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你的多,我的憂傷!
40你的多,我的憂傷!



"去醫院!"莫把莫子凡丟進車里,自己也坐了進去.按下車窗,探頭對著跟著出來的,自己的新婚妻子,"苡璿,你跟威廉待在家里,我很快就回來了!"

"嗯,好的.注意安全."苡璿溫柔的一笑,看著車子里的莫.

"爸爸,我想一起去,可以嗎?"威廉雖然是在問,可手卻已經打開了副座的車門.

"好吧!"莫看著自己的新兒子,只能同意,"開車!"

林靖從透視鏡里看了一眼莫子凡,一腳踩下了油門.莫子凡的樣子,讓他心里很難過.她一定把他也算進去了吧?把他當做是莫的同伙了吧?其實莫結婚的事,他也是剛剛才知道呢!

醫院里,醫生正皺著眉頭!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已經開始愈合的傷口,又崩裂了!醫生抬眼看了眼站在旁邊的三個同樣出色的男子,眉頭皺的更深!

"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醫生重新開了藥,親自包紮了之後,起身對著自己面前的三個男子,"再這樣下去,這手怕是不縫線不行了!可一旦縫線,這手可是要留下疤痕的!"

"醫生,您的意思是?"莫開口了,用著少有的擔憂的口氣.

"我的意思?"醫生眼睛一瞪,"你看不出來嗎?她這手,是故意用力把傷口掙開來的!"

"啊?"莫一愣,看向莫子凡."她自己掙開的?"

"都跟你們過了,這個時候不要刺激她!你們到底記著了沒有?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再裂開,你們就等著哭吧!"醫生沒好氣的哼著,"你們這些做父母的,能不能多關系關心孩子!別等事出了,連你們的人都找不到!"

"對不起醫生."莫覺得自己有點口干,"當時我不在國內."

"少給自己找借口!"醫生顯然是見多了這樣的事,"你們這些不負責任的家長,我是見多了!"醫生頓了頓,扶扶自己的眼鏡,"不過這是你們的家事,也不在我要管的范圍之內.我只是警告你們,再裂開來,就只能縫針了!好了,回去吧!"

"是,是!"莫臉上一,第一次覺得愧疚,"我以後會注意的!"

"哼!"醫生哼一聲,站起來,看都不看莫一眼,走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誰都沒有開口話,車子使勁大門時,一直安靜著的莫子凡,卻突然笑了起來.那樣的笑容是林靖所熟悉的,林靖抬眼看向客廳門口,果然,那個少年正站在哪里.

"牧,你怎麼來了?"車子一停,我就跳了下來,往門口的牧澤野撲去!

"我有點不放心,就過來看看咯."牧澤野微微一笑,順手接住撲過來的莫子凡.

"哦."我一直煩悶的心,因為牧澤野的突然出現,突然就好了起來.

"你手又出血了?"牧澤野看著莫子凡手上明顯新換的紗布,皺起眉頭.


"沒事的,我一不心弄裂了!"我見牧澤野皺眉,趕緊把手往身後藏.怕他一直盯著這個問題,趕緊打岔,"你不是在上班的嗎?"

"我......"牧澤野剛想開口,在看到走上前來的莫時,禮貌的伸出手,"叔叔好!"

"你好!"莫微微一笑,跟牧澤野輕輕的握了一下手.抽回手,看向莫子凡,"咪,這位是?"

"我朋友,牧澤野."我原本不想,可一想這是第一次牧澤野見到莫,只能開口了.

"哦."莫又看向牧澤野,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hai!我是她的哥哥,我叫威廉姆斯!"威廉從莫身後探出身子,對著牧澤野伸出了手.

"哦!"牧澤野微微一詫異,可還是伸出手跟威廉握了一下."你好,我叫牧澤野!"

"你是我妹妹的boyfriend?"威廉好奇的上下打量著牧澤野,心里在猜牧澤野有沒有自己大.

"不是."牧澤野臉上一,悄悄看了莫子凡一眼.

"牧,我們上去!"我白了威廉一眼,拉著牧澤野往樓上走!牧澤野回頭對著莫抱歉的笑笑,跟著莫子凡往樓上走去.在樓梯上,剛好碰到往下走的林苡璿.牧澤野想停下來打招呼,卻被莫子凡拖著就往樓上跑,直接進了房間!

"怎麼了?"進了房間,見莫子凡一屁股坐在床上,低著頭,也不出聲.牧澤野擔憂的問著,看來,他的猜測還是對的.莫子凡今天是有事,如果他沒看錯,應該跟剛剛那個混血兒還有樓梯上遇到的那個女人有關系!

"莫結婚了!"我盯著自己剛剛包紮好的手,眼淚就那麼的滴了下來.在牧澤野的面前,我不用偽裝.

"哦."牧澤野輕輕的走到莫子凡的旁邊,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就是剛剛在樓梯上看到的那位阿姨?"

"嗯."我哼一聲,"莫還想把我送走呢!"想起莫的那些話,我心里就覺得跟被針紮一樣的疼.什麼叫不習慣新的生活?莫他是怕我礙著他的事了吧!礙著他跟他的新老婆恩愛,礙著他跟他的新兒子增進感吧!

"送走?"牧澤野皺起眉毛,"送你去哪里?"莫子凡又不是貓狗,想送走就送走嗎?

"送我媽媽那里去!"我轉頭看向牧澤野,出了一直埋在心底最深處的念頭."我恨他!我恨他!"

"咪!"牧澤野伸手溫柔的擦拭著莫子凡臉上的淚水,"別恨他,他也有他的生活,他也有他的無奈."雖然他也不喜歡莫對待莫子凡的方式,可他們畢竟是父女,畢竟莫還是愛莫子凡的!至少莫沒有像自己的父母那樣,一走了之!

"他無奈?"我輕輕的笑了起來,"他除了知道怎麼賺錢,跟怎麼換女人!還有什麼是他關心的?當初若不是他只知道賺錢,媽媽又怎麼會離開他!現在好了,媽媽走了,他倒是開始一個又一個的換起女人來了!以前至少他每換一個還帶回來給我看看!可這次呢?他一回來就跟我,他結婚了!他哪里是去出差的,他是躲著我去跟那個女人結婚去的!"我越越氣,越氣就更加的恨自己!明明早就已經看明白了,明明早就不期盼什麼了!可為什麼莫在他結婚的時候,我還是覺得難過呢?

"咪."牧澤野輕歎一聲,伸手把莫子凡擁進懷里,"乖,不管怎樣,至少你還有我這個朋友呢."很多的事,他即使就是了,莫子凡也是不會相信的.至少現在莫子凡是不想聽那些的!那還是等以後再慢慢告訴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