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美女王思雅!
26美女王思雅!



又是放學的時候,我跟著牧澤野他們,又有笑的往校門口走去.

"咪!"我一直顫,抬眼向這個女聲的方向看去!

"咪!"王思雅對著莫子凡招招手,"是媽媽啊,怎麼不認識了?"

"啊?"滕淺蒼看看立在色跑車旁邊的美女,再回頭看看莫子凡.心里嘀咕,這差距也太大了點吧?

"咪怎麼了?見到媽媽不高興嗎?"王思雅見莫子凡站在不動,只能自己走到莫子凡的身邊,蹲下來,摸摸莫子凡的臉.

"你回來做什麼?"我別過頭,"你男朋友不是在加拿大嗎?"

"媽媽想女兒了,難道也不能回來看看嗎?"王思雅眼睛一酸,差點沒掉下眼淚來.有幾個孩子,會對著媽媽是這種態度?不過這也是自己自作自受罷了!

"又分了吧?"我揮開她的手,"還是又被人甩了?"想我?一走就是一年多,期間一個電話都沒有!現在突然冒出來,想我了!我要是相信,我腦子就是壞了!

"咪!"王思雅烈聲一叫,"別跟媽媽這麼話,好嗎?"

"那要怎麼?"我看著一臉哀傷的媽媽,心里卻是冷的要死,"想你了?別惡心我了!"

"咪,是媽媽不好."王思雅眼淚再也止不住的流了出來,伸手一把擁莫子凡進懷,"可是媽媽也想得到幸福,難道這點也錯了嗎?"

"放開我!"我伸手一把推開她,"你去追求你的幸福好了,還回來干嘛!"

"咪!"王思煙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女兒,什麼時候她有這麼大的力氣了?

"好了,咪!"牧澤野再也看不下去了,伸手扶起坐在地上的王思雅,"阿姨,你沒事吧?"

"沒,沒事!"王思煙吸吸鼻子,"你們是咪的朋友嗎?"

"是的,阿姨!"牧澤野伸手抓住莫子凡的手,用力的捏捏.莫子凡此時的手是顫抖的,冰涼的!

"我可以請你們吃飯嗎?"王思雅伸手摸摸臉上的淚水,露出一個笑容.她的咪也交到朋友了嗎?

"不......"我剛想不行,卻被牧澤野跟秦楓和滕淺蒼齊聲打斷了.

"當然可以了!"牧澤野抬眼看向這個美麗的女子,等莫子凡長大了,應該也是這個樣子的吧?

"好,那請上車!"王思雅一聽他們同意了,立馬開心的笑了起來,走到車子面前,打開車門,期待的看著他們.

"走吧!"牧澤野拉著莫子凡往車子旁邊走去,身後秦楓跟滕淺蒼會心的一笑,先跑到前面,上了車子!

我抬眼瞪了牧澤野一眼,只能乖乖的上了車.若是我拒絕了,牧澤野他們會生我的氣的吧?這幾天多虧了他們,我那些一直弄不懂的代數終于是能看明白了一點.我感覺自己離他們又進了一步,這樣的感覺讓我內心竊喜不已.

的倔犟響了起來,我伸手摸想口袋.這首老歌,是牧澤野傳進手里里面的,他這首歌很適合我.


"喂!"我沒好氣的對著電話吼了出來,坐我身旁的牧澤野伸手搗了搗耳朵.

"咪,怎麼了?"林靖嚇了一跳,還從未見過莫子凡發這麼大的脾氣呢.更多的時候,莫子凡生氣,只是悶聲不話而已.

"你有事嗎?"我稍微放低了聲音,因為我已經剽見了牧澤野皺起了眉頭.

"沒事,就問問你回來吃飯嗎?"林靖壓下心底的疑惑,按耐住想繼續追問下去的好奇心.

"不回!"我想了想,"莫的前妻回來了,我跟她在一起呢!"

"誰?"林靖一時沒轉過彎來,"哦,哦.夫人回來了啊!"顧不得了,莫子凡會有這麼大的火氣,她那個漂亮媽媽,林靖也就見過幾次.

"掛了!"我懶得再跟他多,直接掐斷了電話.

"是林靖吧?"王思雅捏緊方向盤,忍住想流淚的沖動.咪不叫她媽媽,居然把她成是莫的前妻.看來咪還是恨她的!

"嗯!"我哼一聲,避開從後視鏡里射過來的受傷的眼神.受傷嗎?這兩個不負責任的父母,好像都只記得自己的傷,而忘了我才是最受傷的人呢!

"要不要叫上林靖一起吃個飯?"王思雅心的問出口,傷心嗎?自己的女兒連她媽媽都不願意叫,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呵!

"不用!"我不耐煩的打斷了她的話,轉頭看向車窗外.莫跟她離婚的場景我記得特別清楚,倆人平靜的比吃頓飯還簡單!

很快,車子便在一五星級的飯店門口停住了.跟在媽媽身後,侍者帶著我們進了一個包間.我有點厭惡的撇撇嘴,來這種地方,我最是討厭的!

"想吃什麼,自己點,不用客氣!"王思雅笑著看著眼前的三個男生,能跟自己那孤僻的女兒交朋友,一定不是簡單的孩子!

"謝謝!"牧澤野伸手拿起面前的鑲著金邊的菜單,打開一看,差點沒咬掉自己的舌頭.這里就是最便宜的一道菜,也夠他一個人吃半年的了!

"點啊!"我抬高了聲音,"反正她有的就是錢!不用客氣!"

"咪!"王思雅看向自己的女兒,心里雖然難受,卻不敢表現出來.

"枸枳烏雞水魚鍋,清依,蘇眉,高湯燴鱔肚,大漠風沙雞,天九翅蠔,油吉品鮑,冰花棗燉血燕鮑,鮑汁扣遼參....."我打開菜譜,順著往下念,我還沒念完,牧澤野又出聲了.

"咪,夠了,這麼多,吃不完浪費了."牧澤野見莫子凡大有不把整個菜譜念完的打算,趕緊出聲制止.

"哦,那好吧."我把手里的菜單遞給身後的侍者,"就按我剛剛點的,每人一份,上吧!"

"好的!"侍者招牌的笑著,"請問姐,還要什麼喝的嗎?"

"嗯?就來點新鮮的掛綠荔枝吧!"

"是!"侍者臉色一顫,悄悄的退了出去.走到門口,悄悄的掃了一眼莫子凡,心里真替那位美女感到心疼.前面點的那些東西都還好,獨獨這幾杯果汁怕就要吃掉這位美女幾十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