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門神一樣的人
報道報道,這家伙的,終于找到地方了,可是,這都沒人了,咱就這幾個啊,還都是老師級別的.

"對不起啊,老師,我們來晚了."

秦思抱歉地著,誰讓學校建那麼大的呢?這也不能怪她.

只是,這是什麼狀況?

"沒事的,作為老師,我們理應體量學生,而且你們有沒有遲到,還有五分鍾才到時間,你們叫什麼名字?"

老師恭敬的著,絲毫沒有任何惱怒,這可是嚇壞了秦思的.

但該有的風范還是要有的,秦思緩緩的著.

"我叫秦思,她叫魏遙,我們兩個都是二十歲,而且這里是不是提供住宿啊?我們想住在學校里面,可不可以?"

秦思不確定的問著.

"可以,不過這里住的人比較少,我們也可以體諒你們,你們就住在二人公寓吧,這是你們的住宿地址和鑰匙,請先交下學費及住宿費,填寫報願單,剩下的請在九月中旬來報道."

秦思接過鑰匙,就離開了,不能耽誤老師的吃飯時間.

"姐,這里的老師態度真是好,比我們高中的要好多了."

遙兒如是地著,這也不能以前的不好,但是這差別還是有的.

"這就是傳中的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就算你在這里,家族是最的那個,你對于他們來仍舊是大主顧."

秦思知道這些事,只是不明白,遙兒怎麼會不知道,但還是細心的解釋著.

"哦,那我們回吧,還是趕緊坐車回家吧,要不然就趕不上公交了,可是我們為什麼不打的,不自己開車來?"

遙兒很是不懂,在這里沒有車的才是另類,而且還要忍受別人的白眼.

"妹,你要懂得生活,這世界不是你想怎樣就能怎樣的,我們始終躲不過那樣的命運,不過我們要學會抵抗,知道麼,回家吧!"

秦思看不出來什麼緒,只是不想理會而已.

命運的齒輪究竟會怎樣的運轉,這不是你我能揣測出來的,但我們要學會向上,即使命運使我們無法生活,我們也要努力的微笑著活下去!

"徐邈,你干什麼去啊?"

後面的皇甫逸看著提前走的徐邈,很是不爽的著.

"趕緊跟過來,你們幾個,有好玩的事哦."

徐邈跟後面的人大聲的喊著,也不再去等,因為他知道,他們會跟過來的.

"喂,你干什麼?"

秦思沖著擋在自己前面的人不滿的喊著.

"沒什麼,這是我想走的地方,你還總是跟我走一樣的地方."

"你這人講不講理啊?"

秦思看著又走過來的三個人,還真的心糟透了.

"喂,你怎麼不話?"

徐邈不滿的問著什麼話都不的遙兒,只是秦思看不下去了.

"我們不話和你沒關系吧,你讓開了."

秦思拉著遙兒就撞了過去,順便瞪了那四個人一眼,哼,肯定是一伙的.

任誰都改變不了秦思對人的第一印象,這是她判斷人的標准.

"我徐邈,你今天不是有相親嗎?怎麼還會做這樣的事?"

齊遠看著徐邈的舉動,很是不解,這樣的大少爺從前可是沒做過這樣的事,今天是怎麼了?

"哎呀,別提那件事了,齊遠,你是羨慕我吧?"

徐邈酸澀澀地著,一旁的阿顏和皇甫逸作為旁人,看著這烏龍事件.

"走吧,我們今天去齊遠家."

皇甫逸著這個事實,因為今天相聚,就一起再聚聚比較好.

"走吧."

四個人上了不同的四輛車,想著學校外面走著.站在路邊的人,還不知道會遇見什麼事呢.

像一陣風一樣,秦思她們面前停了一輛高級黑色敞篷轎車.

"怎麼?要不要一起?"

秦思看著一起停下來的四輛車,沒好氣地看著眼前的車子,還有車里面的人,順便附贈了一句:

"不要,離我們遠點,怎麼就沒見過你們這樣的人啊?"

很可惜,明明是一個人做的,四個人全部都受到連累了.

"那好吧,再見,雙胞胎們."

徐邈知道,這兩個人,並不是什麼窮困人家的孩子,光看她們的衣服,就知道了,可是,還是忍不住想要試試她們的脾氣.

"姐姐,他們怎麼這樣啊?"

"我也不知道,神經."

秦思的定義,如果讓那幾位即將上任的經理總裁們知道,這是給他們的定義,他們准保會瘋掉.

"怎麼樣,一切都還好吧,學校里沒有遇見什麼麻煩事吧?"

等在家的魏成看著回來的兩個人,關心的問著.

"沒有,哥哥不用擔心,我們都已經長大了,能處理好這些事了,對了,哥,你是不是也該回去了?"

秦思看著哥哥,不知道哥哥拿來怎麼樣了,順便就問了出來.

"怎麼,這就趕哥哥了,哥哥可是很傷心的!"

魏成雖然知道她是擔心,但還是想要.只是,秦思要趕緊的改正錯誤.

"不是啦,這里也沒有什麼事了,其實你不用擔心遙兒的."

從妹妹找回來的那次,哥哥對秦思就不像以前一樣,變得冷淡了.

遙兒,就像是易碎的娃娃一樣,不能承受一點點的打擊,從我們就形影不離的生活著,她有著她該有的堅持和倔強,溫柔而又靦腆.

不同于她,我的性格奔放,豪爽,是明顯的行動派.雙生兒的我們,究竟要怎麼樣,我才能好好的保護她,不讓她受傷害.

也只有這樣,才會讓自己贖罪,彌補自己留下的錯.

"吃完飯,我們就去外面玩會吧,你們也要開學了,哥哥也要走了,我們今天就出去好好的散散心."

魏成建議著,他知道,遙兒已經很久沒去外面玩過了.

"好啊,我們一起去逛街吧,買些東西以備不時之需,是不是?"

遙兒雖然這樣著,但還是想要去外面玩.

依舊是步行去購物,這樣可以讓我們好好的熟悉周圍的環境,那棟公寓,不屬于我們.

那里清冷而沒有人味,這就是父親給我們的概念,他的東西,必要償還.所以我才決定和妹妹一起住校,這樣也省去了很多麻煩的事,周末回家打掃一下就行了!

喧鬧的城市,並沒有因為熾熱的太陽而停下繁忙的腳步,依舊是那樣熱高漲.

擁擠的馬路,各色的轎車像長龍一樣看不到盡頭,高檔商店里面,各色的人群,瘋狂的搶購著那所謂的豪華奢侈品.

游樂場,所有孩子們的天地,可是我們已經不是孩子了!

"哥哥,我們為什麼要來游樂場啊,我們不是逛街麼?"

遙兒看著目的地,不解的問著哥哥,哥哥不是要逛街的嗎?

"逛街很累人的,我們不是要放松心,好好的玩麼,這里就是很好的地方啊?我去買票,你們在這里等我啊!"

魏成想得很周到,只是不想讓她受傷害,只是這個她又是誰呢?

"妹,你在看什麼呢?"

秦思不解的看著發愣的遙兒,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只是沒等到秦思問出口,買完票的各個就打斷了秦思想要出口的話.

"我回來了,等了很久吧,我還買了哈根達斯,我們一起吃,怎麼樣?"

魏成將剩余的兩根遞了過去,等待著兩人將這個侶冰激凌吃掉.

只是還沒開始吃的三個人的人,就接到了那熟悉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