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未婚夫
秦思看著熟悉的電話,如果可以,真的不想這麼生活下去了,可是,沒有辦法.

"外公,有什麼事嗎?"

秦思不願的問著,這麼長時間還是沒有變過.

電話那邊的人也不是很介意,只是這次必須回來.

"你回來,就你一人回來就行了,你的未婚夫,你來見見吧."

平淡的話,卻打破了秦思的沉靜,怎麼會這樣?秦思無聲的問著,真的不知道.

"現在馬上回來,不要了."

還沒等秦思什麼,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為什麼會這樣?

像往常一樣,自己一人回去,無論回哪里都是一樣,沒有特別的感覺,依舊是那麼平靜如水.

回到那座不屬于自己的家,卻仿若是自己的歸宿的地方.

"李叔,我回來了,外公外婆在家麼?"

秦思問著管家,在這里還是那麼的冷清,什麼都沒有.

"是,姐,老爺,夫人,都在."

踏進客廳,看到眼前的少年,並沒有多大的驚訝,就算是這樣,也無所謂了.

沒有多余的話,秦思直奔二樓自己的房間,放下沒有什麼東西的行李,轉身便去了外公的書房,這樣的習慣,仿佛在很久之前就已經養成了.

當當當的敲門聲,宣示著門外人的身份.

"進來吧."

房間里傳來蒼老的聲音,秦思聽著那熟悉的聲音,物是人非,不是嗎?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希望你好好的看待這件事,他是一個好孩子,叫瑾謙,是我領養的孩子."

外公著,也不會問秦思的意思,外公的決定,不會讓別人質疑的.

"我知道了,那麼我先出去了."

只是那麼一瞬間的事,就結束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轉身退出充滿書香氛圍的房間,關上門,像沒有事一樣出去做自己的事,廚房里的身影,忙忙碌碌,一生都是這樣,遭遇過的痛,不是誰都可以彌補的.

站在樓梯間的轉口,也許這就是始終也逃脫不了的命運,用自己的一生換來另一個人的生活,也許不會快樂,但是至少不會有遺憾.

秦思與在客廳里的少年點頭示意之後,便到廚房幫外婆去了.

"你回來了."

外婆像是什麼都知道一樣,沒有驚訝,依舊做著自己的事.

沒有多余的話,也已經習慣了這種方式.

把飯菜陸陸續續端到餐桌上,等待著外公下來用午餐.

沉默的用餐,簡單的飯菜,等待著所有人都用完收拾餐桌,清理用具.

"瑾謙,一會兒跟思思一起收拾吧."

外公雖是這樣著,但是眼里的用意,別人還是知道的.

"是,爺爺."

瑾謙並沒有什麼想法,只是平淡著著,也許這就是他的性格吧?

沒有語的收拾桌子,安靜的仿佛是一個人的工作一樣.

廚房里,少年靜靜的望著放水的女孩,簡單的清洗餐具.

秦思作為公司的代理董事長,回來還是要回去看公司的,雖然現在已經是晚上了.

"我們一起去公司."

秦思跟後面的少年著.

文靜的少年,沒有太多的話,想有著天使心靈的人一樣,瓷娃娃一樣的臉,讓人不忍心去傷害,不忍心責備.

"走吧,我去開車."

秦思提前走了,沒有理會後面的人,但她相信,他會跟上來的.

只是車庫里的車,不再是原有的那樣,那輛色的勞斯萊斯早已變成了另外的顏色,一切都不一樣了,都變了,什麼都回不去了.

"你,有沒有動車庫里的車,那輛色的勞斯萊斯,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秦思大聲的質問著,不明白,為什麼會變了,沒有了.

"是我換的,我不喜歡,你的那輛爺爺不讓我動,但沒有這輛,我把它換了,換成白色的,怎麼了?"

瑾謙不卑不亢地著,仿佛這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可是,就是這樣,被觸碰底線的秦思是不會忍受的.

"這里不是你想怎樣就可以怎樣的,那輛車,也不是你能動的,為什麼你要動那輛,為什麼啊?你要想換,就換我的,為什麼總是換妹的?"

這是不能觸碰的傷,只是秦思不明白.

"我不知道有什麼妹."

瑾謙仿佛很是不滿意秦思的態度,很是冰冷的回答著.

這個態度,秦思不想忍受,也沒有必要去理解.獨自開車離開了,去哪里,都是未知,沒有目的的.

原地的人在自自語:原來妹就是你的傷,如果不是你,也不會是這樣,你們都會為我母親付出代價.

與少年臉龐並不相符的笑,刺痛著人的眼睛,也刺傷著人的心.

一路狂飆到底,從天而降的未婚夫,被安排的路還要走多遠.

在這里,沒有任何朋友,從到大,都是一個人默默的彌補所犯下的錯,即使這並不是自己的錯,但這也是因為自己,她才會受傷.

外面燈酒綠,這些都不屬于自己,不是嗎?

因為太過專注,不去想那過去的事.

手機搞怪鈴聲在這時候響了起來,屏幕上跳動的數字,是陌生的.

只是這個電話,沒有接,卻總是響,罷了,就這樣響著吧,與自己無關.

只是在家的門口急忙的刹住了車,車燈照耀的地方,站著那個人,那個自命不凡的人.

因為急速刹車,秦思況並不是很好,臉色蒼白的看著前方.

"怎麼?你想要謀殺我嗎?"

不知何時,車前的少年已經站在了秦思的車窗邊,嘲笑似的看著秦思.

"你為什麼會站在這里?"

秦思不解的看著這個少年,自己並不想和這個有過多的接觸.

"為什麼?等你嘍,你呢?"

眼前的男孩,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只是這種態度,與他的年齡似乎很是不符.

秦思也不需要知道這些,不是嗎?

"不需要,你到底想要什麼?"

秦思冷冰冰地出了自己的看法,最好,清楚.

只是,這些都是秦思自己的想法,似乎與某人不一樣.

"我不想要什麼,我要的,你給不了,當然,現在也不一定要."

瑾謙不會在意秦思的話,自己想要的事很多,只是,你給不了.

車上的秦思,不明白為什麼僅見過一次的人,會對自己有那麼大的敵意.

也許是因為別的事吧?但這由于自己有什麼關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