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局(下)
結局(下)



西月回去後趕緊寫了封郵件給土豆.但是直到半夜也沒見他回信.西月急的團團轉,又不敢跟爸媽,等了一夜,土豆終于有了消息,他要西月的電話,西月趕緊給他發了過去,一會西月就收到一個來自濟南的電話"你好,請問哪位?"

"是我,土豆."話的是個男人,低低的聲音很有穿透力,很穩重,

"土豆?"西月不敢相信就這麼聽到土豆的聲音了.

"嗯,你先別急,先打電話給陳致遠,讓他這些日子注意點,我過會再給你去電話."完電話就掛了,西月也顧不得別的了,趕緊找到老同學要致遠的電話,撥通後把事大體跟他了遍,讓他最近心.

下午的時候土豆的電話再次來了"把你妹妹的電話和工作單位給我,明天你先去上班,上午九點半你們公司門口會有輛黑色的起亞,車尾號是538,你到時候上車就行了,接下來的事我會安排.還有,跟你爸媽一聲,十點的時候讓他們到甯夏路上的大潤發前台等你

"西月了解土豆,他辦事西月放心.就是致遠,如果我們跑了致遠會不會更危險啊?

第二天上午,西月去了公司,今天開業,公司大大的領導都到了,宮輝文見西月也在,滿意的點點頭,他已經安排人守在她家左右,如果想逃,就別想了.西月沒理他,讓他看到自己是土豆的主意,為的是先放松他的警惕.

開業慶祝會開到半途的時候,西月借口上廁所離開了會議室,甩掉保鏢,然後包都沒拿,出門上了早就等待好的車子,"咱先去大潤發接你父母."司機了一聲,加了油門就跑.見西月出了大門,保鏢趕緊跟出去,但是已經晚了,西月已經上車離開了.等他們開車出來,黑色起亞早就不見影蹤了.

"跟我玩,江西月,你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找出來!"知道西月跑了的消息,宮輝文氣得一人給了他們一巴掌,"通知守在她家門口的人看緊了.還有到旭警局盯著她.還有,給阿昌打電話通知他,西月失蹤了,讓他的兄弟都動一動."

然,一切都遲了.守在她家門口的人,老兩口拿著購物袋到大潤發購物去了,旭警局的人旭正在執行保密任務,宮輝文忽然覺得不對勁,依西月的智商跟他斗斗嘴還可以,想要玩他,差的遠了,如果他們就這麼消失,明在西月的身後有一高人在指點她.關鍵是他從來也沒聽西月有個這樣的朋友啊!

果然,老兩口再也沒回別墅,旭也沒消息,打聽他們內部的人,連她領導都不知道旭去執行什麼任務?只是上頭的命令.也就是江西月一家在他眼皮底下神秘失蹤了.接著派出去查的人也陸續反饋信息回來,沒有乘飛機的信息,沒有乘火車的信息,那輛尾號538的黑色起亞車在車管所根本就查不到,各個賓館,酒店,旅館甚至浴池都找遍了,沒有.阿昌哪里也過來消息,沒找到.

一晃三天過去了,現在不是找不找得到他們的事了,宮輝文在想,西月到底在誰那里?是什麼人這麼厲害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給弄走了?怕就怕這個人對西月別有用心.他有點後悔那天跟西月吵架的事了,西月是在給自己施壓啊,她是想讓他知道她有能力離開自己的,如果傷害了陳致遠就永遠也不會再在他面前出現了.

這三天西月也不好過,她們一家四口被安排住進一個兵營里,雖然好吃好喝的,但是手機沒信號,她在擔心致遠,怕宮輝文找不到自己找致遠出氣.也氣宮輝文,這家伙怎麼這麼霸道?好好的弄這麼一出.

土豆沒有露面,他委托朋友照顧她們.爸媽知道事的緣由,也不知該怎麼辦好?大家就只有等著,第五天的時候,土豆的朋友讓西月去辦公室接電話"好嗎?"

"好,就是著急,不知致遠怎麼樣了?你宮輝文會不會惱羞成怒把致遠給殺了?"

"哈哈,你啊,真天真,你以為殺個人就那麼簡單嗎?放心,我安排人保護著他呢."

"我們躲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我也不能總躲著啊?"

"過兩天.你再等等,這是給宮輝文,也是給你機會,知道嗎?我在看他的誠意,如果他愛你,那麼他會有所舉動的.如果他不在乎你,你也就不用躲了,有我在,諒他也不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

"哦,謝謝你啊土豆."

"行了,別跟我客氣.你不幸福我也不會高興."

"哈哈,"西月苦笑.

"西月,我問你,你現在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你還會繼續跟他在一起嗎?"

"不會,就如你所的,我駕馭不了他,我也不能總是找你給我解圍不是嗎."

"嗯,好,看來西月是成熟了,不是那個動不動就借酒消愁的丫頭了.但是,西月如果他肯為你改正呢?"

"他會嗎?我覺得他太強勢了,恐怕不會為了誰改變."

"這些天,我看了不少他的資料.年輕時年少輕狂,做了不少出格的事,後來結婚生子,但是妻子和孩子都因為他被害,父母也相繼去世,在這樣的況下他能脫離黑道,做正常生意,並做大做強,應該他還是很優秀的.而且從你的敘述中我也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喜歡你.所以,如果他肯為你改正的話,你該好好把握他,還記得我跟你人人都有自己的弱點吧,我估計他的弱點軟肋應該就是你了,否則他也不會也因為你提致遠而妒忌發狂."

"等他做出讓步再吧."

一個星期後,土豆讓西月回家了,西月問是回煙台還是青島?土豆青島,不過想回煙台也行.西月不明白,土豆也不解釋,掛了電話,讓人送他們走.權衡再三,他們還是決定回煙台.

一回去,西月就給致遠打電話,致遠在電話里再三向西月道謝,西月你謝什麼呢,不是我你也不用有生命危險啊!致遠卻他謝謝西月不計前嫌幫助他們公司重新開業,西月不明白了,致遠告訴西月,是她男朋友給他們送了六百萬,不僅還了高利貸,公司也重新開張了

西月這才明白土豆為什麼讓他們回家了,原來宮輝文最終選擇了西月,放棄了傷害致遠.只是,這種人太危險,還是遠離一點比較好.

西月他們上午剛回家,宮輝文下午就到了.兩個人相處時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他心里想什麼西月不知道,西月知道的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很危險,她不想繼續了,她想要安穩平淡的生活.

"那天是我不好,我喝了酒聽到你提陳致遠就吃醋了.其實也沒想著非要把他怎麼樣."——西月回憶了下,確實,如果不是西月反應太激烈,兩個人也不會撕破臉皮吵起來.

"已經過去了,別再提了."

"好,不提了,跟我回青島吧."宮輝文在西月失蹤的這段時間想了很多,他真的擔心自此西月就不再出現了,所以才會最終低下頭.

"經曆了這些,我已經不再恨崔若蓮了,所以我想留下來陪爸爸媽媽."西月出想留下來時,心痛的要命,她抿著嘴,讓自己不顫抖.

"家不是在青島嗎?旭在青島,你也在青島,爸媽也在青島住的很好,不是嗎?"宮輝文的聲音很,他已經聽出西月的真實想法了,她不願跟他繼續了,但是現在的決定權不在他這里,他只能心翼翼的服.

"謝謝你放過了致遠和崔若蓮.你知道嗎,我為了報複她甚至想勾引你."西月回想起那天她跟他在酒吧,他低低的聲音送進她耳邊"再喝多了,我就吃了你."嘴邊浮出一絲苦笑.那天,那個男人確實打動了她.

"能被你利用也是好的,就怕你不給我機會."

"我的事結了,以後沒什麼機會需要利用別人了."

"是覺得我的能力不夠還是你從來就沒有喜歡我?"——這句話出來很不易,西月知道像他這麼驕傲的人低下頭顱來跟自己妥協,出這麼不自信的話,都不像是宮叔了.

"在酒吧你我再喝多了就吃了我,我就開始喜歡你了,只是氣你老是耍的我團團轉,不去承認而已."

"那麼是因為土豆了?他現在能給你你想要的幸福了嗎?"聽宮輝文出土豆,出她和土豆的對話,西月也不奇怪,現在想找個高手破解QQ密碼還是很簡單的.

"不是因為他,你沒看見嗎,他一直在撮合我們."

"你的失蹤是他的手筆吧?我跟他比實在是自歎不如,但是西月你想要的幸福他給不了你,他已經結婚生子,他不可能離開現在的職位,所以,西月給我一次機會,就一次,我會讓你幸福的.請你相信我."

"你知道他是誰,對吧?"西月記得很清楚,在QQ上他一次也沒提他的婚姻和工作,但是宮輝文知道他已經結婚,知道他的職業.

"是的,我必須知道他是誰,他是我的敵不是嗎?可惜,不是我查出來的,是他來找我的,所以我我跟他比自歎不如.他告訴我你回來了,讓我來找你,他希望我們能在一起,他,我會讓你幸福."

"他來找你?"丫的,臭土豆,我想見你,了多少次了,你都躲著不見,卻跑去見宮輝文,"他長什麼樣?比你帥吧?"完,才覺得在這麼嚴肅的談話時這個有點那什麼,果然,某人是一臉黑線."我好奇,真的,我認識他這麼多時間了,就聽了他講了幾句話.人都有好奇心的不是嗎?"西月知道自己不對,趕緊拿出一副討好的樣子,往宮輝文身上蹭了蹭.

"呵呵.西月讓我們重新開始吧,土豆了你就是我的軟肋,我哪敢再忤逆啊."

某人很深刻的想了想,土豆的話挺對的,再了她也確實喜歡他,要不就給他一個機會?"你那幾瓶好酒呢?"

啊,冷不丁的聽到她問這個,宮輝文有點繞不過來"在家呢."

"我就你沒誠意吧,來賠禮道歉連點好東西都不拿."

"啊,這個,這個,別是酒了,就人都是你的了,你就放心享用吧."

——西月有種感覺她一直在仰望幸福,有時候幸福就在眼前,但是她抓不住,就那麼讓它匆匆而逝,而如今幸福又來了,她得伸手了,她要抓住他.

"把手給我!"

宮輝文伸出手,西月抓住,緊緊的不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