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全新的莫子凡!
37全新的莫子凡!



晚上的時候,我竟然意外的接到了莫的電話.什麼都沒問,就了過幾天就回來了.我掛了電話,心跌落到了谷底.原本沒有什麼期待的心,卻還是在接到莫的電話時,的期待了一下,到最後,卻還是失望了!

牧澤野他們來的時候,莫子凡正在書房里面翻著課本.用心到,連牧澤野他們進來了,都不知道!

"咪!"牧澤野輕輕的喚了一聲,走到莫子凡旁邊,伸手拿開了她手里的書."受傷了,就不要這麼拼命了."

"沒事."我笑笑,"以前浪費了那麼長的時間,我想不回來!"

"那也要歇歇啊!"滕淺蒼趴在書桌上,雙手拖著頭,"我們買了煙花,要放嗎?"

"要!"我站起來,"去哪里放?"

"借你家的花園用用,可以嗎?"滕淺蒼直起身子,"除了私人的地方,現在可以放煙花的地方可不多!"

"哦,那你們跟我來!"我低啦上拖鞋,帶著牧澤野他們往花園走去!

"咪,你們這是要做什麼?"林靖看到莫子凡下樓,還以為他們要出去.

"我們放煙花!"我看了林靖一眼,轉身便往後門走.

"放眼花?"林靖站了起來,"要在花園里嗎?"

"嗯!"我哼一聲,繼續往外面走.初秋的夜晚已經有點涼意了呢,我伸手摸到花園里燈的開關,把燈關了.

"好了!"我走到秋千旁,坐了下來."放吧."

"你不要試試嗎?"秦楓拿了一更塞到莫子凡的手里,"我幫你點!"

"我,我沒玩過!"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避開滕淺蒼那他就知道的眼神.

"這個沒事的,只要拿著就行!"滕淺蒼伸手拿了一更,點燃,"你看,就這樣."

炫麗的煙花就那樣的在眼前綻開了x淺蒼拿在手里揮舞著轉著圈,一掃以往的沒精神,就臉臉上也是燦爛的笑容,隨著煙花忽明忽暗!

"哇,好美!"我從心里贊歎,第一次覺得美麗的東西也不是那麼的可怕!想起第一次見到滕淺蒼時,自己那樣的心態,還真是有點好笑.

"美吧!"滕淺蒼伸手扔掉手里燃完的煙花,又拿了一根."這次我要爬上樹,看起來就會跟流星一樣了!"

"你行不行啊?"秦楓懷疑的看了看滕淺蒼,"上次爬大門,就看你跟要命一樣了!"


"別瞧不起人!"滕淺蒼脫掉外套,甩掉腳上的鞋子,把煙花塞進塑料袋里,套在手上,就開始爬樹了!

"呵呵,跟個豬一樣!"牧澤野看著滕淺蒼那笨拙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

"你才豬呢!"滕淺蒼好不容易總算是坐到了樹干上,伸手點燃一根煙花."咪,怎麼樣,像不像流行?"

"嗯,像的!"我抬頭看著在茂密的樹枝間,閃閃發光的煙花.竟然真有總在黑夜里,看到天幕上星星的樣子!

林靖站在花園門口,看著遠處的莫子凡.她在笑,那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快樂的笑.這樣的莫子凡,林靖是沒有見過的!在林靖的心里,莫子凡一直是悶悶的,不怎麼話,更別笑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改變的?林靖想,也許在遇到這三個俊俏的少年時,莫子凡就已經在一點點的改變的吧?膽懦弱的莫子凡已經不在了,現在的莫子凡是勇敢的,知道如何去保護自己在乎的東西了吧!

只是這樣的改變,卻不是為了自己.林靖覺得苦惱了,他守護了這麼久的女孩子,卻在為別人改變著!到底自己該怎麼辦呢?林靖陷入了深深的傷感,無法自拔!

我在家里悶了三天,就再也受不了了!我想去學校,這是我之前從來都沒有過的念頭!我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原來我以為自己是討厭學校的!

當我站在教室門口的那一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掃在了我的手上!我本能的低下頭,也許台上正站著的數學老師,眼睛女士又要給我難堪了吧,我想!畢竟我又是幾天沒來上課了,一來就帶著傷!

"進來吧!"四眼終于還是開口了,聽她的語氣,好像沒有鄙夷的意思.我悄悄的抬眼,剽了一眼.眼睛的眼里有種我看不懂的東西,我微微納悶,可還是又低下頭,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課題隨著我落座,又繼續了下去.我把書包放進課桌里,繼續像以前一樣,趴在桌子上睡覺.秦楓見我來了,先是很詫異,但還是對著我笑笑,繼續聽課.我轉頭看向他,臉上的瘀滯已經退了很多,只剩下一點淡淡的痕跡.我看著他那漂亮的臉,心里突然的就悲傷了起來!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跟得上他們的步伐呢?

還有一個星期就是摸底考試了,可我的手還沒好,怕是不能參加考試了吧?就是參加了,我也是要門門亮燈的吧?那麼我跟他們之間,還是有著無法逾越的鴻溝的吧?

我認定了他們一定是進A1班的,而我呢?不是D3也只能進藝術班了吧?我對于藝術那也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的呢!以前莫給我找過鋼琴老師,可我卻把人家老頭子氣的差點沒吐血!呵呵,想起以前的自己,我自己都覺得過分呢!

現在想來,我終于有點明白,為什麼莫跟媽媽都不喜歡我了!試問有幾個爸爸媽媽會喜歡一個笨蛋呢,而且這個笨蛋還很不聽話!更何況,我還不是他們親生的.我有點後悔,媽媽哪天回來,我怎麼不問問她,我的親生父母到底在哪里呢?

不過問了又能怎麼樣呢?他們既然不要我,把我送給了莫,想來也是因為討厭,所以才把我送人的吧!我想!這麼一想,我更覺得自己是讓人討厭的了!

"你在想什麼?"我正想得傷感,旁邊的秦楓卻忽然話了.我一驚,抬頭看向講台,原來眼睛正轉身在黑白上寫字呢!

"沒想什麼."我對著秦楓笑笑,"中午我們去牧家吃飯好不好?"至少,至少還有他們的不會討厭我的!

"嗯!"秦楓聲應了一聲,又繼續轉頭盯著講台.此時眼睛已經轉過身體了,正問著誰會做她剛剛寫在黑板上的一道題目.

我跟著秦楓看向黑板,又是函數!我還是決定繼續睡我的覺,要來的實際點.可是我的頭剛准備重新埋下時,四眼卻出其不意的叫出了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