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忙碌的日子!
67忙碌的日子!



校慶就在下下個星期六,地點是校大禮堂.為了這個校慶,整個學校都忙碌了起來.而我也在沒日沒夜的練著要出演的曲目,就連江墨玉三人都好幾天沒看到了!

我收拾好書包,拎上琴盒,准備到牧澤野的班級去等他一起回家.他跟滕淺蒼和秦楓一起表演一個節目,一個搞笑的品.因為牧澤野晚上還要去打工,所以只能在放學的時候,在教室練半個時.而我為了等他們一起回家,也就在學校里先練習半個時.

"滕淺蒼,你不要老是笑,要嚴肅點啦."剛走到A1班的門外,就聽到了滕淺蒼的笑聲和一個很清脆的女聲.

"我沒想笑啦,可是實在是太搞笑了嘛!"滕淺蒼努力的忍住笑,"誰讓你的台詞寫的這麼搞笑呢?"

"你這樣是不行的!"陳夢嬌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牧澤野身邊,扯著他的衣,"牧,你看他!"

"蒼,你就不能認真點嗎?"牧澤野無奈的歎口氣,"還有三天就要表演了,你卻總是笑場,怎麼練習啊?"

"知道啦!"滕淺蒼撇撇嘴,瞪了陳夢嬌一眼."我保證不笑了,還不行嗎?"

"好了,好了.我們繼續吧!"秦楓適時的出聲緩和氣氛,苡抬頭,卻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莫子凡."咪?"

"咪,你來啦!"滕淺蒼看到站在門口的莫子凡,飛快的跑了過了."你來看我們聯系嗎?我老是想笑怎麼辦啊?"

"咪?"見莫子凡不話x淺蒼伸手扯扯她的子,"你怎麼啦?"

我使勁捏緊手里的琴盒,直到指甲**肉里的疼痛,才讓我的心里平靜了一點.抬頭看向滕淺蒼,對著他笑笑."我沒事啊!"

"哦."滕淺蒼隨即便忘掉莫子凡的怪異,拉著她的手,往教室里的位子上帶."你做在這里,看我表演好了!再有20分鍾,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嗯."我點點頭,對著看著我的秦楓笑笑."你們趕緊表演吧!"

"好了,好了,開始吧!"秦楓站起身,走到講台面前.在路過牧澤野身邊時,他突然明白,莫子凡為什麼呆愣在門口了!

"牧,別發呆,抓緊時間."秦楓很隨意的拉住牧澤野的胳膊,把他往講台上拖去.順便還回頭,若有所思的看了站在原地的陳夢嬌一眼.

"你是牧他們的朋友嗎?"陳夢嬌走到莫子凡的旁邊坐了下來,一臉的友好笑容.

"嗯."我點點頭,別過臉看向講台邊的牧澤野三人.這個女生我認識,她就是江墨玉叫我心的那個陳夢嬌!現在我多少有點明白,為什麼江墨玉她們會,讓我心點,這個女生會把牧澤野搶走的話了!

"哦,你好,我叫陳夢嬌."陳夢嬌把手伸到莫子凡的眼前,無害的一笑,"我也是牧的朋友,很高興認識你!"

"哦."我轉回頭看向她,一臉甜美的笑容,很無害的樣子."我叫莫子凡."


"呵呵,我們看他們的表演吧."陳夢嬌覺得有點吃癟,這個莫子凡她當然知道,她甚至連她的身份背景都找人調查的一清二楚.不為別的,她就是想知道把她打敗,奪得校花頭銜的女生,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厲害的角色!不過現在看來,除了家里的錢比她家稍微多了那麼一點之外,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想到這點,陳夢嬌又覺得不服氣了!她甯願把自己打敗的是一個比自己漂亮,學習成績比自己好的女生!那樣她也不會覺得挫敗,她會輸的心服口服!可是卻被這個一無是處,門門功課都當掉的笨蛋打敗了,她心里這氣是怎麼也消不了!所以她要反擊,她一定會讓她在全校同學面前顏面無存,在聖德沒有立足之地的!

"咪,走啦!"牧澤野拿起嗎子凡放在課桌上的琴盒,叫著一直在發呆的莫子凡.怎麼搞得,一來就坐著沒動過,是哪里不舒服了嗎?

"哦."我站起來,把書包甩在肩膀上.跟在牧澤野身後往教室外走去.

"咪,你覺得我演的怎麼樣?"滕淺蒼興奮的拉著莫子凡的胳膊,一臉的期待.

"很好啊!"我甩甩頭,甩掉腦子里的胡思亂想.對著滕淺蒼笑笑,"你只要往台上一站,不話,全校所有女生都會尖叫的啦!"

"真的嗎?"滕淺蒼開心的晃著莫子凡的胳膊,"可是為什麼她們要尖叫啊?"

"因為你是天使啊!"我伸手拍拍他的腦袋,"誰見到天使,不高興,不興奮啊!"

"哦,這樣啊!"滕淺蒼點點頭,"姐姐也我像天使呢!"

"牧,我可以去你家玩嗎?"一邊的陳夢嬌受不了的搖搖頭,對莫子凡跟滕淺蒼的對話嗤之以鼻,真是兩個白癡.追上牧澤野很自然的挽住牧澤野的胳膊,側著頭看著牧澤野,一臉的笑容.

"恐怕不行!"牧澤野微微皺眉,看了眼挽上來的陳夢嬌的手."我沒時間招呼你,我晚上還有事."

"哦."陳夢嬌失望的嘟起嘴,想了想又,"我沒今天啦,我是星期天,或者你有時間的時候,可以嗎?"

"嗯,到時候再吧!"牧澤野裝作很隨意的抽回自己的胳膊,停下腳步看向走在後面的莫子凡幾人,"咪,你不是要吃蛋撻的嗎?"

"啊?"我疑惑的看著牧澤野,我什麼時候要吃東西了?

"啊什麼,快走啦!"牧澤野沒有讓莫子凡再話的機會,上去拉住她的手,拖著她就跑."我帶咪去吃東西,你們先走吧!"

"哦,咪再見!"滕淺蒼對著她們的背影揮揮手,而秦楓只是了然的笑笑,看向一邊呆住的陳夢嬌,戲謔的笑著!

"哦,再見啦!"我聽到滕淺蒼的喊聲,回頭沖他擺擺手時,卻不經意的對上了陳夢嬌的眼睛.我心里一驚,她那樣的眼神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了——惡毒,鄙夷!可是她為什麼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呢?難道真像江墨玉她們的那樣?是因為我奪了她的校花嗎?我想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