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約會,偶遇他*(上)
再次約會,偶遇他*(上)



西月到了心語咖啡店,服務生熟練的把西月帶領到她常坐的位子,"我是不是給你們帶來了豐厚的利潤和收入?""姐姐你真幽默,不過,姐姐看見好的要自己把握啊."看看,連服務生都知道西月又來相親了.

不過這次西月又要讓服務生弟弟失望了,今晚的男生是單眼皮,可是他的單眼皮里充滿了狡詐和市儈,西月不喜歡.聊了幾句單眼皮男生接了個電話找借口離開了,西月立馬就來精神了,——哈哈,這下回家痛快喝酒吧,人家沒相中我,

明天遲到就:好不容易看中個合適的,可惜他好像對我不來電.受到打擊了,所以多喝了點.西月幾乎是哼著歌離開的,把那個可愛的服務生弟弟看的目瞪口呆.

家里酒不多了,西月進了一個超市買了一提啤酒,以後還是喝白酒,拿著也輕松.正當西月躊躇時,"話不算話,不是下次喝酒的時候叫上我嗎?"西月驚奇的抬起頭,是魯軍.

"是世界真?還是相親的人太多了?竟然連門口超市的老板都被我相了!"西月苦笑."我猜你的超市沒蛤蜊吧?所以沒叫你."

"想吃蛤蜊,我去旁邊的飯店叫一盤.你先回去,我一會連啤酒加蛤蜊都給你送家去."魯軍抓住西月掏錢包的手"今天我請."

西月同意了,她實在是太寂寞了,也想找個人聊聊.回到家,換了鞋,上網,"開門土豆來了"竟在,真是驚喜."寶貝,等我嗎?"趕緊去了一個信息.

"不等你等誰?我的QQ好友只你一個."

"今晚怎麼得空了?想我了嗎?"

"有點想,你怎麼才上,我都要下了."

"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正想有空發封郵件向你彙報來."

"相親了?"

"聰明.不過那個人沒看中我,找借口逃了,哈哈,真高興."

"你啊,什麼時候能正經點?"

"你就這麼盼望我結婚嗎?我有男人了還能找你嗎?"

"找不找我,我無所謂."土豆很快給了回複."但是我希望你能幸福,我希望你的身邊有一個愛你的人陪著,我不希望你在夜里獨自喝酒."

看到土豆無所謂,西月的心莫名的疼了起來,但是土豆後來發過來的這段話,又讓西月想掉淚,不是傷心,不是感動,是欣慰,有這麼個人關心自己,開導自己,抓著自己不讓自己往下墮落,能不欣慰嗎?只是,土豆太理智,他不肯給自己一點機會,他們交往這麼長時間他只字不提他的工作(除了第一次,他無意透露的一點.)不提他的生活,西月除了他的QQ號和郵箱其余的什麼都不知道.西月軟磨硬泡好幾次想要他的手機號碼,他只是工作太忙,即使打電話也可能沒時間聽,更何況有時候手機還在秘書手里.他還,不讓西月知道過多是在保護她,終有一天西月會有自己的生活,他也就到了退場的時候了.

"猜猜,我今天跟誰吃飯了?"

"相親對象."

"錯了,我跟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吃飯了

"西月絮絮叨叨的把今天發生的事一一跟土豆了.土豆好久沒回信.西月也習慣了,他事多,晚上經常也有人找他.

等了會,魯軍到了.經過了被相親對象的否決和土豆的聊天,西月現在的心已經好了,其實喝不喝酒也無所謂了,但是魯軍來了,就不能不喝——大學時的西月是不喝酒的,她可憐借酒消愁的人,李白不是了嗎"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遇到困難不去積極解決,喝酒能喝到水到渠成嗎?沒想到自己竟然也墮落到借酒消愁的地步,而且,最近酒量還見長,以前喝一瓶就醉,現在喝五瓶六瓶沒問題.

"辣蛤蜊,嗆土豆絲,琵琶蝦,老醋蟄頭"魯軍不一會功夫竟然弄了四個菜.西月找了兩個杯子就在客廳茶幾上和魯軍喝了起來.

"魯軍,你在哪個飯店叫的,真好吃,下次我也去叫."西月晚飯沒心思吃,現在有點餓了,大筷子筷子的吃著,酒也顧不得喝了.

"不告訴你,誰讓你歧視我."

"我怎麼歧視你了"西月停下筷子,莫名其妙.

"你嫌我是雙眼皮難道不是歧視嗎?"

"哈哈,你明明知道我不是為了這個.只是個借口而已."西月無奈,這子怎麼這麼心眼.

"下次想吃時給我打電話.我給你送."

送走魯軍已經半夜了,西月關電腦時,看見了土豆的留:離他遠點,他這種人不是你該接近的,感游戲你玩不起,你也駕馭不了他,所以離他遠點.我要出去學習三個月,有事給我寫信.——感游戲?他只不過和自己吃了頓飯,談什麼感!西月不管,關機,睡覺.

終于,遲到了沒挨罵,西月很開心,以後相親還是失敗撈的實惠多啊,某人沒心沒肺的想."老大找你"露絲給正高興的西月潑了一瓢涼水.

"他沒怎麼樣你吧?"老大還是關心她的.

"沒"

"他跟你什麼來?"

"也沒什麼,就聊天了."

"聊什麼了?"老大不舍棄,追根問底.

"聊什麼了?聊相親,聊茶葉"西月也沒敢跟老大她半途溜了.不過昨天跟他聊什麼了,怎麼都忘了.只記得好像挺愉悅的.

幾天後,宮總的秘書到了,找到老大他們已經查證確有其事,但是宮總了這批訂單時間緊就不搞招標了,已經先從一家外國品牌訂貨了,希望下次能有機會合作.——後來西月才知道,宮狐狸把消息放出去,讓市場上的競爭者知道A,B品牌出局了,在國外那家公司上門推銷時,趁機壓價以國內品牌的價格拿到外國品牌的貨(因為他已經知道了兩家品牌的底價).

送走宮總的秘書後,老大在辦公室發了一通好的火,他不明白既然事已經調查清楚了,于于理都應該和他簽約,怎麼就便宜那家國外品牌了.火發完了也解氣了,不管怎麼樣對手也沒拿到合約不是.秘書不是了,希望下次和我們合作.

西月下班時被在門口的秘書攔下宮總讓她兌現承諾.西月也沒事,就跟秘書來到莊園,辦公室里宮總正在看文件,看到西月來了,高興的笑了笑"怎麼樣,親相的怎麼樣?"

"挺好的."西月答,真的挺好.

"這麼你們都看好對方了?"宮總的目光閃過一絲不悅,眨眼又被莫然代替.

"沒,他中途找借口遛了."西月很誠實.

"啊,這叫很好?哈哈"聽到出,笑聲很開心,沒有虛偽的成分在里面.

"我最近幾天遲到也不會有人罵了,不好嗎?"——這什麼邏輯?聽得宮總一頭霧水"給你解釋一下,房姨是我的頂頭上司,她覺得我相親失敗了,受到打擊了,所以我借酒消愁喝的多了點,起床晚了點都是可以原諒的.明白了?"

"明白了.不過我還想知道為什麼要借酒消愁?奉命捉弄,打擊你,是為什麼?"

關你屁事,西月暗暗罵道,老娘的傷心事是用來取悅你的嗎?但是西月不敢出來."想知道?"

"想."

"沒問題等哪天我心好吧."

"好,我等著."宮輝文知道這個女孩子心里藏著秘密,他想一一揭開,哪怕是帶血的,含恨的,有他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但是,這個女孩帶著厚厚的盔甲,很難脫下來.這麼多年閱人的經驗讓他發現,越是表現的輕松自在的人心里往往藏著沉重的心思,因為不想讓自己或者別人觸及,所以表現出不屑,很隨便.就像現在的她,明明心里渴望愛,卻對相親不屑一顧,不去也不敢相信愛."今晚想吃什麼?"

桌上電話響起了起來打斷了西月的思考,宮總接起電話:"知道了,讓他們進來吧."現在是下班時間,有人找他肯定是有要事了,西月趕緊起身告辭"宮總,你有事咱們下次再約吧,我先走了."

"沒事,你坐著,一個朋友介紹一家建築公司的,想到我這里干."

"宮總可真敬業,現在可是下班時間了."西月拍了一句馬屁.

"呵呵,對了,聽你口音是煙台的吧?這次來的也是一家煙台公司."

——煙台?西月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崔若蓮他們在青島開了分公司,如果是他們,那麼來的人肯定有致遠了,他是不會讓一個大肚子一個人跑來跑去的."是個女的?姓崔嗎?"是不是前世的孽緣?我已經從煙台逃到青島,怎麼還會遇到呢?

"是,你認識?"宮叔看著這個嫚的臉神變幻,一時反應不過來."不認識,我去洗手間了."完,逃也似的進了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