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暗暗發誓!
24暗暗發誓!



"今天去哪里吃飯?"我拉上書包的拉鏈,站了起來.牧澤野三人早就等在一邊了.

"去我家!"牧澤野接過我的書包,"老吃那些,也是沒營養的!"

"哦!"我哼一聲,跟在他們的身後.牧澤野這話,讓我想起了楊媽.想想又覺得哪里不對勁,我三兩步跟上牧澤野,"你會做飯?!"

"呵呵,牧不會做,難道你會做!"滕淺蒼輕笑了起來,估計這莫子凡還以為別人都跟她一樣好命,天天有人伺候著呢!

"哦."我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燒,我問得的卻有點白癡.

很快便到了牧澤野家的樓下,上去之後.牧澤野把書包一丟,就進了廚房.秦楓跟滕淺蒼則是趴在地上做著早上的課堂作業,我看著他們,突然覺得自己是那麼的無聊!

"莫子凡,你的作業呢?"滕淺蒼回頭看著愣愣的莫子凡,從來沒見過她看書或者寫字呢.他見到的莫子凡,都是在睡覺!

"我?"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從來不做作業的!"

"呵呵,現在我知道你怎麼會考了個250的!"滕淺蒼笑了起來,居然有比男生還要懶惰的女生的!

"蒼!"秦楓微微皺眉,回頭對莫子凡抱歉的一笑,"他沒什麼意思,你別在意."

"呵呵,沒事.我習慣了!"我尷尬的笑笑,"我去幫牧澤野做飯!"完也不等他們話,就逃也似的,進了廚房.

"還沒好呢!"牧澤野見莫子凡進來,沖著她笑笑.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我眼睛掃視了一圈,就連廚房也是這麼的光禿禿的啊!

"你想幫忙?"牧澤野眼睛一亮,"把這寫青菜撿撿吧!"著指指地上的塑料袋.

"哦,好."我蹲下來,打開袋子.看了半天,卻不知道從哪里下手!

"怎麼了?"牧澤野見她愣著不動,也蹲了下來.

"我,我不會."我低下頭,覺得無比的挫敗.自己要幫忙的,卻連個菜都不會撿.牧澤野一定會看不起我的吧?

"沒事,我教你!"牧澤野微微一愣,隨即莞爾一笑,伸手把青菜倒了出來."那要像這樣,把每片葉子從根部摘下來就可以了!"

"哦!"我伸手也拿了一棵,學著牧澤野的樣子,把菜葉一個個掰開.


"嗯,就是這樣."牧澤野拿了一個洗菜盆放到莫子凡的手邊,自己起身繼續洗米,殺魚.

"啊!"我一聲慘叫,把手里的青菜丟得遠遠的.

"怎麼了?"

"出什麼事了!"秦楓跟滕淺蒼聽到莫子凡的叫聲,趕緊跑了進來.卻見牧澤野的腦袋上正掛著一棵青菜,而莫子凡跌坐在了地上.

"哈.....!"滕淺蒼見牧澤野頭頂青菜,放聲笑了起來.

"到底怎麼了?"秦楓忍著笑,把莫子凡扶了起來.

"蟲!蟲!"我最怕的就是那些軟綿綿的東西,比起老鼠,更讓我失控!

"你連老鼠都不怕,還怕蟲子?!"牧澤野伸手拿掉頭頂上的青菜,"有蟲明這菜新鮮,沒打過農藥!懂嗎?"

"對不起!"我覺臉都被自己丟盡了,跟牧澤野一比,我真是一點用都沒有!

"沒事,算了,你還是在外面等著吃吧!"牧澤野把莫子凡三人往外面推,"都在外等著,不許進來."

"沒事的,牧沒有生氣."秦楓看著莫子凡那瞬間就跨下來的臉,溫柔的一笑.

"我上廁所!"我避開秦楓那溫柔的笑臉,躲進了浴室.坐在浴缸邊上,我的淚水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我實在是太沒用了,不管是牧澤野還是秦楓,或者是滕淺蒼,他們都比我有用多了.牧澤野更是如此,他不但學習好,就連家務都會做,還能打工掙錢!而我呢?我就像只米蟲一樣,整天除了睡覺就剩下吃了!我簡直就跟一只豬沒區別嘛!

怪不得莫不喜歡我,想想我自己還真的一點可取之處都沒有呢!我站起來,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莫子凡,你也太失敗了.你難道就不能爭氣點,像他們一樣嗎?我這樣的問著自己,可是回答我的,只有鏡子里自己那張滿是淚水的臉!

"咪,吃飯了!"牧澤野敲敲門,剛剛他是不是態度有點惡劣了?像莫子凡這樣的千金姐,不是一直都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麼?沒撿過菜,自己是怕蟲子的,自己干嘛那麼大的反應啊?

"哦,來了!"我迅速的放了水,洗了把臉,開了門.

"剛剛對不起,我態度有點不好."牧澤野對著莫子凡燦爛的笑著,該不是躲在里面哭鼻子了吧?看那的眼睛,一定是的!

"不,是我不好."我低下頭,不敢看牧澤野,應該道歉的是我才對!

"好啦,別道歉了,快來吃吧!"秦楓裝著米飯,叫著還站在門口的牧澤野跟莫子凡.

"走,吃飯!"牧澤野拉著莫子凡,坐到了飯桌前面.飯桌有點勉強,因為只不過是有四只腿的茶幾罷了.

"我吃不了這麼多!"我接過秦楓遞過來的碗,看那滿滿的一碗米飯,想讓秦楓幫我撥掉一點.


"不行!"牧澤野替秦楓拒絕了,"看你瘦的,不多吃點,一陣風來,就沒影了!"

"可是我真的吃不了這麼多!"我有點為難的看著牧澤野,楊媽一直知道我的飯量,每次都是剛剛好.這麼滿滿的一大碗,我怕是要吃兩頓!

"先吃,吃不完再!"牧澤野接過碗,往莫子凡面前一放,"吃!"

"哦."我只能拿起筷子,看了看桌子上的菜.炒青菜,我是不敢吃了.魚,不喜歡.那就只剩下那個我叫不出名字來的菜了,我伸出手,剛想把筷子伸到那盤菜里,牧澤野的筷子便飛快的伸進了我的碗里!

"多吃點啊!"牧澤野夾了一筷子青菜,又夾了一筷魚,堆在了莫子凡的碗里!

"哦."我只能縮回筷子,盯著碗里的青菜,跟魚,皺皺眉頭.悄悄的抬眼看了看,之間牧澤野三人正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呢.我吐了一口口水,把心一橫.有蟲子現在也死了,就當是吃純蛋白了.

"好吃嗎?"牧澤野一臉的期待,等著莫子凡的答案.這還是第一次他做的飯,讓秦楓跟滕淺蒼之外的人吃呢!

"嗯,好吃!"我硬是扯出一個笑容,把連埋進碗里,使勁的往嘴里扒拉著.

"好吃,你也慢點啊!"滕淺蒼驚嚇的看著莫子凡,她想把自己噎死嗎?那麼不要命的往嘴里塞!

"嗯,慢點,沒人跟你搶!多著呢!"牧澤野這話是著無意,可我聽著還是怕了.就怕他還要夾菜給我,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使勁的往肚子里面咽,也不知道飯菜到底是什麼味了.

"那個,我實在是吃不完了."我硬是吞了大半碗之後,再也吃不進去了.祈求的看向秦楓,他是最好話的.

"真吃不完了?"秦楓看著莫子凡,見她拼命的點頭之後,微微的一笑,沖著牧澤野,"牧,你解決了吧!"

"嗯."牧澤野哼一聲,還沒等莫子凡反應過倆,就拿過她的碗,把她吃剩下的飯,倒進了自己的碗里.

"那,那是我吃過的!"我看著牧澤野,下巴差點沒被嚇掉下來.

"沒事!"牧澤野咧嘴一笑,毫不在意的繼續跟自己的胃奮斗著.

我看著牧澤野,很像對他,那里有我的口水,可是我還是忍住了!看著他那吃相,我眼淚差點就掉了出來.在我的記憶里,不管是莫,還是我那漂亮的媽媽,誰都沒有吃過我剩下來的東西過.還記得時候,我吃剩了,莫陰沉著臉,硬是逼我吃了下去.一個淑女怎麼可以這麼沒禮貌,就為了他那一句淑女,從那次以後,我都一直只吃半碗飯.就怕萬一吃不下了,又會惹莫不高興.可是為了他高興,我那一次撐的進了醫院!

我轉回自己的頭,盯著桌面.強壓下心底的震撼,暗暗發誓,牧澤野,我莫子凡認定你這個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