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我所要保護的!
30我所要保護的!



"咪,快跑啊!"滕淺蒼使勁的晃著一動不動的莫子凡,再不走,他們也只有被挨打的份,而且牧跟楓那些拳頭也都是白挨了!

我被滕淺蒼晃著,可就是動不了!我一遍遍的問自己要跑嗎?就這樣丟下牧澤野跟秦楓?他們這麼做都是為了我,我怎麼能丟下他們!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永遠都是!"滕淺蒼的話,突然就在我腦子里炸了開來.我使勁捏緊了拳頭,指甲掐進手心的痛楚讓我總算清醒了過來!

"住手!"我大叫一聲,把心底的膽跟懦弱吼的沒有藏身之處!

"哦?"周毅收住正要砸上牧澤野臉上的拳頭,轉頭看著不遠處的莫子凡,危險的邪邪一笑,"若是我不住手呢?"

我定定的看著他,再看看倒在地上的牧澤野.伸手扯下身上的書包,"我會殺了你!"

"呵呵,有趣!有趣!"周逸輕笑了起來,一個風都能吹到的女孩,居然敢威脅他!他轉回頭,毫不猶豫的一拳揮向被自己按到在地的牧澤野!

可他的手卻在就要揮到牧澤野的臉上時,停住了!周毅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胳膊,沒錯!是那個女孩拉住了他的胳膊!

"咪!"牧澤野驚訝的看著莫子凡,沒想到她居然敢沖過來!速度而且還是那麼的快!

"丫頭!你找死!"周毅顯然是被激怒了,站起身,毫不猶豫的就想給莫子凡一巴掌.一巴掌就好,這女孩還不被他打暈過去!

"咪!"牧澤野跳起來,把莫子凡撲到在地.總算是躲過了那一巴掌.我冷冷的看著那個高高在上的混混,伸手扯下牧澤野.

"咪!"牧澤野一把拉住莫子凡的手,她干嘛要沖過來,為什麼不跟滕淺蒼跑掉!

"我們是朋友對不對?"我轉頭看向牧澤野,沖著他一笑.

"對,我們是朋友!"牧澤野一呆,這樣的莫子凡讓他覺得陌生.眼睛里閃著的,有一種他看不懂的東西!

我伸手撥開牧澤野的手,迅速的出手,一把抓住這個打了牧澤野的混混的胳膊,一個過肩摔,把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緊著著一屁股跨坐在他的身上,狠狠的沖著他的臉就是一拳!居然敢打我的朋友,一直都是他們在保護著我,照顧著我,我怎麼能讓他們在我面前讓他們挨打!

"老,老大!"周毅的兩個跟班,傻了一樣的看著被莫子凡壓在身下的周毅.怎麼可能,老大居然被一個女孩給打了!

周毅也傻了一樣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莫子凡,他竟被一個女孩擺了一道?這要是傳出去,他還要不要混了?

"喂!丫頭!你再不住手,我可要殺了你的朋友了!"另一個混混顯然要鎮定的多,見周毅被打了,趕緊從褲子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秦楓的胸口.


我又狠狠的給了被我壓住的混混一拳,迅速的跳了起來.定定的看向那個拿著匕首的混混.

"你敢動一下,試試!"我慢慢的走向他,緊緊的盯著他手里的匕首!

"媽的!"混混一聲咒罵,丟開懷里的秦楓,揮著匕首就往莫子凡沖去!

"咪!"牧澤野尖叫著,向莫子凡跑去,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我伸手一把抓住混混刺過來的匕首,就那麼的看著他!

"松手!你他媽的快松手啊!"混混顯然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孩,居然敢伸手抓住了他的匕首.他想抽回來,卻發現匕首已經被緊緊的捏住了根本就抽不回來!他恐怖的看著矮矮的莫子凡,腿一軟,居然就跪了下來!

我伸出一腳就踢向跪在我面前的混混的胸口,直直的把他踢飛了出去,仰面躺在了地上.再看向那個站在一邊嚇傻了的矮個子,跑起來,一個懸空踢腿,就把他狠狠的踢翻在地.然後使勁的往他臉上打去!

周毅總算是清醒了過來,看著自己兩個手下都被莫子凡打扁了.臉上一寒,沖著莫子凡的身後就跑了過去,臨近時,伸腿題出!哪知道莫子凡就跟知道他會做什麼動作一樣,一個低頭,就避開了他掃過來的腿.還順勢一把抓住了他的腳腕,一個猛拖,他就成一字,雙腿跨在了地上.再一個揮拳,他立馬又被打到在地.

我站起來,走到那個被我踢遠的混混面前,伸手撿起丟在地上的匕首.回頭走到這個老大面前,他已經又站起來了,我伸拳就往他肚子上打去,他一個吃痛蹲在了地上.我此時已經打了眼,哪里管他疼不疼,跟著又一拳,把他打躺在了地上.跨步坐在他的胸口,高高舉起匕首,就往他的胸口刺去!

"咪,住手!"一直看傻了的牧澤野三人,齊聲驚叫.

周毅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莫子凡,以為自己這次是必死無疑了,誰知道這丫頭在聽到那三個子的叫聲,居然真住了手.周毅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咪!夠了!"牧澤野連滾帶爬的跑到了莫子凡的身邊,一把抓過莫子凡手里的匕首,把它丟的遠遠的.一手拉起莫子凡,把她緊緊的抱在了懷里!

"好了,咪,沒事了!"牧澤野輕輕的拍著莫子凡的背,想讓她安靜下來.

"還不快滾!"滕淺蒼跑過來,扶起地上的秦楓,走到莫子凡的身邊,給了還躺在地上的周毅一腳!

周毅怔怔的爬了起來,看了埋進牧澤野懷里的莫子凡一眼,走過去扶起自己的兄弟.往巷子深處走去!

剛剛他看的很清楚,在那個子拉起那女孩時,她流淚了.合著血水一起滴在了他的臉上,眼睛里有著的是深深的心疼,還有一些憐憫.心疼,憐憫?周毅扯扯嘴角,卻痛的他直齜牙.這個叫莫子凡的女孩,是在心疼他,憐憫他嗎?周毅想不明白了,明明她那匕首原本是打算刺向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