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男上門
相親男上門



"房姨,露絲請假了嗎?"吃完早飯,西月望著對面空空的桌子問房姨.露絲陳也沒主呢,西月想,你老人家怎麼就不能關心關心她呢.

"她的事你別管了."房姨語重心長的叮嚀了一句."你可千萬別跟她學啊."

"學什麼?"

"叫你別管你就別管了,哪那麼多問題."房姨不悅.西月忙答應,好好好,不問了.真是更年期,我都不知道她干什麼去了怎麼學?

不一會財務室就聚了一幫人,出納不在,西月把帳結了他們拿不到錢只有等著,有人要了露絲的電話,開始給她打電話,西月就奇了怪了憑什麼自己晚來一點房姨就大呼叫,露絲一直不來她卻無動于衷.

十點多露絲才來,看到一屋子的人,就往外趕:"都出去來,在門口等著,把單子放桌上,我開好支票會叫你們的."西月還真是佩服這個嫚,來晚了還敢這麼放肆,也不怕被老大給咔嚓了.

還有人沒出去,是銷售部的副經理,手里拿著發票過來拿錢,露絲根本就不點著他,就讓他那麼杵在那里."美女,這單子老大都批了,你趕快付了吧."露絲拿過發票果然有老大的簽字,癟癟嘴"現金支票沒了,就有轉賬的."

"付現金吧."

"哪來這麼多現金,我剛來,還沒去銀行呢."

西月太佩服露絲了,銷售部是西月不敢惹的,他們的老大是公司的元老級人物,平時根本就看不到他出現在公司,基本上有事都是副理出面,但是副理也是用鼻子看人的主,不是報銷根本就不睬著財務部的人,看到露絲這麼對待他,西月莫名心里就爽.

"可是轉賬支票得三天後才能到賬,"副理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我現在很急,要不你去趟銀行吧."

"今天就轉賬支票,不要拉倒,門口這麼多人等著呢,就為了你跑趟銀行?"——牛啊,好樣的露絲.不過,今天房姨怎麼一聲不吭啊,平時結賬晚幾天就被她嘟囔的不行,今天露絲這麼囂張她怎麼不出面壓制了.露絲開好支票扔到桌上不再理會副理.看著副理臉黑的像要下雷雨,西月趕緊聲拍了把露絲的馬屁"露絲啊,好樣的,讓他平時不點著我們."

"西月,你到後勤辦公室去領幾只筆,筆都哪去了?要用的時候什麼都找不到."沒辦法西月只好去後勤,或許是房姨當著自己的面不好意思批評露絲吧,西月給房姨把自己支出去找了個理由.

中午吃飯時,房姨拉著自己往外走,"叫著露絲吧,"西月不知道房姨為什麼不叫著露絲.房姨狠狠地白了她一眼西月立馬就老實了.領導不敢得罪啊.

吃過飯,房姨才告訴西月:露絲是老大的女人.西月抓狂了:房姨啊,門口就有唐僧肉你干嘛不介紹給我呢?歐陽夏林多陽剛,多多金啊.你就是偏心,偏袒露絲……

歐陽夏林有妻子了,房姨淡淡的.

"啊,三."西月暗暗叫聲好,"往下有好戲看了.就看老大的正室怎麼來收拾狐狸精了,哈哈,最好來拉攏腐蝕我,讓我給她看著狐狸精,最好送我點金銀首飾之類的值錢的東東,當然請我吃點好的,喝頓爽的,也是不錯的."江西月正幻想著,房姨狠狠給了她一巴掌"別惹她知道嗎,人得志,這麼個好孩子被她勾引了."——那個房姨也是開國元勳之一,換句話,就是看著夏林長大的,看到夏林被勾引,心里自然好過不到哪里,但是人家畢竟是老油子了,雖看不慣但是不會表現出來的,只是對她敬而遠之.

露絲下午還是去了銀行,是老大親自送她去的,看著副理心滿意足的拿著現金支票著走出去,露絲臉拉的老長,老大忙哄了句"乖,這次競標對我們很重要,知道委屈你了,晚上請你吃飯."——對面桌的西月牙都要酸掉了,恐怕今晚吃拌黃瓜不用加醋了.

但是,老大這話的倒是真的,西月公司是一個著名空調品牌的代理商,現在的客戶群不僅是商場和專賣店,因為房地產業的飛速發展,精裝修房的出現,公司的目標已經鎖定這些房地產開發商,競標空調供給.最近青山新開了幾十個樓座,大部分是精裝修房,想想得需要多少空調啊?聽這只是第一期,往後還會有二期,三期.難怪老大這麼上心啦.

下班後,西月順道買了啤酒,晚上的時間太難捱了,來青島快半年了,除了房東,和公司同事外她就沒熟人,沒人聊天就只能上網聊天,可是西月不敢讓煙台的朋友知道她的近況,所以上網也是等"開門土豆來了".他不上線,西月就喝酒,喝的困了就睡覺.

開了電腦,他不在,西月苦笑,是不是太依賴他了,別到時候搞出網戀就遭了.正當西月蹉跎之際門鈴響了,西月先是愣了一下,這個月的房租交了啊,房東干嘛又來了,要漲錢嗎?報紙上雖房價又漲了,可我簽的是一年合同啊.所以西月就假裝自己沒在,繼續喝酒,瀏覽網頁.門鈴頑固的響著,好像知道人在呢,西月爬起來開門,實在是不敢不開,她怕再不開明天就該給門鈴換新電池了,也怕鄰居過來直接把門踹開.

"來了,來了,別按了."開了門,啊,怎麼是他?就是昨天那個個子高高,眼睛挺大的超市老板."你好,"門外的人拎著一袋水果,看著西月"給你打電話打不通,只好找到介紹人要你家的地址,其實我們住的還挺近的."——能打通電話就怪了,西月總是把相親對象在第一時間給拉進黑名單里.只是他來干嘛?不是不對付了嗎.

"那個,我的電話壞了,一陣好一陣不好.你來有什麼事嗎?"西月心翼翼的問.

"沒事,聽介紹人你家人喜歡單眼皮,所以不想跟我繼續交往了?"伙子郁悶啊,沒聽這章書啊.

什麼單眼皮雙眼皮,不過是借口而已,西月能想出來的借口也就這個檔次了,要不也不會讓人在婚前給橫刀奪愛了."你在喝酒啊,下次喝酒跟我一聲,我就不拿水果了,給你端盤蛤蜊."——青島人,正宗的.

西月不話,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跟他."不請我進去坐坐嗎?",伙子笑著,很陽光."請進吧."西月讓開,讓伙子進來.

"一個人住嗎?"伙子進來後打量著這個兩室一廳的房子.收拾的很乾淨,整潔.除了地上的酒瓶,"還有一個人."西月老老實實的回答,但是沒告訴他,她的合租伙伴出差了,估計一時半會回不來.

西月給伙子倒了杯水,請他坐下,然後腦海中百度他的姓名,好像叫魯什麼,魯什麼呢?算了,管他呢,反正知道他姓魯就足夠了"魯先生,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伙子露出兩顆虎牙,無聲的笑著"你就這麼不待見我嗎?一會功夫問我兩遍來干什麼?"西月暗暗回答,可不是嗎,我就是不待見你."我的雙眼皮是天生的,不是整容整出來的,所以我不是故意惹你討厭的."

"哈哈,"西月被他的詼諧逗笑了.

"實話我今天來還真是有事呢,"看到西月笑了,伙子又露了露虎牙,"我頭一次相親,就被你用這個理由給拒絕了,很不甘心,所以能告訴我為什麼不喜歡我嗎?"當魯軍從介紹人嘴里聽到因為他是雙眼皮所以女方不答應繼續交往時都石化了,他太好奇了,太震驚了,太搞笑了.當下先笑的肚子痛,接著就給江西月打電話,但是電話打不通,他軟磨硬泡終于弄到她家地址,立馬趕過來了.想親自問問她是怎麼想出這麼搞笑的理由.其實,他並不是困難戶,家庭條件康,人長的也不錯,只是不想太早結婚,想玩幾年再.他家人見他都快三十了還沒女朋友硬讓他去相親的,看到江西月時覺得嫚長的還行,也很穩重就有點喜歡,想交往試試,誰知介紹人卻跟他女方不同意,而且不同意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他是雙眼皮,這可把他頑皮的心思勾起來了.上門找她,發現她竟然一個人在喝酒,有趣,有趣啊.

也許是喝了點酒,也許是想快點把他打發了,"想知道,沒問題,我也知道我給出的借口確實夠牽強,但是我實話你不可以生氣."西月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喝下去"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是啊,他不是."很抱歉啊."

"沒關系,為了安慰我幼純潔的心靈,你是不是該跟我你喜歡什麼類型的?"魯軍看著西月,他隱隱覺得西月應該有喜歡的人,她去相親可能是想找個跟那個她喜歡的人相像的人吧.

西月又喝了一杯,不去管坐在沙發上的魯軍,依偎在茶幾邊坐下,慢慢的喝著酒,她喜歡的類型?她喜歡那個穿著白T恤牛仔褲永遠都乾淨的男孩子,她喜歡他剪著跟帥一樣發型,笑起來嘴角上揚的樣子,她喜歡伏在他後背上聽著他的心跳,她喜歡一邊和他散步一邊聽他話,她喜歡……

"對不起,"魯軍看著眼前的女孩眼淚一滴一滴的從眼眶中滲出來,"別哭了."不知該怎麼安慰這個女孩,"要不我給你唱首歌吧,我唱歌很好聽的."魯軍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竟惹哭了人家.

"好,唱完就陪我喝酒吧."西月拭去淚水,微微一笑,好像剛才哭泣的人不是自己.

魯軍看他笑了,舒了口氣,"想聽什麼?"

"《慢慢慢慢》."

"美女,這首歌很難唱的."看來自己猜測是對的,她放不下那個人.

"……半夜突然醒過來,于是再也睡不著,天空把窗簾漸漸染白了,讓我想起他了,已不記得有多久,不再傻傻坐到天亮了.我在慢慢把他忘掉,我在慢慢開始變好,我已不在愛恨里久久纏繞,我要學著做我自己的主角,我在慢慢把他忘掉,我在慢慢開始變好,也許有一天他老的動不了,抬頭看滿天星空啊,是我的微笑,聽他過的很好,自從我放棄不再打擾……"

唱不下去了,剛才微笑的女人眼里又開始往外滲眼淚,今天來這里多半是因為好玩,沒想到卻讓她淚流滿面,魯軍心里有點愧疚,都怪自己,人家都拒絕自己了,自己來干嘛.看到魯軍不唱了,西月開了一瓶啤酒遞給他,魯軍看著地上已經有了三個空酒瓶了,"喝完這瓶就別喝了,以後想喝酒給我打電話,別忘了我們家賣啤酒."

"好,下次你來記得帶著蛤蜊."西月又笑了,看來有點神經病潛質.

"這麼,你的電話打不通不是電話壞了,是根本不想讓我打通,是吧?"

"哈哈."

兩個人不再話,只是喝酒,西月再想開的時候,被魯軍攔住了,"別喝了,我該走了,你也早點睡吧."

西月點點頭,接受他的提議"看來青島哥也有好的."魯軍聽著她莫名其妙的話,不明白."在青島頭一次相親,一個青島哥我太胖了,給我一腳能從棧橋滾到五四廣場."

"撲哧"魯軍忍不住,他真是有點喜歡這個嫚了,怎麼能把別人貶低她的話這麼輕松的出來.

送走魯軍,西月繼續坐在地上喝酒,酒是好東西啊,聽能讓人忘記往事,可是能忘記嗎?那個乾淨,靦腆的男人怎麼就成了別人的東床?是自己做錯什麼了嗎?西月又記起剛認識他的時候,大一畫展上致遠站在她的畫前一動不動的看著,她收畫時,他跟自己的答話她還記著"這幅畫是你畫的?"

"是啊."

"畫的真好."

"謝謝."

"我可以拍張照嗎?我很喜歡這幅畫,想讓它給我當手機屏幕."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