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奇怪的人
明亮的屋子,並沒有因為搬東西而顯得雜亂不堪,有的只是忙碌的身影,還有陳姨在旁邊無措的身姿,身為保姆,而每件事都是姐在弄.

此時的陳姨,並不知道,這里有兩個姐.

"對了,陳姨,我走後記得把屋子收拾一下,還有就是房間里的東西不要亂碰,只要打掃乾淨就行了."

遙兒做完自己的事對旁邊的陳姨囑咐著,如果被整理了之後,自己就不知道該弄什麼了.

"是,姐,我會記住的,少爺全都告訴過我了."

聽著姐的吩咐,陳姨並沒有驚訝,這也是作為保姆的職責.

"那就好,你去忙吧."

遙兒聽著陳姨這樣,也不便在些什麼.

因為從就一直的換居住地,外公他們,雖然對自己沒有什麼特別的喜歡,但這始終都是一樣,二十歲的我們還是會背上家族利益.

因為沒有什麼特殊要帶的,就簡單的拿了畫板.

忙忙碌碌的身影,做著我們該做的事,不理會遠處的目光,也不會在意,即使是這樣,在這里仍會引起軒然大波,畢竟這里都是以富有聞名,窮苦人家的孩子在這里是不被允許的,他們有他們的尊嚴!

"遠,你看,又是那兩個雙胞胎呢!不過,只來了一個."

徐邈對著自己邊上的人著,絲毫沒覺得這樣有什麼的不對.

"喂,明白點,真是的,每次都這樣,不完了,讓別人去猜,什麼人啊?"

齊遠真的很是無奈,總是這樣,都不明白,還得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還真的是個麻煩的人.

徐邈也很是好奇,究竟昨天的是哪個,今天又是哪個,分不清.

站在這里四個人是這里有名的貴公子,也是有著數一數二的家庭背景,一點也不遜色于秦思外公的公司!

"我們要不要去幫忙?"

徐邈看著獨自拿著畫板的人,很有愛心的著,對于這件事,徐邈很是樂意為雙胞胎效勞.

"不去."

阿顏冷冷的一句話,瞬間的帶走了另外的三個人,徐邈看著三個人離開的身影,他的選擇就是:離開.

"怎麼?你也不去幫忙了?"

看著徐邈跟上來的身影,皇甫逸好奇的問著,這可不是徐邈的風格.

"少廢話."

對于皇甫逸的調笑,換來的卻是徐邈的氣憤.

魏遙將畫板放到了畫室,絲毫沒有歇息,就來到了教室里.

講台上的人,開始了自我介紹:

"同學們,我是你們班的老師,希望在這一年里,我們相處愉快."

漫長的師生介紹,也只不過是報下姓名和年齡而已,其它的都不是我們需要了解的,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行了,如果你有心,就會查找到你要的人的信息.

點完名,游客般的學生都奔向了自己的教室.

"阿顏,你不是也有這節課麼,還不去,我的課可是在下午,沒准你還能和雙胞胎坐在一起呢,逸,你是不是?"

徐邈很是無良的著,如果可以,他很想和雙胞胎一起上課,可是好像不太可能.

"我可不知道,只知道,你在下去,阿顏可能會殺掉你,沒見他臉都寫著很生氣的字樣麼?你還真是不怕死."

對于徐邈的話,皇甫逸一點也不在意,還很好心的勸告一下徐邈那個危險人物.

"還真是,我還有事,先回了啊,我媽又該嘮叨了,拜了."

徐邈看著這樣子的阿顏,馬上就想起了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事,而不是呆在這里等著被殺掉.

"阿顏,邈那子就是不著邊,每次都把你惹火了就跑,真不知道該他聰明還是他笨,本來挺英氣的一人,這咋就傻了呢?"

阿顏的驚鴻和一瞥,甩出了與他外表不相符的白眼,大步流星的就走了出去,只是這讓人很是莫名其妙,特別是剛才這話的皇甫逸.

"這兩個人今天沒事吧,那都是什麼態度啊?我還是鍘!

皇甫逸聲的給自己聽著,一點也不覺得神經.

鈴聲,從聽到大,百年不變的鈴聲,在這散漫的學園里響了起來.

"同學們,這節是經濟課,相信各位會好好的認真聽講,嚴厲杜絕上課玩手機,打游戲,聊天的事發生,這節課很簡單,現在開始上課."

教導老師很是無的著,臉上的威嚴很是讓人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危險.

盡管這樣,有威嚴的導師在這里也是無濟于事,這些當慣了的大姐大少爺們,誰會聽從這些人的安排?

不希望惹人注目,只想安安靜靜的在這里讀書,想要擺脫已有的命運.魏遙就坐在最後一排,最後一桌,這樣已經可以讓頭面的同學忽略到這里.

可是,為什麼最後一位也會有人和她一起坐?不過,還好他不和我話,我也不認識他.

遙兒是這樣想的,只是事並不像她想的趨勢發展.

"你?叫什麼名字?"

沒反應?第二遍,還是沒反應,阿顏很是無語的看著邊上的女子!

這一次,卻是用紙條的形式來話的.紙條上又寫下如下對話:

"為什麼不理我?"

遙兒茫然的望向那里,聲地著,"給我的紙條?"

"嗯."阿顏嗯了一聲,就沒有再話了.

"哦."遙兒什麼感覺也沒有,也沒什麼想的,不理就不理了唄.

就這簡單的對話,阿顏已經知道了,這不是自己要找的,這個人,是妹妹.

漫長的兩個時的課程,都在導師的偏偏長論中結束,這時候手機也准時的響了起來.

遙兒轉身去收拾東西,只是她的桌子邊圍滿了人,從旁邊還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唉,剛才坐在後面的男生,那不是"海事集團"的公子麼?聽他家的實力很廣呢,而且人長得也帥氣,怎麼樣?"

"真的麼,我只聽過他的名字,還沒見過他本人呢,那要是他,真的是帥死了!"

"不好意思,麻煩你們讓一下,我想收拾一下東西."遙兒對于這種八卦的事不是很在意,簡單的和旁邊的女生著.

"這女人是誰啊?"

"不知道啊,不過她剛才跟阿顏坐在一起了!"

"喂,你誰啊,怎麼話呢,我們在這怎麼了,又不是你家開的!"

一幫花癡女生的事,跟自己又沒有關系.

"你們繼續,我拿完東西就走,不打擾你們了."遙兒並不想和這些人多相處,拿著東西就走了.

"看她那樣子,估計家里也沒多大的實力,這種人,不用放在心上了,聽沒,我們校的帥哥排名榜出來了,快點趕緊去看看,要不然白馬王子就是別人的了."

"走,快去看看."

這里云集的不是知識分子,而是一群找不到對象的人,和一些吃喝嫖賭樣樣精通的人,真是浪費了這麼好的學習的地方.

緩慢的下了樓梯,轉過幾道彎,下樓容易就不要浪費電梯,浪費錢財.轉梯口的那道身影,默不作聲還真是嚇了遙兒一跳.所以我決定,這個人忽略不計,她繞開走.

"你就這麼走了?"

眼前陌生的人突然和遙兒話,還真的出乎遙兒的預料.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

遙兒不想喝這個人話,奇怪,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怪人,魏遙心里想著,就准備離開了.

"魏遙,你不記得我了?"

陌生的人突然出這樣的話,著實讓下樓的魏遙嚇了一跳,這個人從來沒見過.

遙兒逃也似的離開了這里,這個人是誰,又為什麼會問自己這樣的話.

那個人,更像是記憶中那個飽經滄桑的人,不想去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