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成為殘疾人那些的日子!
32成為殘疾人那些的日子!



"哎呦喂,我的祖宗!你這是怎麼弄的!"我一進門,楊媽那超級大嗓門就吼了起來,繞著我團團轉.

"我沒事,楊媽!"我伸出左手,按住楊媽的肩膀."只不過受了點傷,過幾天就好了!"

"哦!"楊媽一愣,這還是第一次莫子凡對著她這麼客氣的話,而且臉上還掛著笑容的."你想吃什麼,楊媽這就給你做去!"

"我什麼都不想吃,我想睡會!"我縮回手,往樓上走"楊媽,你來幫我洗澡."渾身的血,不洗洗怕是沒辦法睡覺的.現在手不能沾水,我是成了廢人了!

"哦,好的!"楊媽又是一愣,趕緊跟上.心里暗暗納悶,怎麼祖宗受傷了,整個人都跟著變了?

林靖看著上了樓的莫子凡,歎了一口氣.想起來在醫院時,他要報警,卻被莫子凡攔了下來.他不得不承認,莫子凡成熟了呢,身上原本膽懦弱都看不到了!看來那三個看起來很礙眼的少年,對她的影響很大.也許他該謝謝他們,是他們讓莫子凡成長了.

只是這樣的成長,對于自己來,到底是好還是壞呢?林靖掏出手機,他還要跟莫彙報莫子凡的傷勢.還要打電話給王思雅,讓她放心!唉,林靖歎口氣.原本他是想帶著莫子凡長大了,可惜他失敗了!

"啊,楊媽你能不能輕點!"我受不了的瞪了楊媽一眼,這老女人,力氣永遠是那麼大.我又不是一個月沒洗澡了,她有必要那麼用力的搓嗎!

"哦,哦!"楊媽放輕手上的力道,看了看莫子凡的身體"呵呵,我們的祖宗長大了呢!"記得她剛來那會,莫子凡才剛剛會爬呢.這一晃眼的時光,居然都比她都高了呢!

"你沒發現自己變老了嗎?"我沒好氣的白了楊媽一眼"你老了,我當然長大了!"

"是,是!是我老了!"楊媽不以為意的笑笑,祖宗的脾氣還是那樣,對著她從來都是毫無遮攔的想什麼就什麼的!也許她該覺得高興,畢竟就是對著老爺跟夫人,祖宗也是一聲不吭的!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想著意外認識牧澤野他們,到現在,所發生的那些事.心居然出奇的好,這難道就是有朋友的感覺嗎?有東西一起分享,有痛苦一起承擔!我一邊想著,一邊笑著.

當我和世界不一樣,那就讓我不一樣!堅持對我來,就是以剛克剛!我如果對自己妥協,如果對自己謊,即使別人原諒,我也不能原諒!***的倔犟又響了起來,我伸手莫倒枕頭下面,掏出了手機.

"喂?"

"手還疼嗎?"牧澤野在電話那頭,心的出聲.

"不疼了!"我心里一暖,總是有人關心的感覺真好."你今天不要打工嗎?"

"嗯,我請假了!"牧澤野摸摸自己的臉,想想經理罵他時候的表,他不禁笑了起來.

"哦."我想一定是他的臉傷了,不能上班了吧!"那你在做什麼呢?"

"沒事做,有點無聊."牧澤野的是實話,他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打工的生活,突然閑下來,他還真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那我去你家玩好不好?"我想起牧澤野那空曠曠的家,他一個人一定很孤獨吧?就像我以前一樣的孤獨!

"不好!"牧澤野本能的拒絕"你受傷了,要好好休息."

"我沒事的."我想了想"要不你來我家好不好?"


"去你家?"牧澤野一愣"不好吧?"

"沒事,我去接你!"我不讓牧澤野有拒絕的機會"你在家等著,我這就去!"

"喂,喂!"牧澤野看著已經斷掉的電話,無奈的一笑.只能起身換件衣服,下了樓!

"林靖,幫我去接個朋友好不好?"我跑下樓,剛好看到林靖在客廳里看電視.

"現在嗎?"林靖抬起手表,都7點了.

"嗯!"我看著他,知道他不喜歡牧澤野"請你,好不好?"

"好!"林靖只能站起身,拿了車鑰匙,把西裝批到莫子凡身上,走了出去.他能拒絕嗎?咪很少請他幫忙呢,雖然他知道,去接的會是誰!

"牧!"車子還沒停下來,我就看到站在路邊的牧澤野,斜靠在路邊的路燈上.

"這麼快!"牧澤野見車子停了下來,上前打開車門,對林靖點了下頭,坐了進去."看你精神這麼好,看來真的是不疼了!"

"呵呵,不疼了!"我想晃晃手,卻牽動了傷口,痛的我眼淚差點沒掉出來.

"看你,那麼不心!"牧澤野伸手把莫子凡那動歪掉的手,放回原位.

林靖透過後視鏡看著笑著的莫子凡,牙齒咬緊.對著別人笑的那麼開心的,為什麼對他那麼的防備呢?

"楊媽,楊媽!"我一進門就叫了起來,牧澤野難得來一次,我當然要把好吃的,好玩的都拿出來了!

"哎,來了,祖宗!"楊媽從廚房里走了出來,看到莫子凡身邊的牧澤野時,對著他笑笑."這位就是祖宗的朋友吧?"

"阿姨好!"牧澤野收起心底的疑惑,對著楊媽鞠躬.

"哎,好好!"楊媽笑的心花怒放,這麼多年了,莫子凡總算是交到朋友了.而且還是這麼懂禮貌,長的這麼好的孩子.

"楊媽,有什麼好吃的沒有?"我一邊問著楊媽,一邊往廚房走.伸手打開冰箱,入眼的居然都是蔬菜.再打開一個,全是礦泉水!"楊媽,家里沒有好吃的嗎?"

"什麼好吃的?"楊媽納悶的看向莫子凡"你從來不吃零食,家里哪里有什麼吃的!"

"我去買吧!"林靖停好車,剛好聽到莫子凡的抱怨聲,便也走了進來."咪想吃什麼?"

"吃什麼?"我絞盡腦汁,實在想不到要吃什麼."牧,你想吃什麼?"

"我就不用了,我已經吃過晚飯了!"牧澤野當然知道莫子凡什麼心思,剛剛看了冰箱,他才體會到,莫子凡為什麼沒喝過可樂那些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