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倒黴的滕淺蒼!
64倒黴的滕淺蒼!



"沒有人了,都走光了."在檢查完高一所有的女生廁所之後,江墨玉回到莫子凡的教室里,跟牧澤野.

"那我們動手吧!"牧澤野把書包跟校服上衣脫掉,挽起子,"速度點,要做的事很多呢!"

"真的要嗎?"滕淺蒼嘴角抽搐,他是死也不想進女生廁所的啦,更別去打掃了!不是怕髒什麼的,是怕被人看到啦!

"你不願意,可以先回去的!"秦楓白了他一眼,也動手脫掉上衣,擼起子,准備大干一場!

"好吧,好吧!我做,還不行嗎?"滕淺蒼一臉糾結,悻悻的脫掉衣服,挽起子.

"其實我......"我話還沒完,就被江墨玉先打斷了.

"哎呀,別了.抓緊時間吧,走啦!"江墨玉一拉站她旁邊的蔡子晴,就先往A1班的方向去了.

"我們也走吧!"趙雨扯過滕淺蒼的胳膊,拖著他就跑!

"三樓就交給我吧!"秦楓不多什麼,一溜煙就往三樓跑去.

"我們也不能輸給她們呢!"牧澤野對著莫子凡笑笑,拉著她往二樓走去!

就這樣一連幾天,牧澤野幾人都在放學後,主動留下來,幫莫子凡打掃廁所.幾個人邊打掃,邊比賽,看誰的速度快,又搞得乾淨,倒也鬧得很高興,很開心!每天打掃完,便一起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由莫子凡請客,隨便進一些吃店,路邊攤,一起吃飯.原本以為就會這麼相安無事的過一個星期的,誰知道在最後一天的時候.不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啊......"隨著一個女生的慘叫,倒黴的滕淺蒼不但跌坐在了地上,還挨了那女生一拳!在滕淺蒼暈倒之前,趙雨總算回過神來一把拉起呆坐在地上的他,把他拖出了廁所!

等那個女生帶了還沒離開學校的老師,跟同學回來的時候,廁所里當然已經沒有了滕淺蒼的身影了!

"哎呀,輕點啊!"滕淺蒼哀嚎一聲,他怎麼就那麼倒黴啊,那個女生也是,也不看看她長什麼樣子,他就是要非禮誰,也不會找她的吧?

"活該!"趙雨沒好氣的哼哼,"誰讓你看到人家女生,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人家看的!"

"我怎麼知道里面有人啊!"滕淺蒼沒好氣的瞪著其余幾個,正笑的趴在地上的損友."還笑!我的名譽就這麼的給毀了!"

"沒事啦,又沒看到什麼."趙雨又開始安慰起來,"誰讓她上廁所門都不鎖的!衣服又沒脫,都不知道她在里面干嘛!還叫的那麼淒慘,搞得好像蒼蒼把她怎麼樣了似的!"

"別叫的這麼惡心!"滕淺蒼哆嗦一下,挪挪身體,離趙雨遠了點."誰知道你們女生腦子里在想些什麼!"

"應該不會有事吧?"江墨玉可憐的看著滕淺蒼,"學校里應該沒什麼人的,不會有太多人知道的!"

"希望如此吧!"牧澤野拍拍一直不出聲,很是自責的莫子凡."沒事了,大不了就是再打掃一個星期的男廁所啦!"

"哈哈......"牧澤野的話讓原本緊張的眾人,都笑了起來.只有滕淺蒼不滿的干瞪著眼,一臉的委屈!


不過第二天,大家的美夢就破碎了!先是滕淺蒼被叫到了學生會被問話,很快滕淺蒼架不住學生會那幫人的輪番轟炸,便什麼都了出來!結果就是莫子凡一干人等,都被請進了學生會!

"都了,他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那個時候,廁所里還會有人!"牧澤野眯起眼睛,跟學生會長對視,"都那女生要怎麼賠償道歉都可以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牧,別激動!"秦楓悄悄扯扯牧澤野的衣,在他耳邊低聲."惹毛了他們,只會讓咪,跟蒼更倒黴."

"呵呵,你的我都知道.你們為了幫朋友,也是有可原,也可以理解!"李遠看著眼前拍拍站的一年級學弟,除了那個莫子凡,別的個個可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的榜樣呢!"關鍵是那個女生覺得她受到了驚嚇,以後一進廁所都會有陰影."

"直接吧,她想要干嘛."我再也忍不住了,這麼拐彎抹角的,真讓人受不了!

"她嘛,因為不想讓這件事鬧大,她怕那樣自己會在同學面前更丟臉!只希望我們學生會嚴懲你們!"李遠好像的看著莫子凡,沒想到她的人緣蠻好的嘛.好到連男生都願意幫她打掃廁所!

"那麼你們這次又想怎麼懲罰我們呢?"我不屑的撇撇嘴,"是打掃一個月的女生廁所,還是男生廁所呢?"

"都不是!"李遠笑的很陰險,故意吊著胃口,話鋒一轉."學校要辦60年的校慶,你們都知道吧?"

"嗯!"莫子凡幾人沒好氣的一起哼哼,真受不了這個啰嗦的學生會長.

"那你們就來負責這個吧!"李遠把一張表格送到莫子凡她們面前."只要你們把這件事做好了,一切都既往不咎,如何?"

"就這麼簡單?"牧澤野接過表格看了看,懷疑的看著李遠.不就是一張調查學生對學校的意見建議,各科老師的映像如何嗎!?

"嗯,就這麼簡單.你們做還是不做呢?"李遠眼里精光一閃,閃的坐他旁邊的其余學生會成員都一縮脖子.

"做!"牧澤野看了看莫子凡幾人,見她們沒有反對的,便點頭.這總比打掃苡個月廁所,或者是寫什麼檢察書,悔過書要好多了!

"很好!"李遠一彎腰,從地上抱起一摞厚厚的表格,砰的一聲放到桌面上."記住哦,一個星期內要做好哦,可千萬不要作弊哦.到時候若是被我們學生會發現了,哼哼......"

"你就死了那條心吧!"牧澤野伸手抱起那摞厚厚的表格,瞪了李遠一眼,"我們走!"

"哎呀,輕松多了!"李遠等莫子凡她們出去了,才一屁股坐下來,伸伸懶腰.總算是把那討人厭的工作給甩了出去了,那幫鬼頭被他耍得團團轉,想起來就心大好啊!

"這學生會主席可真討厭!"一出來,趙雨便咬牙切齒的詛咒道,"叫他高考腦子卡殼,連三流大學都進不去才好呢!"

"唉,這麼多,一個星期哪做的完嘛!"滕淺蒼聳拉著腦袋,"全校幾千個人,我們就是不上課,也不可能做的完嘛!"

"我有辦法!"我腦中靈光一閃,一個主意在腦子里跳了出來."快跟我來!"

"什麼辦法啦?"牧澤野幾人面面相似了一會,便跟在莫子凡身後,飛快的往校門口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