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成為殘疾人的那些日子!
33成為殘疾人的那些日子!



"別客氣."林靖靠近牧澤野"咪晚飯還沒吃呢,你想吃什麼,我剛好一起去買回來!"

"哦."牧澤野接收到林靖眼神里的意思,他哪里是要買給他吃,他是想要莫子凡吃飯呢."那就漢堡吧!"

"嗯,嗯!我也要漢堡!還要薯條,可樂,雞翅,雞腿."我想了想"要辣的!"

"你還辣的呢!"楊媽沒好氣的翻白眼"你的手沒好之前,只能吃清淡的,就連醬油你也別想砰一滴!"

"楊媽,你好過分!"我氣得砰一聲甩上冰箱門"不吃這些,那我吃什麼!"

"我給你留著呢!"楊媽從微波爐里面端出一個瓷盅"那銀耳百合燉雞湯,再配上白飯."

"我不要吃這個!"我一看那白白的,沒有一點味道樣子的雞湯,心里就反感.

"好了,咪,乖."牧澤野走上前,摸摸莫子凡的腦袋"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

"那好吧!"我看著牧澤野那期待的眼神,只能點頭!

"呵呵,祖宗真是聽話啊!"楊媽這下高興了,麻利的把雞湯放到餐桌上.有去廚房拿碗跟其他的東西.

"吃吧!"楊媽把米飯裝好,放到莫子凡跟牧澤野的面前.

"謝謝!"牧澤野拿起湯勺,舀了碗燙給莫子凡,有撥了點雞肉放到她的碗里."吃吧!"

"嗯!"我沖著牧澤野笑笑,本能的想伸又手拿,剛動了一下,手上的痛楚讓我想起來,又手受傷了.只能伸出左手,拿湯勺撥弄著碗里的米飯.

"要不要我喂,祖宗?"楊媽看莫子凡那別扭的樣子,好心的想上前幫忙.

"不要."我拒絕"我又不是孩子."要楊媽幫我洗澡我已經很不高興了,現在還要幫我喂飯,而且還在牧澤野面前,我才不要呢!

"要不要我喂你?"牧澤野微微一笑,看著莫子凡那舀起來,卻又都哆嗦著灑在桌子上的米飯,真想放聲大笑!

"那,那好吧!"我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燒,怎麼在牧澤野面前,我總是這麼的糗呢!

"嗯,張嘴!"牧澤野憋住笑,把椅子面對莫子凡,伸手端起了碗.

"呵呵,牧,明天校長要請你去談話了!"我張開嘴,吞下牧澤野送過來的米飯.他的臉已經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了!

"沒事.我知道怎麼!"牧澤野又夾了一塊雞肉送到莫子凡的嘴里,比起這個,他更在意的是莫子凡的手.現在受傷了,摸底考試看來只能缺席了!

林靖看著餐廳里的一幕,真是牙齒都要咬碎了.這麼親密的事,他還從沒跟莫子凡做過呢.別是喂飯了,就是連莫子凡的手,他都不敢輕易的碰.可是現在什麼事都讓那子給搶先了!林靖命令自己冷靜下來,反正以後的日子多的是.那子又不住在這里,比起他,自己接進莫子凡的機會,要比他多的多!

狠狠的捏了捏拳頭,林靖還是轉身出了門.他即使不願意,也要給那子買吃的去.不然莫子凡一會肯定又要不高興了!唉,林靖又是一聲歎息.他這完全是自找的,喜歡誰不好,偏偏要喜歡莫子凡呢!

"不吃了?"牧澤野見莫子凡扭過頭,便收回了手里的湯勺.

"嗯,我吃飽了!"我伸手拿起桌上的毛巾,擦了擦嘴.


"你才吃了半碗,不再吃點了?"牧澤野記得莫子凡在他家時,吃的可不止這點.

"不吃了!"我推開碗"你吃吧."

"哦."牧澤野只能端起自己的碗,吃完自己碗里的飯.

"走吧,去我房間!"我見牧澤野吃飯了,站起來,領著他上樓.

"你等等啊!"我讓牧澤野在床邊坐了,往書房拿我的筆記本,還是上次拿過去的,一直就沒拿回來!

"想看什麼?"我打開電源,問著牧澤野!"我家里也沒什麼好玩的,只能讓你看電影什麼的了."

"你想看什麼?"牧澤野收回打量莫子凡臥室的目光,看向她.

"我啊?"我拿手指觸摸著感應器"動畫片,你喜歡看嗎?"

"呵呵,以前喜歡."牧澤野笑笑,想起自己之前一直迷戀動畫片時的形"我們看灌籃高手好不好?"

"嗯,好!"我點開播放器,灌籃高手的整版,我都存在里面呢.

"咪,你家就楊媽一個傭人嗎?"一邊看著,莫澤野一邊隨意的問著.

"不是,還有一個園丁."

"哦."牧澤野心里一歎息,他本以為莫子凡家里一定是傭人成群呢.剛開始進來時,他還納悶呢.現在他知道,莫子凡過的到底是多麼寂寞的日子了!想到這里,不禁又有點擔憂,萬一來個偷,或者是綁架的,那豈不是危險了?"咪,你家這麼有錢,家里卻一個保鏢都沒有,不怕有壞人嗎?"

"壞人?"我看向牧澤野,忽然就明白了他指的是什麼."不會的,他們知道即使綁了我,也是沒用的!"

"你怎麼知道的?"牧澤野看著莫子凡那堅定的眼神,心里一顫,該不會是之前她被綁架過吧?

"因為我初三上學期時,被綁架過!"我跳起來"我給你看點東西!"

"什麼?"牧澤野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頭,自己好奇什麼啊.這下好了觸到莫子凡的傷疤了!

"你看!"我拉開衣櫥的門,讓他看里面那些綁匪送給我的衣服跟玩具!"這是綁匪給我買的!"

"啊?"牧澤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怎麼會呢?"他們怎麼綁架了你,還給你買東西?"

"因為莫的一句話!"我關起衣櫥,走到陽台上,坐了下來.

"什麼話?"牧澤野跟了上來,命知道不該問,可還是抵不住心里的好奇心!

"什麼?一個億?你們要我拿一個億的美金去換那個丑鴨?別做夢了,與其用一個億去救那個笨蛋,我不如用這一個億再生一個孩子!你們要怎麼處理那個丫頭,隨便你們好了!如果你們能幫我殺了她的話,我是求之不得的!"我一字一頓的重複這這句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讓我徹底絕望的話!

牧澤野看著莫子凡,心里翻起驚濤駭浪.伸手輕輕的擁莫子凡進懷,他知道莫為什麼會那些話.反擊將法嘛!置死地而後生的辦法!就算當初莫給了那一個億,綁匪也不可能會放了莫子凡!所以莫跟綁匪打了一個賭,賭注是莫子凡的命!可惜莫子凡視乎是誤會了呢,也難怪!越是親近的人,越是容易誤會的!就像當年自己的父母一樣,因為誤會,而離了婚!緊接著又各自成了家,丟下他一個人,獨立生活!如果當初不是自己的奶奶,他估計早就餓死街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