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相親繼續
1.相親繼續



心語咖啡店,西月坐在一個偏角落的座位上,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和對面的男人聊天,這樣的聊天基本上每半個月一次,不是西月特別偏愛跟男童鞋邊喝咖啡邊聊天,而是,可愛的房姨基本上半個月就能給她物色一個相親的對象.為了不讓她受到傷害的心靈落下陰影,也為了老媽的願望——早點在青島安個家,西月只好每半個月出來跟人相次親.

跟對面這個開超市的老板揮手告別後,西月上了車,趕緊回家上網跟"開門土豆來了"報告這次相親的結果.

開門,開電源,開啤酒.換完衣服後一罐啤酒基本沒了,網絡也連接上了.提前就跟"開門土豆來了"了今天要相親,他會在九點上線聽她的相親結果,果然,人在."親愛的,我回來了."

"又來了,你能不能別這麼稱呼我.怎麼樣,今天的人合你口味嗎?"

"不錯,個子高高的,濃眉大眼."

"嗯.上次不是那個個子不高,眼睛不大的伙子不錯嗎?怎麼這次的個子高高,眼睛大的又不錯了?"

"你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譏,我現在只要看個男的就順眼."西月打著哈哈.

"原來還以為有戲,沒想到你又去應付了."電腦對面的男人看透了西月的伎倆"你就不能認真點嗎,相親也不能只看外表,見一次能知道人好壞嗎?覺得差不多就再接觸接觸."

"多接觸就有用嗎,我和他一起五年了,不是還是失去了他!"西月又開了一罐啤酒,接著喝起來.

"別一竿子打落一船人.你這麼做就是想告訴他你要獨身嗎?"

"錯,我現在是相信一見鍾,或者我是在等天上掉餡餅,比如,哪天刮龍卷風直接把你刮過來."西月打著字,喝著酒,調侃著"開門土豆來了"挺舒服.

"又來了,又來了,你啊,我還有事,我先下了.別喝酒啊."隨後他的圖像就變成灰的,西月問候了他祖宗幾句.隨即也下了線.但是西月嘴角還是上揚的——雖然這個男人從沒他是干神馬的,沒他結婚了沒.但是西月知道他可能是某個政府部門的負責人,肯定也結婚了.

那天,西月從沉醉中醒來,已是晚上十二點了.為了明天能正常上班,酒是不能喝了,只好上網打發時間,在一個論壇上遇到了網名叫"開門土豆來了"的他,西月找他搭訕,聊了幾句他就看出西月正在不開心,西月坦率的承認了自己剛剛酒醒——借酒消愁來著,或許是因為他也喜歡喝酒,兩人聊完後他問西月要了郵箱.西月要給他QQ號,他他沒有QQ.他的職業是不方便用QQ的,西月追問什麼職業不能用QQ聊天,現在即使是殺人的,販毒的都在用QQ聯絡.他只是淡淡的了句:你看哪個單位一把手的電腦桌面上有QQ?雖然以後沒過類似的話,但西月能推斷出他的職業,不過既然人家不喜歡,西月也沒心思考究.第二天他的郵件就來了,給西月發了一首他最喜歡的歌,西月從來沒聽過,歌詞卻讓西月莫名感到一股正能量,給西月的人生注入了一股堅韌的力量.

誰識字憂患起

偏偏是世代書香人家

博古通今以明志

淡泊甯靜自高雅

滿屋的經史哲論

一張口家國天下

指點江山五千年

激揚文字論華夏

並非采菊東籬下

不過是尋常百姓人家

燕子飛過屋簷下

炊煙嫋嫋映丹霞

少不了家長里短

不盡酸甜苦辣

心中明月清風

坐看風云變化

以後就成了好友,每當西月心不好時,就會給他去個郵件,白天的時候兩個人就用郵件溝通,晚上回家他可以用QQ和西月聊天,(西月給他申請了一個QQ號,他在家里的電腦上用)在西月經曆的那些沉淪黑暗的日子,若沒有他,幾個西月也倒下了.只是最近這個土豆好像很忙,總是聊幾句就下線,發郵件也是很久才回,西月也不敢太擠兌他,怕他哪天不高興就再也不上線了,所以,西月也約束著自己,不敢太放肆,但是能揩油是使勁揩,譬如喊他親愛的,暗示他自己喜歡的人是他之類的——不是官員喜歡包養二奶嗎?他怎麼就不動心呢.西月郁悶啊.可也就是郁悶而已,讓她給別人當二奶,老爹不殺她,自己也得把自己鄙視死.

洗洗睡吧,喝完最後的幾罐啤酒,西月上了床,順便准備准備台詞應付明天房姨的問話.想起房姨,西月就苦笑,房姨是公司的資深元老,是財務部經理,西月應聘進來的第六個星期給西月介紹了一個男朋友,是她朋友家的孩子,家世好,長得帥,工作好······總之是個白馬級別的.西月當時就納悶,這麼好的條件怎麼還走相親的路子,後來證實,果不其然是個圈套——崔若蓮的圈套,她先找到房姨套近乎,她表弟想找一個干會計的,乖巧一點,話少一點,不用太漂亮,最好家是外地的,家里女姊妹兩個的女孩當女朋友,請房姨給幫忙物色一下,這些條件明擺著就是房姨單位新來的會計江西月,房姨是老熱心的人,特別對這些外地來的女娃子.馬上就安排相親,西月剛從失戀中走出來,也想往前走一步,就隨房姨去了.去了看到男方,果真是個優良品種,只是品德惡劣,當著房姨"房姨,你怎麼給我介紹這麼一個恐龍級別的丑女,你長的丑點有個好身材也就罷了,胖的跟個皮球似的,給她一腳能從棧橋滾到五四廣場.站起來跟躺下高矮差不多,找腰在哪里?得往脖子上看.拜托恐龍妹以後別出門了,免得讓門口的吃攤都停業······"——西月當時臉的就像是大媽扭秧歌用的段子,鮮鮮的,窘得想在大理石地面上找裂條縫想鑽下去.還沒完呢,帥哥接著:"對不起,房姨,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我甯肯這輩子單身,也不會和她在一起,太可怕了,這種外來妹怎麼敢出門跟人相親呢?"然後逃也似的走了.西月就石化在那里,一句話也不出來,心中剛剛結疤的傷口被撕裂了,獻血噴湧而出,房姨趕忙拉西月離開."西月,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這個伙子嘴這麼毒,阿姨被他姐姐騙了,他姐姐他是個懂禮貌有修養的人,看來他姐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喲,阿姨怎麼這麼呢.我覺得我表弟的話沒錯啊.我倒是覺得像我表弟這麼有修養的人都不能容忍這種貨色,她這輩子可能這是嫁不出去了.還妄想嫁個比我好的,做夢去吧."話的正是崔若蓮,她挺著懷孕幾個月的大肚子,從一旁的椅子上站起來"江西月,就憑你也想找一個比致遠更好的男人,簡直癡心妄想.當初致遠是鬼迷心竅才看上你,你以後就死這條心吧,呵呵."——若不是她大著肚子,江西月真想把她一腳從棧橋踢到五四廣場.

"崔若蓮,別以為你能耐大,不就跟勾引了別人的老公嗎,有什麼可張狂的,放心,像陳致遠這種朝三暮四的人我才不稀罕呢,也就你才會揀我甩過的男人,你就把你的狗眼給我擦亮了,看我怎麼找個比陳致遠強的人."不能揍她不代表不能罵她.

"哼,想的挺美,我就拭目以待.不過,我看你連勾引人的資格都不夠!"崔若蓮也不是吃素的,她能安排出相親來打擊西月,估計以後也不會讓她好過."忘了告訴你了,我和致遠來青島開分公司了.在山東路上,有空過來喝茶."完,轉身離開.

"婊子,sab"西月罵了一句.

"江啊,你認識他表姐啊,你們是不是有仇啊?"房姨目瞪口呆的看著平時默默無語的嫚破口大罵.

"哼"西月苦笑,不是有仇,是有深仇大恨,不是她,自己也不用從煙台跑到青島了.

"她搶了你男朋友嗎?"房姨不舍棄,接著刨西月的傷口.

"沒事了,房姨,我們走吧."西月不想跟房姨繼續探討自己的傷口,想離開.

"江,阿姨介紹人相親無數次,從沒遇到這種況,你要相信房姨是被欺騙的啊."房姨看著西月青著的臉,懊惱的解釋著"那個江,你放心,阿姨一定給你介紹一個比那個什麼叫致遠的男人更好的給你!"著,房姨朝江做了一個加油的pose——房姨到做到,回去後就開始發動七大姑八大姨給江找合適的人選,從此以後每隔兩個星期左右,西月就要相一次親,當然了,後來優秀的人選越來越少,房姨就改了策略,:太好的男人都太挑剔不好伺候,阿姨給你介紹個普通的,至少這樣的男人知道疼人······

酒勁上來了,睡吧,明天的事明天再.

受的打擊多了,反而比較容易入睡,這一睡就到8點,完了,完了,西月匆忙穿戴好,往外跑,現在正是上班高峰,想打車比打警車都難,終于到公司已經9點多了,好在老大都是十點後才到的,西月溜進財務室,只有房姨在,露絲陳還沒到."又遲到了."房姨沉著臉,訓著西月.

"昨夜喝的多了點."西月老實的承認,誰讓你老人家老是給我介紹對象折磨我來,我不喝酒能睡著嗎?

"怎麼樣,昨天的伙子怎麼樣?人家可給我電話了,很喜歡你啊.人家是青島本地人,家里就一個孩子······"西月硬著頭皮聽著房姨的話.等她老人唾沫噴的差不多了,才慢慢的了句"我媽媽讓我找個單眼皮男生."——"啊,你上次不是你媽要你找個雙眼皮嗎?"

"我媽了,現在流行單眼皮了."西月擺出了一副很無辜的樣子.房姨是喜歡孝順孩子的,這是西月總結的經驗.百試不爽.

"那好吧,下次你問問你媽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女婿?"房姨很是不甘,又加了句"其實模樣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心地好."

"是啊,心最重要,房姨你一定要給我找個心地好的,免得到時候悔婚."西月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可把房姨刺激的不輕.

"好孩子,別傷心了,啊,你吃飯了沒?我這里有稀飯,油條."

"沒吃,謝謝房姨."

——噓,兩個人都長籲了口氣,總算成功把話題轉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