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校慶來了!
66校慶來了! "咪?!"林靖驚喜于莫子凡會主動打電話給他,"有什麼事嗎?" "沒事!"我有點不知道怎麼出口,"那個,那個學校60年校慶.我要表演個節目,我不知道要表演什麼才好......"我越聲音越,很怕林靖會嘲笑我.我可沒忘記他可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這種問題,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的吧? "哦,這件事啊."林靖有點失望,卻又有點高興.失望的是莫子凡打電話給他,不是因為想他.高興的是,莫子凡在需要人幫忙的時候,還能來找他,這明莫子凡對他還是很信任的! "嗯."我聽著林靖有點失望的聲音,知道他肯定是因為我這點事都做不好,對我失望了吧? "就來個提琴獨奏怎麼樣?"林靖輕笑一聲,笑自己想的太多了,"別的同學應該沒有人也表演這個吧?" "沒有."我想了想,聲樂系的除了我之外,還有個男生是表演唱歌的. "那就提琴獨奏吧!"林靖早通過秦楓對莫子凡學校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不過要選好曲子,你有什麼拿手的嗎?" "沒有."我有點後悔以前沒有好好的學過,第一次發現,視乎莫想讓我做什麼,我一直都是跟他對著干的.他讓我學鋼琴,大家閨秀哪個不會彈鋼琴,那樣才有氣質!而我當然沒聽他的,而是非要學提琴!結果就是莫逼我,我就把每個到家里教我鋼琴的老師,都氣走了! "嗯."林靖想了想,"那就選些比較簡單,旋律比較優美的曲子吧.你可以去找老師商量,對于音樂,我也不是很懂的."林靖的是實話,他那個時候,一門心思都在專業上,哪有時間去搞藝術啊! "哦."我無奈的歎口氣,"我知道了,謝謝你." "沒事,我很高興你能打電話來問我."林靖在電話里笑了起來,"校慶那天,我可以去看你的表演嗎?" "額......"我猶豫著,不知道是答應好呢,還是拒絕,畢竟這是我第一次表演,我怕搞砸了. "我想帶媽媽一起去的,可以嗎?"林靖覺得自己有點卑鄙,又拉自己的母親做擋箭牌了. "好吧,你帶楊媽一起來好了."一聽楊媽也要來,我就不好拒絕了.光想楊媽知道我要在校慶上表演,一定會很開心的樣子,我就不好意思拒絕了.畢竟在楊媽眼里,她從來都不認為我是個沒用的孩子! "嗯,那就這樣,你抓緊時間好好練習,我就不打擾你了."林靖這次很自覺的先掛了電話,他太了解莫子凡了,他不想把她逼的太緊! "選什麼曲子呢?"掛了電話,我就在想著到底要選什麼曲子才好.提琴雖然我會拉,可是技術我卻不敢保證了.我即沒有參加過什麼等級考試,更別那些比賽了.原本莫在教我鋼琴不成,發現我對提琴感興趣,而又要找人教我時.我就當著他的面把提琴摔到了樓下! 唉,想起這些.我突然覺得自己其實,很多的時候也是很過分的!莫不喜歡我,也是很正常的吧!有幾個不聽話的孩子,父母會喜歡呢? "咪,我出去上班了."牧澤野敲敲莫子凡的門,"你自己在家,心點哦." "嗯."我從床上跳下來,走到牧澤野面前."你去吧,我會乖乖等你回來的." "嗯,我走了."牧澤野微微一笑,轉身便出了門.這是他們已經習慣了的對話方式,每天他去打工,莫子凡都在家里等他回去,然後才會睡覺.牧澤野總有個感覺,自己就像是莫子凡的老公,莫子凡澤是他的老婆.每天他上班養家,而莫子凡在家里等著自己回家!他甚至覺得如果這樣的日子,能一直繼續下去,該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可是!牧澤野苦澀的笑笑,他跟莫子凡依舊是兩個世界里的人啊!他深知莫子凡有一天還是會回到那個家里去的,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只是,牧澤野在心底希望,這一天能夠來的晚點! "就是它了!"我在翻完聲樂書後,目光落在了維尼亞夫斯基的D大調波蘭舞曲上.按林靖的法,就是旋律優美,而且還算簡單吧?! 既然決定了,我便拿出提琴決定開始練習起來.這提琴,還真結實,上次拿它砸公告欄,它都沒壞,連音質也沒受損!用江墨玉的話,這是個奇跡! 奇跡嗎?我輕輕笑了起來,既然它是奇跡,那我這個用它的主人是不是,也能發生一些奇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