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努力,一定要努力!
59努力,一定要努力!



出了校門,我隨便上了輛出租車.當司機問我要去哪里的時候,我迷茫了!第一次發覺在這個生我養我的城市,我居然是沒有地方可以去的!除了那個讓我感覺不到一絲溫暖的家,就只身下牧澤野的家了!可是我現在卻不想讓牧澤野看到,我現在如此落魄的樣子!

"今天沒課嗎?"潘教練看著突然道來的莫子凡,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天知道他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學生,今天怎麼居然會來了!

"沒."我對著教練扯扯嘴角,彎腰鞠躬,"老師今天可以跟我切磋一次嗎?"

"啊?"潘教練驚訝的張大嘴巴,看著一臉期待的莫子凡,"可以的,可以的!"太意外了,他這個千年冰山學生居然對他笑了,而且還第一次要跟他切磋!今天外面是不是下雨了?

"那我去換衣服了."我完,便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大概是被我嚇到了吧?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這里,只是就那麼的來了.一路上我想了很多,關于從前,關于現在,關于未來!以前的那個莫子凡,我是再也不要做了!所以要告別,就從這里開始吧!

"好的,好的!"潘教練無法把眼睛從莫子凡的背影挪開,只到莫子凡的背影消失在門後,才回過神.立馬招呼還在上課的其他學生,"一會老師要跟你們的師姐切磋,你們就當是看現場直播吧!"

"噢,好哎!"學生紛紛拍手起哄,"老師,這位學姐很厲害嗎?"

"額,這個嘛……"潘教練皺起眉頭,他怎麼能跟學生,他也不知道這樣的話呢?"厲害不厲害你們一會不就知道了嗎?"

"當然是老師厲害啦!"一個女學生,"你沒見到剛剛那位師姐有多瘦嗎?你再看看我們的老師,簡直就是美女跟野獸嘛!"

"哈哈……"所有學生因為這句話,哄堂大笑了起來.都覺得這個形容真的很貼切!

"好了,趕緊都坐到自己位置上去!"潘教練臉上成豬肝色,被自己學生這麼損,真是沒面子.這幫鬼頭,他長得有那麼恐怖嗎?

"老師,我准備好了."我把手里的抱隨手扔到地上,站到教練的對面,等著他.

"好,請."潘教練整整自己的臉色,行了禮,看著莫子凡."只管攻過來吧!"

"是."我又彎腰行了禮,才沖著教練躍起,直接沖了上去.教練苡個側身躲開我的掃腿,揮臂一個橫掃,拳便往我臉上招呼過來.我只能仰臉彎腰,避開.剛避開,教練的腿已經往我的身上,居高臨下踢來!我一個翻滾,極其難看的避開,迅速的鯉魚打挺躍起.

"老師,加油!老師,加油!"

"不對,不對!學姐加油!"

"學姐加油,一定要把老師打的落花流水,滿地找牙啊!"

"哈哈……"

潘教練此時已經沒空理會那群看好戲的學生了,他心里只是驚歎,眼前這個跟他學了八年,卻正在報到不足四年的學生,伸手為什麼會這麼的好?她不是就算來了,也是應付似的,端坐在一邊,呆呆的看著,從來不參加學員之間的切磋的嗎?

"哇!師姐好厲害!好帥啊!"

"是啊,是啊!跟老師打的平手呢!"

"我學個幾年之後,是不是也有這位學姐這麼好的身手啊?"

"你在做夢!"

"啊!"


"哎呀,老師您輕點啊!"見莫子凡被教練一拳打的摔在地上,學生們擔憂的叫出了聲.心里都在想,這下莫子凡怕是爬不起來了吧?

"沒事吧?"潘教練有點懊惱的扶起摔在地上,不能動彈的莫子凡.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跟一個孩子動真格的了?

"我沒事!"我從地上爬起來,感覺整個半邊臉都火辣辣的疼,就是這種疼痛讓我沒暈過去!"老師,請繼續!"我很高興,教練沒有把我當做沒用的學生,而是跟我在認真的切磋!從剛剛他那拳的力量,我可以看的出來,他並不是在敷衍我!

"真的沒事嗎?"潘教練真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自己怎麼能那麼用來嘛!看著莫子凡那已經明顯腫起來,嘴唇也破皮出血的臉,實在是不想再繼續下去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好嗎?"

"我沒事,請繼續!"我站直身體,堅定的看向教練."請您滿足我的這個要求,因為我要證明自己!"是的!我不想再懦弱,畏縮下去了!

"好吧,來吧!"潘教練看向莫子凡,此時他眼前的這個孩子,已經不是他所熟知的那個膽懦弱的,總是讓人忽略她存在的那個女孩了!

"真不知道師姐那麼瘦的身體,怎麼能曾受得了老師的拳頭的嘛!"

"老師真是太狠了!"

"我們給師姐加油吧?"一個學生提議.

"好啊!師姐加油!"

"師姐加油!師姐加油!"

當我鼻青臉腫,渾身是傷的出現在牧澤野她們的面前時,得到的是三張嚇壞了的臉!

"哎呀,咪,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滕淺蒼圍著莫子凡團團轉,急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不會又是那個周毅吧?"

"白癡!"秦楓受不了的一把拉住打算繼續轉下去的滕淺蒼,"你能不能安靜一會?"

"不是嗎?"滕淺蒼不理會秦楓,"不是那些混混,那會是誰啊?咪,你倒是話啊!"

"吵死了!"牧澤野沒好氣的了出來,"再吵,你給我回家去!"

"人家也是關系咪嘛!"滕淺蒼被牧澤野苡吼,立馬安靜了下來,只敢聲的嘟囔著.

"哎呦,你就不能輕點嗎?"我一聲哀嚎,避開牧澤野打算繼續給我上花油的手.

"現在知道痛了?!"牧澤野生氣的丟掉手里的棉簽,又換了一根,"打架的時候,你怎麼不知道痛的?"

"我沒打架!"我沒好氣的伸手奪過牧澤野手里的棉簽,自己動手在胳膊上胡亂的抹著.想起教練那也好不到哪里去的臉,真想放聲大笑.

"沒打架?沒打架你身上這些傷,怎麼來的?"牧澤野奪過棉簽,繼續往莫子凡臉色按."別告訴我是摔倒跌的!"

"哎呦!"我受不了被牧澤野這樣摧殘下去,立馬跳起來.伸手撈起地上的藥品,往自己房間奔去."我自己擦啦!"

"咪!"牧澤野跳起來,想追過去.卻被秦楓一把拉住了,回頭見秦楓搖搖頭,牧澤野只好放棄了打算繼續追問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