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蹤(上)
跟蹤(上)



回了酒店,開了電腦給土豆寫郵件.把她遇到的境況跟他了大體.沒想到他很快回了信.讓西月上QQ.果然開了QQ,他已在上面"學習完了嗎?想死我了."

"學習完了,最近工作有調動,在家休息幾天就要上任了."

"想不想我?"

"有點,想你又給我搗鼓出什麼亂子來了?"

"嘿嘿,我聽你的話沒去招惹他,是他一直招惹我來著,還有,他太陰了,我斗不過他."

"嗯.我看郵件了.像他這種江湖老油子你怎麼可能斗得過?不過我從字里行間沒看出你討厭他啊,只不過是輸的有點不舍氣罷了."

確實,西月不討厭宮輝文,她只是老是受他擺弄有點心不甘."你就眼睜睜看著我嫁給他嗎"西月就不信土豆對自己一點私心沒有.她還記得有次自己跟他想去跳海,他讓自己在過不下去的時候去找他,,他永遠不會放棄她.

"先問問你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歡他?"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為什麼不想知道?"

"哪來那麼多為什麼?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要是什麼都能弄明白了,要你干嗎?"不過就耍賴.這是她一貫執行的方針政策.

"別鬧,既然徹底放下了他,那就該開始新的生活."

"我是放下他了,可是我現在放不下你了."西月苦笑,這句話一半真一半假,她確實是在乎土豆的.

"你之所以對我產生感是因為我在你最徘徊彷徨的時候走近了你,換句話我的行為是趁虛而入,是卑鄙可恥的,如果沒有世俗道德的約束我也會要你,要你在我身邊,實在的,我愛你."看到土豆一番長長的話,看到他他愛我,西月的心滿了.太幸福了是不是?能被他愛上是不是就是天下最美好的事?只是,土豆下面還有話,"正因為我愛你,所以才希望你幸福,而你要的幸福我給不了你."

西月也想我不在乎名分,我不在乎世俗的目光,但是她明白土豆跟致遠是相像的,他也是那種既然自己選擇了就不會推卸責任和義務的人,他不會做對不起自己家人的事,也不會讓西月委屈了自己.更何況,自己對他更多的是依賴而不是愛.

"我看的出你不討厭他,但是對于這種人,他往往只展現了他生活中好的一面給你,那些陰暗面你還沒觸及到,所以我不贊成你逃避或者是答應跟他在一起,給你和他一些時間,讓自己來判斷是不是要和他在一起."

西月知道土豆的話在理,即使自己逃了,又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呢?早晚都是要找一個人的,他或者別人都要去了解,逃?什麼意義都沒有."可是,如果我到最後覺得他不是我要的人,而他卻不肯放棄,我該怎麼辦呢?"

"你放心,我就在你身邊,什麼時候需要我出手了,我自會出手,他即使再黑白兩道都吃,我也有辦法讓他放手的."

"你就那麼自信?"

"人人都有弱點,他也不例外."——這就是他,永遠那麼貼心,那麼睿智,"我太高興了,有你在,我就覺得安心.為慶祝一下,我要喝酒了.你要不要來一杯?"

"我想."

西月笑了,"那就讓我看看你,我最近不用上班,你也在家,咱們見面吧."

"不見更好,免得到時候放不下."

"臭土豆,你不那麼理智行嗎?"

"不行,我不想愛你反而害了你."對這種人西月無計可施.

下了線,西月開始沉思土豆的話,既然自己不討厭宮輝文,宮輝文又喜歡自己,那麼就給彼此一個機會吧,只是這一來就得回他那里上班了.

打電話給老媽證實他們是想到青島定居嗎?老媽正在收拾行囊,過兩天輝文就會安排車去給他們搬家,還埋怨西月找了這麼個貼心的男朋友也不知道跟她,害的她准女婿上了門才知道.還有旭的事多虧彙文幫忙

西月趕緊把電話掛了,看來宮輝文在她爸媽身上下的功夫不少.

下午,西月打車去了宮輝文替她買的新房,准備過去收拾收拾好迎接爸媽過來.司機師傅拿著她的地址七拐八拐進了八大關——西月雖也來青島有些時日了,但是對青島的路還是頭疼,青島的路沒一條是正南八北的,你到青島問路不能問往東還是往西?你得問往上走還是往下走?司機拐了N個彎後停在一棟舊別墅前,西月的直覺就是司機帶錯路了,等她確認了門牌號後,大罵起宮輝文來,這個壞蛋到底陰了陳致遠多少錢?才能買這麼一個古董級別墅.

推開別墅的院門,是一片寬闊草坪,草坪上長著幾棵落盡葉子的老樹,樹下面有一張白色桌子,幾把白色椅子,越過這幾棵樹再往里走就是別墅了,西月看過報紙介紹,像在八大關這里的別墅大多是解放前外國鬼子建的,基本上屬于保護性建築了,怎麼可以買賣呢?——其實,西月不知道,保護性建築也就是幾座特別有代表性的建築,比如花石樓和公主樓,其余的大多都成了私有財產,所以只要有錢自然可以買賣.上了台階,掏出鑰匙開門,雖然房子的外表印滿滄桑,里面可是精裝修,西月隨便看了看,什麼東西都准備好了,甚至冰箱里都塞滿了吃的.宮輝文不愧是搞房地產的,精裝修房,真是做得了拎包即住.

樓下是客廳和一間臥室,廚房,衛生間,儲藏室,樓上除了一間客廳外設計成了臥室,客房和書房.上了三樓,推開最東面的房間是一間畫室,原來他連自己喜歡畫畫都知道,只是自己跟致遠分開後再也沒拿起畫筆.透過東牆上透明的玻璃就能看到海,一片蔚藍,幾只白帆,現在已是臘月,要不然應該能看到拍婚紗照的人吧······

窩在樓下的沙發上,西月有點不想動,屋子暖氣開的很足,暖暖的讓人想睡,可是房子太大了,一個人睡會害怕的,算了,還是等爸媽搬過來再來吧,正當西月服自己回酒店時,外面傳來了汽車停下來的聲音,會是誰?宮輝文嗎?不知怎麼了,西月特別想是他,他來了自己就不用冒著嚴寒跑到外面去打車了.沒人敲門,門是被人用鑰匙打開的,推門進來的人竟然是旭.旭看到姐姐在里面也很驚奇"姐,你不是出去旅游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誰我出去旅游了?還有,你怎麼來了,跟誰一起來的?別是宮輝文送你來到."西月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是宮輝文又把目標對准了旭?

"是姐夫告訴我你出去散心了,"看著姐姐緊張的樣子,旭笑了起來"你不會擔心我搶了姐夫吧,放心,我不是崔若蓮."

聽到旭不是宮輝文送她來的,西月松了口氣,"姐姐是擔心宮輝文會欺負你,對了,是誰送你來到,我剛才明明聽到汽車聲."

"沒人,是我自己開車來的,姐夫給了我鑰匙和地址,我就自己來了."

"你什麼時候買車了?"西月不信.才上了幾天班就買車了?

"姐,你怎麼了?"旭嗔怪著,"車不是你和姐夫送我考上警察的禮物嗎"

"停停停,你先別姐夫姐夫的叫,我聽著亂.宮輝文真的把你調到青島來了?"

旭點點頭,表示認可."你什麼見過他?"

"下午我下班時,他來找我,你出去散心旅游去了,讓我先到這里住著,等過兩天爸媽來了就把你叫回來."——是了,我那天要躲,他肯定是認定我跑了,然後他就開始把旭和爸媽找來,等過年時我不回來也得回來.可惜啊,我聽了土豆的話沒逃,嘿嘿,就讓老娘趁著你放松,跟蹤你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