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贓嫁禍 勾引
栽贓嫁禍 勾引



周日,妹妹來了,她剛參加完公務員考試,沒事就來看姐姐,"姐姐先帶你去台東吃餛飩,很好吃的,然後再去奧帆中心看看."

因為周日的原因,店里顧客不少,排隊,點餐交錢,找位置等著吃飯,餛飩確實不錯,蝦仁很多,味也夠鮮,吃飽喝足後,准備走時,西月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陳致遠.對,是他.一年沒見除了瘦了一點沒什麼變化,還是那麼乾淨,那麼低調,陳致遠也看到了西月.

"西月,是你嗎?"致遠走過來,在西月身邊站定,"西月,你好嗎?你怎麼也來青島了?"——跟陳致遠的相逢,西月想了很多次,是彼此裝作不認識擦肩而過還是抱著他痛哭?或者是狠狠的給他一拳?······只是沒想到會在一家店和他相逢,西月喉嚨像是被人扼住,有點窒息,努力控制著自己的眼淚不讓它流出來,看著眼前這個乾淨,清瘦的男人,這個差點就成了自己丈夫的男人,這個被他母親以死相逼娶了別的女人的男人,西月不知該神馬?雖然在心里演習過無數次他們的相逢,雖然想淡淡的對他"我很好,你好嗎?"但是西月開不了口.

"西月,對不起,我希望你能幸福."——幸福?我能幸福嗎?我也希望我幸福,可是我放不下啊.西月的淚終于還是沒控制住,就那麼一顆一顆流了下來,西月了解這個男人,他們在一起五年了,他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愛吃什麼,對什麼東西過敏,西月都知道,都知道,所以西月知道他們永遠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只要是他的選擇,只要他選擇了,那麼再苦再累他也會扛著,他希望西月幸福並不代表會重新回到西月身邊,即使他的母親不再逼他,他也會和現在的女人繼續在一起,因為他娶了她,就會對她負責,更何況她已經有了他的孩子.

"致遠."一個女人的聲音,是崔若蓮——她曾經的高中同學.西月和致遠畢業後回到煙台工作.西月在一家公司任會計,致遠沒找到對口的工作就進了一家外貿公司,西月家的條件不如致遠家,因為西月還有個妹妹也在上大學,所以致遠媽媽不太同意這門婚事,好在致遠服了母親.就在西月和致遠忙著看房子准備結婚的時候,遇到了崔若蓮,她們只是在高一時在一個班級學習過,高二分班後就分開了,關系不好也不壞.崔若蓮畢業後進了爸爸的建築公司,西月看的這個區就是她們建設的,崔若蓮建議西月她們買下一期的房子,可以找個關系給她們便宜一點,西月很高興,沒想到中了她的計——她建議她們買下一期房子只是想讓他們推遲時間結婚,而西月根本不知道她在打自己男朋友的主意,還問她能不能給致遠在她爸爸公司找個工作——致遠學的是建築工程專業.崔若蓮爽快的答應了,接下來就是崔若蓮使盡全身解數討好致遠媽媽,並在致遠媽媽的幫助上灌醉致遠,上了致遠的床······

"致遠,怎麼買個餛飩買這麼長時間啊?啊,這不是西月嗎?西月你也來青島了?你是來找致遠的嗎?難道是和致遠在這里約好的?"崔若蓮一副委屈的表"致遠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著就哭了起來——裝什麼裝,你不知道我來青島了嗎?不知道你能找個男人來羞辱我嗎?瞧你一副白兔的樣子淨干大灰狼的事.西月不想在致遠的面前罵人,也沒心思看她演戲,徑直穿過他們兩個想離開,就在西月經過崔若蓮身邊時,崔若蓮砰的倒在一旁的桌子上"啊!"她大叫著,"若蓮你怎麼了?"陳志遠趕緊抱起她."西月,你好狠啊,我知道你恨我奪走了致遠,可致遠也是為了媽才娶我的,你怎麼可以對致遠的孩子下狠手呢?致遠我肚子痛

"——西月徹底無語了.這招著栽贓陷害真夠狠.

"好,你忍忍我送你去醫院."

"致遠你別怪西月,他不是故意的."——西月實在是忍無可忍了"不,我是故意的.陳致遠你有種來找我算賬吧."完西月丟下他們帶妹妹離開了.

崔若蓮,你個卑鄙無恥的人,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好看."姐姐,姐,別生氣了,致遠哥不會相信她栽贓嫁禍的."

"沒事了,我不生氣,跟這種人生氣不值得,走姐姐帶你去奧帆中心."西月長舒了口氣,平複了怒氣,她想報複這個人,所以她得保持好心態,她要整她.讓她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陪妹妹看完奧帆中心,西月坐在堤壩上休息."旭,今晚上想吃什麼?"

"什麼都行,姐你想吃什麼?"妹妹很懂事,看到姐姐不開心,不知該怎麼開導,只是心疼姐姐."姐你的電話響了."看到姐姐只是出神,連電話響了也不知道,"哦",西月回過神來,拿出電話,原來是魯軍.——魯軍今晚有個朋友要過生日,希望西月能去,魯軍的理由是:別人都成雙成對的就他是單身,希望西月幫幫他.西月趕緊她妹妹來了,不能去.妹妹卻搶過電話替她答應了."姐,你應該多跟朋友玩玩,整天悶在家里什麼時候才能走出來."妹妹的心西月懂,可是······

沒想到魯軍的朋友選擇在酒吧開派對,西月皺皺眉,她不喜歡這種噪雜的地方,曖昧的燈光,重金屬音樂都是她不喜歡的,魯軍看出她的不悅,安慰道,包房里會安靜點,如果覺得不好玩,就帶她早點退場."沒想到啊,你還真是挺貼心."西月被他的細心所感動.

"給我機會,你會看到更好的我."西月明白他的意思,但裝作沒聽清混了過去.

進了包廂,他的朋友都到了,果然都是成雙成對,對西月的到來,大家給與了很多的熱,看來魯軍的人緣還不錯,招呼西月吃水果,喝飲料,讓本來沒怎麼拘束的西月倒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壽星公剛領大家喝了一杯酒,包房門就被人推開了,一個服務生進來"對不起,打擾大家了,這是宮總送給各位的果盤."

"誰送的?"壽星公顯然不認識什麼宮總.服務生並不回答,轉身離開了.西月覺得有點蹊蹺,但也不好.

不一會門又被推開了"打擾了,這是宮總送的啤酒."

"等等,誰是宮總,你是不是走錯房間了?"壽星公又問,太奇怪了,他根本不認識什麼宮總.

"沒有,是206房間."服務生禮貌的回答,並迅速離開了.

"是不是你朋友?"魯軍問.然而,沒等大家端起酒杯,門又被推開了"這是宮總送的干果."這下壽星公做不住了,"那個宮總是誰?在哪里?"

"對不起,我不方便透露",可是壽星公並不想放他走.兩個人僵持著,直到門又一次被推開了"打擾了,"又一個服務生,手里托盤里放著飲料."宮總江西月姐不方便喝酒,還是喝飲料吧."——果然是他搗鬼.西月那個氣啊,當著這麼多人,他這是干嘛?現在不是壽星公不放服務生走了,西月也拉住了服務生"他在哪里?"

"西月怎麼回事?宮總是誰"魯軍見西月抓著服務生,也站了起來.

"江姐,請跟我來,宮總正在等你."西月抓著的服務生,面帶微笑.

"對不去,各位,那個宮總是我們公司的客戶,可能是跟我開了個玩笑.魯軍,你先和朋友玩會,我去去就回."西月受不了魯軍朋友們的眼光,好像都在猜測魯軍的女朋友跟那個所謂的宮總是什麼關系,趕緊跟著服務生出了包廂,魯軍跟出來想和西月一塊去.西月攔下他,讓他在包房等她.她知道宮輝文用這種方式逼自己去找他,肯定是因為自己這幾天躲著他卻和魯軍來了酒吧.——難道他在吃醋?還是又是崔若蓮的圈套?西月想,如果是崔若蓮的圈套,她今天就豁出去了,她大肚子也好,有陳致遠保護也好,西月非狠狠揍她一頓;如果是他在吃醋,那麼自己想整崔若蓮就有幫手了,但是,宮輝文這個老狐狸肯定不會乖乖幫忙的,該怎麼辦?難道去勾引他?

隨著服務生上了樓,直到進了房間西月還是沒想到辦法,看來只好用勾引這招了?關鍵是她根本就不會.現在才恨電視劇看的少了,否則看也該看會了.包房里除了宮輝文還有一個男的,跟他年紀相仿,穿了一件黑襯衣,他的旁邊坐了一位很美豔很妖孽的女人,三個人都看向站在門口的西月.宮輝文的嘴上帶著笑,眼里也有笑,手里拿著高腳杯"江西月你打了人就想這麼溜了?還躲,能躲的了嗎?"西月還沒開口,里面那個男人先開了口"喲,你被她給打了,打在哪里?怎麼不給我瞧瞧."著就去扯宮輝文的褲子,西月看的一頭霧水,我打的是他的臉,你扯他褲子看什麼?

"滾一邊去,你往哪里看?下流."

"難道沒打老二,我還以為你想霸王硬上弓,老二被打了呢.太讓我失望了."完松了手,重重歎了口氣"月,你太讓我失望了!"

西月強忍著笑,旁邊的女人卻肆無忌憚的的笑了起來."宮哥,你平時總笑話我們阿昌,現在你也有人管了."

"過來坐."宮輝文站起來,把西月拉到沙發上"我來介紹,這位是江西月."然後指著那個黑襯衣"我兄弟阿昌,他女人娜娜.""你們好."西月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難道能阿昌你好,娜娜你好?他們可比自己大多了.

"叫我阿昌就行,"黑襯衣很和藹的跟西月打了招呼,"娜娜比你大,叫她娜娜姐吧."西月趕緊叫人"阿昌你好,娜娜姐你好."

"你好,想喝點什麼?"阿昌問.

"什麼都行."西月把頭轉向宮輝文,想問問他的目的"宮總,你怎麼知道我在下面喝酒?"

"我不是讓你改改別喝酒了嗎?"某人答非所問.

"我有數,喝不醉."

"那麼那天怎麼就喝醉了?"

西月想捏死他,還勾引他.嘿嘿,西月忽然有了主意,她故意向他身邊靠靠,給了他一個媚眼,貼在他臉上輕聲"干嘛這麼關心我?"西月的這一舉動,無疑是刺激了宮輝文,他伸手攬住西月,湊在她耳邊"我怕你喝醉了又給我一拳."

"寶貝,我那天是心不好,今天不會的."哄人,西月會,每次跟土豆聊天,西月都竭盡全力的哄著他,當然是在她心好的況下.

"今天心好?是因為樓下那個男人嗎?"

"不是,因為你."西月笑著,——臉上笑著,心里卻我想勾引你,傻瓜.

"真的?"宮輝文離開西月耳朵,認真的看著西月.西月心里發毛,難怪土豆要讓我離他遠點,我這不是送羊往虎口嗎?別到時候仇沒報,反而把自己打進去.還是撤吧,回去找土豆商量對策.

"假的."西月拔開宮輝文攬住自己的手,"你們慢慢喝,我有朋友在下面,先告辭了."著站起來,要走.宮輝文自然不會讓她這麼走了."少喝酒,如果讓我知道你喝醉了,我就"宮輝文湊近西月把剩下的話輕輕送進她的耳中"吃了你."西月嚇了一跳,臉的要命.匆匆跟他們道別,下了樓.

酒自然是不敢多喝,並不是因為某人的威脅,而是不願給魯軍丟臉.魯軍很滿意西月今晚的表現,雖然剛開始出了點插曲.借口妹妹一個人在家不放心,西月跟魯軍的朋友告辭."謝謝你今晚陪我來."回去的時候魯軍堅持要送西月.

"不,應該謝謝你,我在青島沒有朋友,謝謝你把我當朋友."

"西月,以後有我你就不會孤單了.人有時候該往前走走······"魯軍的話和妹妹如出一轍,是啊,既然無法改變事實,就應該試著讓自己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