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校慶發生的意外!
69校慶發生的意外!



"還沒到嗎?"我看著越走離禮堂越遠,而且已經偏離了學校的中心地帶,是我所沒來過的地方,心里不禁有點疑惑了起來.

"馬上就到了,看就那里了."男生轉頭對我笑笑,指著不遠處的一座廢棄的老教學樓著."你的朋友她們就在那里面."

"哦."我只能繼續跟上他的腳步,心里納悶到底牧澤野他們要我去那里做什麼,又會給我什麼樣的驚喜.

"到了!"男生終于停住了,指著虛掩著的一間教室的門看向莫子凡."進去吧,他們就在里面!"

我看了看男生,又看看那虛掩的門,抬腳慢慢的往門口走去.靠近門邊,伸手推開門,探頭看向里面.我一驚,里面根本就沒有人嘛!

"啊!"我正想回頭問那個男生倒是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背後卻被人推了一把,我絲毫沒有防備,加上腳上又穿著高跟鞋,一個踉蹌便撲到在了地上!

"對不起,你就先在這里待一會吧!"男生見莫子凡跌倒在地上,顯然有點不好意思,看著已經爬起來的莫子凡,趕緊伸手拉上門,從外面扣上了鎖!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愣了足足有好幾分鍾,這才反應過來,我這是上當了!他把我騙到這里,是想把我關起來.我走到門邊,從門縫里看向外面,那個男生在門外坐了下來.

"對不起啦,我也不想這麼做的."男生見莫子凡被關了,卻既不哭也不叫喊,很是詫異."等一會校慶結束了,我就會把你放了的!"

"你是不想我上台表演是不是?"我一邊話,一邊打量著四周.這是一個廢棄很久的上音樂課的教室,現在里面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三三兩兩被拆掉的座椅的痕跡!

"可以這麼吧."男生站起身,貼著門縫看向里面的莫子凡,"你別想著逃跑,這里門窗都已經鎖死了,你是出不去的.只要你乖乖的待著,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我不再理他,只要能從這里出去,看我不把你揍扁了!我連被人綁架都沒害怕過,我還怕你嗎?想讓我錯過表演嗎?我偏不!我一定不會讓你如意的!

牧澤野她們還在等著看我的表演呢,我怎麼能在這里被你關著!這是我第一次表演,我怎麼能讓他們失望呢?想到這里,我甩掉腳上礙事的高跟鞋,在里面轉了起來,希望能找到出去的辦法!

"咪不見了?!"牧澤野看著江墨玉,一臉的不敢相信."怎麼會不見了?"

"哎呀,我跟子晴跟雨怕咪會口渴,就買了水准備送給她,再回來!"江墨玉急急的著,"可是等我們回到化妝室的時候,咪卻已經不在了!"

"找了沒有?"秦楓冷靜反而分析著,"是不是去廁所了?"

"我們都找過了!"蔡子晴搖搖頭,"我們就是到處都找過了,所以才咪不見了嘛!"

"我問的化妝室其他等著演出的同學,她們咪是被一個男生叫走了!是不是你們啊?"趙雨看向滕淺蒼,"是不是你啊?"

"不是我!"滕淺蒼趕緊搖頭,"我跟牧和楓一直在一起,哪里都沒去!"

"那咪是被誰叫走了?"江墨玉急得團團轉,"再過兩個節目,就是咪的表演了!她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嘛!"


"打電話了嗎?"

"她根本就沒拿電話,就是連琴盒都放在化妝室的台子上的!"

"那咪去了哪里呢?"

"就是嘛!急死人了!"

"別急!"秦楓穩住眾人,仔細的分析著."你們咪會不會是因為緊張,害怕,自己躲起來了?"

"這倒也有可能!"江墨玉想了想,她跟莫子凡同學了三年,莫子凡的確沒有參加過任何表演類的活動!

"絕對不可能!"牧澤野掃了幾人一眼,"咪這次是不可能自己躲起來的!"

"你怎麼那麼確定?"江墨玉既然一致看向牧澤野,"咪一直膽,害羞,這我們都是知道的!"

"反正這次就是不可能!"牧澤野堅定的看著眾人,"現在不是這個的時候,我們還是到學校里四處去找找吧!"

"樹林!"一直不吭聲的滕淺蒼喊了起來,"咪如果要躲起來的話,肯定是去樹林了!"

"嗯!"秦楓點點頭,"你們三個在後台等咪,如果她回來了,立即給我們打電話,知道嗎?"

"嗯,知道了,你們快去吧!"江墨玉三人趕緊點頭,等牧澤野她們跑出了禮堂門口,趕緊往後台的化妝室跑去.

咣當一聲!原本在外面坐著的男生嚇得從地上跳了起來,順著聲音看去,剛好看到把窗戶的玻璃砸碎,正准備往外跳的莫子凡!

"你別動啊!"男生嚇得驚叫一聲,趕緊往窗戶那邊跑,"玻璃會把你割傷的,你別犯傻啊!那麼高跳下來,褪會摔斷的!"

"不想讓我跳,就趕緊把門打開."我拿著手里的木棍,使勁敲著窗戶上的玻璃,希望把洞敲大點,好夠我爬上去.

"我不會打開的!"男生站在窗下,急得冷汗直冒."你別紮著自己了,都是碎玻璃!"

我懶得再理他,知道他是不會開門的了.便扔掉手里的木棍,踮起腳,把腿伸到了窗台上,雙手按住窗台,一用力,便爬上了窗台.不上來還真不知道,原來這老教室的窗戶修的還真夠高的!

"你別動,我這就給你開門還不行嗎?"男生就莫子凡真的不顧一切的爬上了窗台,嚇得面如土色,雙手直搖!

我看都不看他一眼,他的話我要是再相信,我不就真的是笨蛋了!我看了看地面,測好距離,感覺不會跌在水泥地上之後,眼睛一閉,便用力的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