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契約
"書畫二人組"就是我和我的妹妹兩個人的組合,我叫秦思,是隨母親的姓氏,妹妹魏遙,隨的是父親的姓氏,不過母親也已經早已不在人世了,聽哥哥是因為車禍.

不過我們從就沒有見到過母親,哥哥魏城也是在這個暑假回家度假來的,比我們年長三歲.

雙胞胎的我們,所讀的大學叫做"盛世",正如它的名字一樣奢華的是這里的消費水平,有錢人家的聚集地,也是互相攀比的奢華場所.

這和別的地方不一樣,這里並不接受窮苦人家的孩子,也沒有獎學金的制度,換句話,這里並不是學習的主要場所,來這里的人,無不為了家族的繁榮,承擔起家族的責任:聯姻.

今天,就是我們提前報道的日子,對于這所學校的學生,上不上課,根本無所謂,重要的事搞好關系,這才是重點.

父親,這個不一樣的名詞,對我們來很是陌生,因為我們並不知道他對我們的意義,就像我們對他來是一樣的.他只會把我們當作家族的工具,哥哥也只不過是個繼承者.

從我們就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其實,在某些意義上來,大人的事,孩子不應該插手.

"盛世"的門前,各色的跑車,各色名車,在這里形成了名車展.華麗的車身,耀眼的反射光,都稱出這里的不同.

各色趕時髦的青年,少女,都像是時裝展的名模一樣,靚麗而出陳,不過,就像是新與舊,好與壞的對比一樣,不是每個人都完美無缺的.

看著這些不同的變化,還記得:

"外公,為什麼我的雙胞胎妹妹,會在孤兒院?"

的秦思問著自己最親近的外公.

"這些都不是你能知道的,不是嗎?你還,不懂這些大人的事."

中年的男人沒有感的著.

"我已經不了,我十歲了,外公,你把妹妹一起接過來好不好?"

的人兒,請求著,她不懂,但還是想要知道.

"要我這樣做,可以,那你必須要遵守約定."

男人什麼也不想的著,這也是他想要的.

"什麼約定?"

的聲音,藏著不穩定,她不能確定,這會給自己的將來帶來什麼影響.

"秦思,你要記住,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你確定要這樣做嗎?"

"我確定."

的人,堅定著自己的信念,什麼也不想的回答著.

"那好,明天你再來找外公,外公回給你答複的."

的身影,離開了書房,留下的卻是現在.

"姐姐,你在想什麼?"

遙兒看著發愣的姐姐,不是很肯定的問著,很是懷疑.

"沒什麼,我們快走吧."

秦思忽然意識到了自己的走神,真是的,自己怎麼會想起那些事?

上層社會也許並不像普通人想象的那樣悠閑,雖是富庶,但也很肮髒.這有普通人的羨慕,也有富家子弟的厭惡.

過大而又有韻味的校園環境,既適和學習又適合談愛,假山瀑布,蔥綠的高木,又有垂直而下的垂柳,拖地的枝葉,搖搖曳曳的斑駁樹影,都彰顯著這里的虛幻與迷離.

一幢幢的高層教學樓,荷塘里盛開的荷花,這種盛夏也可以盛開的荷花,在南方也是很常見的,不過這里卻是北方,擁有冬天銀裝素裹的美譽的北方.

"姐,這里好大啊,我們怎麼去找報名的地方呢?"

遙兒看著碩大的校園,真是的,什麼地方也不認識,只有拜托姐姐了.

"沒事的,找不到我們就先逛逛,又不急,這里那麼多人,想必找到人最多的地方就應該是報名的地方了吧!"

秦思也不知道該去哪里,這個方法,現在是最好的,高傲的她,不想去問別人.

也許是雙胞胎的緣故,一路走來,我們總是受著眾人的矚目,其實這都很常見的,干嘛總是看個沒完啊?

"對了,妹,你選的是什麼課啊?"

秦思忽然想起來選課的事,自己還不知道怎麼選呢,就先問問妹妹好了.

"當然是繪畫啊,要不然我能選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水平,其他的什麼都不會,也學不好."

遙兒理所當然去年的著.

油畫,曾經也是時候的秦思喜歡的東西,不過,自從那份簽訂那份契約,自己就沒有了童年,依稀記得:

"秦思,你在干什麼?"

"畫畫啊,外公你覺得好不好看?"

"有這時間,你還不馬上去看書,如果你不聽話,我馬上把她送走!"

外公嚴厲的聲音又開始威脅著幼的她.

"對不起."

聲地道著歉,不知道,別人會怎樣想自己,不是嗎?

回憶像泉水般湧進自己的腦袋中,越想忘記越記得清晰.

"姐姐,你怎麼總是走神啊?"

遙兒看著奇怪的姐姐,真實的,都沒有聽自己在什麼.

"哦,沒什麼,剛才到哪了?"

"油畫."

遙兒真的不知道該什麼了,姐姐今天很是怪異.

"嗯,你呀,就是不好好學,以你的智商,蠻可以學的不我好,就是因為你不喜歡,所以現在成了這樣,天天油彩素描,寫生,真不知道那有什麼好,我都看不明白,也許我也可以畫畫,這都不定."

秦思一口氣了那麼長時間的話,真的,不喘,那才奇怪呢?

"我們還是趕緊去報到去吧,要不然,完了我們就沒得選啦,快一點走."

遙兒實在看不過去了,催促著.

"知道了,這里應該不像我們那樣吧,這里可是有名的貴族大學,作為大學生,我們要淑女的走,淑女的做事."

秦思只是不想要快走,只好把這個當做借口了,沒辦法.

"你啥都快,做什麼事都火急火燎的,現在倒是不著急了,估計現在報名的地方都該回家吃午飯去了!"

遙兒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自己的姐姐了,關鍵的時候,什麼也不著急.

"我覺得吧,應該不會,要不我們現在就沖."

秦思也意識到了這點,還沒等遙兒反應過來.

秦思拉著妹妹撒腿就跑,也不管旁人那不可思議的眼光,現在都火燒眉毛了,誰還會管別人.

俗話得好,"穿別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讓別人找去吧!".

"姐,你慢點,我都跟不上你了,拉著我跑,你還能跑這麼快,我都受不了你了,你也不嫌累,這大太陽曬死人."

遙兒是真的跟不上姐姐的腳步了,這也真是的.

"沒有辦法,誰讓你咱們會晚的,這不是趕時間麼,遲到可不是一個好現象,我可是最討厭遲到了,你不也是麼?"

秦思辯解著,現在還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是啦是啦,我們快跑吧,要不然咱就死定了!"

遙兒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平價姐姐了,也就這樣了.

"唉,邈,那兩個雙胞胎很有趣,你不覺得麼?"

站在跑車變啥樣的帥氣男生著,另一邊,當然也是一枚大帥哥.

"是很有趣,你要是有那閑心還不如趕緊的去看看你的相親對象,而不是在這閑看風云,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家的老頭可不是好惹的."

邊上的男生很是不客氣的著,這也是另一個男生最害怕的事.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提,我的心還挺好的,你一提,我傻興致都沒有了,還得發愁想解決的辦法,我的天空一片黑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