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們!
31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們!



林靖接到電話的時候,以最快的速度沖進了醫院.在急診室的門口找到了焦急的在門口來回走動的牧澤野三人!

"咪呢!"林靖一把抓住牧澤野的衣領,逼問著他!

"在里面,醫生幫她處理傷口呢!"牧澤野撇開頭,避開林靖那要吃了他一樣的眼神.

"等下再跟你們算賬!"林靖松開牧澤野,推開急診室的門,走了進去!

"咪!"林靖聲的叫著,慢慢的走向坐在床上的莫子凡.眼睛停在了她那血肉模糊的又手上.

"咪!"林靖見莫子凡沒出聲,又叫了一聲.只是這一聲比剛剛那一聲,還要輕!

"我沒事!"我抬頭看著林靖"你不要怪牧他們,是我闖的禍!"若不是江墨玉看我不順眼,又怎麼會發生今天的事.想到這里,我眼睛一酸,眼淚又滾了出來.

"嗯,我不怪他們!"林靖在莫子凡旁的床上坐了下來,都這個時候了,他哪有心思去怪誰!

"您是莫子凡的家人嗎?"一邊的醫生走了過來,伸手握住了林靖伸過來的手.

"我不是.我是她的,她的朋友!"林靖總算是找了一個比較恰當的詞語,現在想來,他跟莫子凡的關系,還真是不好回答!

"哦.那她的父母呢?"醫生一愣,孩子都傷成這樣了,父母怎麼會沒來?

"他們在國外呢,正往回趕呢!"林靖臉上一暗,想想還真是替莫子凡心疼.若不是他,莫子凡手上,可能身邊真的連一個能話的人都沒有了!

"嗯."醫生頓了頓"莫子凡的手,我們已經幫她注射了破傷風.已經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只是失血過多,回去之後,要好好修養.切勿讓她的手沾了水,一個星期過來換一次藥就可以了!"

"不用縫針嗎?"林靖看了眼莫子凡已經被包紮起來的手,那麼深的傷口,不縫針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好.

"這個我們也研究過了!"醫生推推眼鏡"由于她年紀還,身體愈合能力很強.而且縫針的話,以後手上不但會有難看的疤痕,而且還會影響到手指的正常運動.所以我們決定還是不縫陣要好些.您放心,只要她的手不沾手,按時來醫院換藥,再適當的控制點飲食,不出兩個月就可以恢複如初了."

"那真是謝謝醫生了!"林靖松了一口氣,感激的伸手又握了握醫生的手.

"不用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醫生微微一笑"那是不是您跟我去交一下醫療費用,再配點藥呢?"

"好的!"林靖跟著醫生往門口走去,開門時又回頭關照一聲"咪,我很快就回來."

"嗯!"

"醫生,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嗎?"醫生一出來,牧澤野三人就圍了上去.

"進去吧,順便讓護士幫你們兩個也清理一下!"醫生笑笑,轉身走了.

"謝謝醫生!"牧澤野在後面叫了一聲,立刻推門進去了.


"咪,疼不疼?"滕淺蒼看著莫子凡那裹得跟熊掌一樣的手,心疼的真想給自己一巴掌.幾個人,就他自己沒受傷,他真是一點用都沒有!

"不疼!"我笑笑,看著滕淺蒼那擰的跟麻花一樣的眉頭,補了一句"真的!"我知道他這是自責,我們幾個人,就他沒受傷,他心里一定很難過吧!

"你們兩個,坐過來!"護士姐寒著臉,看著牧澤野跟秦楓!

"我們就不用了,只是皮外傷罷了!"牧澤野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比起咪,他這點傷算什麼!

"少廢話!快過來!"護士姐才不理會牧澤野,伸手一拉就把牧澤野按在了床上."才幾歲的孩子,不好好念書,在外面學人打架!"

"大姐!這好像不關你的事吧?"牧澤野咪起眼睛,這護士怎麼回事,怎麼一開口就教訓起來人了!

"不關我事?"護士姐臉色更難看了,手下也放重."我家蒼若不是好好的,看我把把你揍扁了!"

"哈?"牧澤野看向滕淺蒼,一臉茫然.蒼什麼時候有了個姐姐,他怎麼不知道?"哎呦,你輕點啊!"

"你還知道痛啊!"護士姐沒好氣的手下更用力了"現在知道痛了,打架那會怎麼就不知道痛了!"

"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秦楓看向低著頭的滕淺蒼,也是一臉的茫然!

"她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滕淺蒼不自在的搓搓手"我爸爸年輕那會,在外面生的!"

"啊?"秦楓更驚訝了"你子還跟我們藏著掖著多少事呢?"

"沒,沒了!"滕淺蒼跳得遠遠的,一臉戒備的看向秦楓跟牧澤野.

"你子,討打!"牧澤野哼一聲,就想跳下床,卻被滕淺蒼的姐姐按住了.

"老實點!再動,當心我紮你一針!"護士姐一邊,一邊伸手往瓷盤里面拿針桶.

"哎呦,大姐,我怕了你,還不行嗎!"牧澤野見狀,趕緊討饒!

我看著這一幕,微微笑了起來,手上的傷口,好像也不那麼疼了.這樣真好,今天若不是牧澤野他們,我又怎麼會那麼的勇敢!自從接進了他們,我感覺自己變得也不是那麼的惹人討厭了呢.我發誓!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他們的,就像他們不顧一切的想要保護我一樣!

"你滿意了?"趙雨問著癱坐在地上的江魔魚,剛剛那一幕,看得她們心驚肉跳,也後悔當初聽了她的話.

"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的!"江墨玉雙手掩面,哭了起來.她只是想嚇唬莫子凡,讓她不要那麼得意.誰知道,事的發展,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現在怎麼辦?"蔡子晴已經沒那個心思怪江墨玉了,很顯然莫子凡知道是他們做的.如果報警的話,她們會被學校開除.更可能檔案上也會記上打過,這樣的話,沒有學校會收她們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江墨玉徹底的崩潰了,後果會是什麼,她當然知道!一想起莫子凡那發瘋一樣的表,那不斷流血的手,她就想尖叫!她現在就是後悔也沒用了,莫子凡是不會原諒她的!一定不會的!如果這世上有後悔藥的話,叫她拿什麼去換,她也是肯的!那樣她怎麼也不會去招惹莫子凡,更不會總是找她的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