從上而下的流淌,冰凍每一寸肌膚,使自己沸騰的細胞冷卻下來.

用毛巾擦拭著頭發,一點一滴,梳順,換上睡裙,順便去了瑾謙的房間.

"我可以進來麼?"

秦思對著門里面的人著,早就知道,他一定會在房間才去的.

"進."

她推開門,眼前便是某人剛洗完澡,只為一條浴巾的場景.

"我想我來的不是時候."

就算瑾謙不覺得有什麼,但是秦思還是感覺到了不好意思,就算自己再怎麼的成熟,也還是有顧忌的.

"沒有關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況且現在有沒有什麼不妥,不是麼?"

瑾謙覺得這時候的秦思似乎並不是他想的那樣,不過也沒有什麼大的改變.

"我想你還是注意一下影響比較好一點."

秦思很是認真的著,資金和這個人並沒有什麼關系,對于他的話,秦思很是不認同,得好像是什麼似的.

"我倒是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的影響,你呢?"

瑾謙看著眼前的女子,不在意的著.

"你···"

秦思想要反駁,可是卻什麼也沒有出來,只覺得一口氣憋在那里很是難受.

"我什麼?要什麼趕緊吧,不要在浪費時間,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陪你聊天."

繼去年看著不出話來的秦思,很是不耐煩,這個女人,自己一點也不喜歡,況且,自己是來複仇的.

"我知道,像你這種大忙人,我也不想浪費時間."

秦思徑直走到臥室的沙發上,坐在那里,順便把茶幾上唯一的一個蘋果吃掉.

"還挺不賴的."

秦思很是贊歎的評價著這個水果,沒有想象中的難吃.

"你到是先入為主了."

瑾謙看著一點也沒有自覺性的秦思著,真的很是反感.

"那又怎麼樣?"

秦思一絲笑滑過嘴角,並沒有接下話語,沒有搭腔,因為不值得,現在要的才是重要的事.

"我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她叫魏遙,還有一個哥哥,你不會見到他的,而我不准備給你另外買一棟公寓,懂麼?"

秦思這樣,是因為她沒有義務,這個人畢竟和自己沒有關系,僅有的關系,也是名義上的.

"嗯?"

瑾謙很是不解秦思為什麼這樣,就算這樣,也沒什麼關系,更是自己想要的.

秦思並沒有理會瑾謙的單音節話語,繼續的著:

"如果你介意和我們住在一起,我不介意你自己出去買一棟,也很高興你自己出去住,那里只有一輛布加迪,如果你要開車去上學,那就自己去買車,如果你不想讓別人動你的車,那你提前和我們,我會轉達給遙兒的."

秦思抬頭看著瑾謙,沒有什麼,只是用簡單的眼神詢問著.

"沒什麼,你繼續."

瑾謙根本就沒什麼要求,現在很好,只是不知道,這個女人要怎麼面對接下來的事,他很是好奇.

"剩下的就沒有什麼了,順便告訴你,學校在近幾天有一個假面舞會,希望你會參加,這是這學期第一場交際會.","我要的就這些了,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秦思要的都已經完了,剩下的就沒什麼了.

"你就沒什麼跟我的?"

瑾謙好奇的問著秦思,難道他就不好奇自己的事嗎?

"沒有,我跟你沒什麼好的."

秦思並不在意這個人,他的事也與自己沒有關系,何必要庸人自擾?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什麼人麼,我可是你的未婚夫."

繼去年現在真的是很好奇,對于這樣的況,還真的是出乎他的預料.

"也許會是,你就那麼肯定我會嫁給你麼?"

秦思反問著,對于這件事,他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外公是怎麼想的,但是她敢肯定,她和這個人是走不到最後的.

"你會,而且是不容置疑的."

瑾謙很是肯定的著,對于這點,他還是很自信的,因為剩下的事,都要從秦思這樣找回來.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呢."

秦思沒有留戀,回答完最後一個問題,就離開了那個令人窒息的房間,在那里,所有的親都變成了泡沫,一瞬間都破碎了,不見了蹤影.

她沒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到了外面的花園草地上,仰望著沒有星星的天空,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像是朦朧的煙花,轉瞬即逝.

如果可以選擇,自己多麼的希望只是獨自一人,沒有那麼多的牽掛,沒有那麼多的顧慮,一個人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這都是一種奢侈,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要義無反顧的走下去,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寂靜的夜晚,連蟲鳴聲都沒有.呆坐到一點鍾,便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外公,我去公司了."

早上的秦思,來到了外公的書房,喜愛能夠外公著自己要去的地方.

"去吧,王秘書,會帶你熟悉近期的事,還有你要做的事."

只是從秦思進來的時候,坐在辦公桌旁的老人就沒有抬頭看過秦思,只是低頭看著自己的文件.

"是,我知道了."

輕車熟路的來到了鬧市區的利亞公司.這里,對于自己並不是那麼陌生,可以,自己從在這里長大,沒有什麼不熟悉的.

秦思刷卡進入公司,走到了高層人員專用的電梯通道,按下進電梯的按鈕.

下來的人員,並不是都認識秦思的,當然也有很囂張的人存在.

"喂,姐,這是本公司高層人員的專用電梯,你是新來的吧,你不能坐這電梯."

這話的人,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當然,也不乏看好戲,冷眼旁觀的人,畢竟能坐這電梯的人,都是高傲的人,瞧不起員工的人.

秦思沒有搭理那位囂張的姐,這些話,總是無關大雅之詞,並不需要計較.也許並不是什麼人都有自知之明的.

"喂,我在和你話,你不能坐著電梯."

囂張的人還是一如既往,秦思並沒有想要,可是為什麼總是有那麼不自量力的人.

"那麼,你又為什麼能坐?"

秦思理所當然的反問著,自己雖然不在這里,但是對于公司的基本事,還是知道的.

"我是財務經理的秘書,當然可以坐."

那位姐並沒有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問題,只是,在秦思聽起來卻是那麼的可笑.

"是麼,就連的秘書,都可以做這高層電梯,我為什麼不可以,還有你們,都不用工作了麼?"

秦思看著邊上看好戲的人,很是生氣的著.

"你憑什麼我們?"

秦思並沒有什麼耐心,索性並沒有坐電梯上樓,而是從電梯上下來,回到了大廳,沒有理會剛才那幫人.從前廳姐開始,進行篩選人員.

按照以往的習慣,秦思將王秘書叫了下來,一層一層的篩選人員,將不合格的人記錄下來,以備裁員.

"王秘書,最近新進的人員,是由誰選拔的?"

秦思看著身邊干練的男人,這個人,長得很是高大,但是瘦削的身材,還有精致的面容總是那麼的讓人仰慕.

"是蔣經理."

王秘書沒有感的著,這些都不是他要管的.

"蔣經理,人事部的人?"

秦思問著,總覺得哪里有什麼不對勁.

"一會兒將蔣經理叫到我辦公室來,還有把老爺子交代的事告訴我."

秦思沒有多什麼,只是上了樓,離開了這里.

"是,姐."

十八樓便是董事長辦公室,而我的辦公室就在隔壁,沒有任何稱謂,卻有至高的權利.這就是外公的意思,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過,財務報表是我每次來都要看的東西,稅務單更是重中之重.

外公,並不是特別關注公司,對于他來,就算在繁榮,也沒有人享受的了,女兒已經死了,什麼都不再那麼重要,他自己也只不過是幾天來一次而已,而我就是這種犧牲,從十四歲就開始,在這里實習,假期從沒有間斷過.

因為自己是突然回來,沒有做任何安排,所以財務報表沒有那麼快被送過來,只好做著老爺子交代的事,查看股市的漲幅,與預期的投資.

利亞公司,是以銷售和生產鋼制器材和汽車為生的公司,這種重型企業在這里也是很常見的,利潤主要來源于好的銷售和投資技巧.

"王秘書,向外貼出裁員計劃,和招收計劃,人員次數就找剛才的名單定下來."

秦思現在已經等得很是無聊了,沒有什麼事做,那就要王秘書去准備好了.

"是,姐."

"對了,還有,將蔣經理和財務經理的資料調過來."

秦思補充著道,這些人,自己都是沒見過的,所以很是好奇.

"是."

王秘書做事認真而又不貪圖,這就是老爺子為什麼很信任他的原因,從我進公司的時候,他就一直在給老爺子當秘書,直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變過.

這其中也許不尋常的因素,就像自己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