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又遇門神
哥哥就讀于美國加州大學,這次暑假回來是幫我們搬家和適應新的生活,以往我們都是住在外公家里的.

外公雖然也是一個商人,但卻只有母親一個女兒,但母親的去世,也讓外公和外婆受了很大的打擊.

因為這樣,還有母親的遺願,我跟的是外公的姓氏,將來繼承外公的衣缽,堅守"利亞"公司,實現老人的願望.

而但魏遙就不是這樣子,秦思也因此欠她的更多,但這並不是她的本意,事實逼迫她不得不這樣!

魏成起得很早,早上八點五十分的飛機,正好趕上人流高峰期,為了避免堵車的狀況發生.

"趕緊起來吃早餐了,要不然會遲到的哦,懶蟲!"

魏遙房門口的懶散身影,有著冰山一號的美譽,此時卻完全像是個天真的孩子.

也許只有在魏遙的面前他才會把本性流露出來,其實他也是一個可愛的人,只是外界的原因,讓他不得不掩飾自己你內心,將自己和他人分開.

只是這份掩飾沒有人會知道為什麼.

其實每個人的內心都隱藏著不一樣的自己,表里不一,經常都會有正義與邪惡之分,就看到底哪個會戰勝對方.

魏成並沒有一直在站在門口,因為他知道,遙兒馬上就會起來的.

只是幾分鍾的時間,魏成就看到了夏利的身影.

"遙兒,洗完了嗎?快來吃早餐了."

魏成瞥到了那抹身影,就出生叫了一下.

"怎麼了?悶悶不樂的."

魏成看著眼前的女孩,不是很明白,這剛起床,就不高興,難道沒睡醒?此時的擔心,也順嘴問了出來.

"哥哥現在回去,又不是不回來了,我們還不是會見面,再哥哥也不會忘了你的,哥哥是最疼你的.放心了,以後姐姐會罩著你的,肯定不會比哥哥差."

對于這點魏成很是堅定,也是自己一直以來堅信的.

"是啊,哥哥學完就會回來了,馬上又會在見面的,,哥哥馬上就要畢業了,就會一直陪著你的."

哥哥雖然一直都是這樣的,但是遙兒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她甯願相信這些話.

"吃完飯,我開車,回來的時候,就是遙兒自己開車了,知道嗎?"

魏成總是這樣的不放心,聲地著.

"我知道了,哥哥這樣,都不一定擔心!"

遙兒知道哥哥的擔心,但總是不想就這樣結束這個話題,向著相反的方向著.

"誰哥哥我不擔心了,哥哥可是很擔心遙兒不吃飯,鬧脾氣,生病的,要不哥哥怎麼會回來看你啊,放心吧,哥哥是最疼遙兒的了,比疼誰都疼!"

魏成堅定的著,自己對妹妹的感,誰都不會比自己清楚,但這個人只限遙兒而已.

飛速的車道,寬闊的馬路,只有在清晨時人流才會少,偶爾能夠遇見騎車的人緩緩地沒入林蔭路,幾乎不見任何鳥鳴聲.

"好了,馬上就到機場了,哥哥就不要瞎扯了,證件都帶齊了吧?"

遙兒打斷了還在亂的哥哥,真是的,自己這麼,根本就不想找那朋友.

"那是肯定的,哥哥怎麼會忘,遙兒在家好好照顧自己."

魏成最後的囑咐,只是怕遙兒忘記,可是,過那麼多遍,又怎麼會忘記呢,只是這種擔心,總是揮之不去.

機場里,各色的行人,唯獨沒有和自己一樣的人.

遠去的背影,就像過客一樣,能留下波瀾的就是自己的親人了.

"以後的哥哥也會是個公司高層人員吧,只有自己是微不足道的人."

魏遙心里想著,注定的命運,是改變不了的.

獨自一人離開機場,外面白色的布加迪,也不是自己的,自己什麼都沒有擁有過,不是嗎?

魏遙的心里是自卑的,但這份自卑,從沒有在外人面前流露過.

魏遙開著車路過商廈,現在正好是車流高峰期,正好可以停下車,去逛街.

"哇塞,我是不是眼花了?"

徐邈高聲尖叫著,但作為一個大男生,這樣做,實在是···

"噓,你一點聲,你知不知道這是哪里?"

聽到徐邈的叫聲,皇甫逸背過身,遠離徐邈,輕聲的著.

顯然是不想讓路人誤會,自己和這個怪人認識.但徐邈可就不樂意了,依舊向皇甫逸邊上走著.

"不是,你為什麼離我這麼遠啊?"

徐邈明知故問地著,這也不能怪他,只是事實,還有這個呀不能大聲,不是嗎?徐邈看著皇甫逸不再走了,就不什麼了.

"這還差不多,你還記得昨天我追的那雙胞胎不?"

徐邈的口氣,還真的是那種很聲,只是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話,干嘛那麼聲,但皇甫逸還是回答了.

"記得,你又怎麼了?"

皇甫逸想看怪物一樣看著徐邈,這家伙的又在想什麼呢?

"你知道她開的那輛車嗎?就是那輛,白色的布加迪."

徐邈真的很是驚訝,不過,在皇甫逸看來,並不是什麼驚訝的事.

"那又怎麼樣?現在有很多人都這樣."

皇甫逸無奈的著.

"也是,我去打聲招呼."

也不等皇甫逸什麼,徐邈徑自的想魏遙走了過去.只是魏遙看著眼前的人,連准備逛街的心都沒有了.

"無聊."

兩個字,魏遙只賞了徐邈這兩個字,就上車離開了,根本就不想和眼前的人打交道,這人,一看就不正經.

這是遙兒對徐邈的評價,也根本沒注意和徐邈在一起的人.

"怎麼樣?又失敗了吧,無聊人士."

皇甫逸聽到了遙兒的那兩個字,打趣的著徐邈,也不管他現在的心如何.

"你,我是不是魅力下降了,怎麼和昨天一樣啊?"

徐邈很是認真的問著皇甫逸,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為什麼不一樣,無聊人士的魅力有怎麼會下降."

皇甫逸很是不解地著,不是嗎?那可是可愛的女生給的評價呢,只是,好像忘了正事了.

"喂,你還賣不買衣服了?"

皇甫逸很是無奈的問著,這都什麼事啊,真是的.

"不買了,現在沒有心,我們回去吧,准備研究研究這件事."

徐邈很是挫敗的著,真的很是傷心,怎麼也想不通.

"你研究這件事有用嗎?關鍵又不是在于你."

皇甫逸很是無奈的著,這人,總是缺根筋.

"錯,肯定是在于我,要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效果?"

徐邈真的是這樣想的,當然,也很是生氣.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你在浪費時間,你媽媽又會給你安排新的相親會."

皇甫逸好心的提醒著,現在已經很浪費時間了,只是,徐邈早就不見了.

看著瘋狂沖進商場的身影,皇甫逸真的很想告訴他一聲:你沖錯方向了!也這樣做了,只是

氣憤的徐邈站在皇甫逸的面前大聲的質問著.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