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不斷的惡作劇!
23不斷的惡作劇!



林靖掛了電話,看向樓上莫子凡緊閉的房門,心跌落谷底.他的咪已經學會反抗了呢,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吃飯的時候,我悄悄的剽了眼林靖.他的臉色不怎麼好看,應該是接到莫的電話了吧?這下莫都同意了,你不能再拿莫來壓我了吧?

我迅速的吃完碗里的飯,就往樓上奔.上個星期我把學的課本看完了,現在要開始看初中的了!

我進房間拿了書包,想了想,又拿了筆記本,進了書房.

很輕松的就從書架上找到了初一的所有課本,我把它們堆在書桌上,抽出一本,慢慢的看下去,遇到不懂的,直接上百度.

正當我看的入神的時候,我的手機意外的響了起來.好不容易在書堆里摸了出來,一看屏幕卻愣住了.

是牧澤野的短信!會是什麼呢?絕交的?我想到這里,手竟微微的抖了起來.在看還是不看之間徘徊之後,我按下了查看鍵.

"嗨,野貓,在做什麼呢?"我松了一口氣,心里微微的激動了起來.這是第一次有人發我短信,我迅速的回了一句.

"看書."發過去之後,我再也沒心思看書了.抱著手機,縮進椅子里,緊緊的盯著屏幕.

"看書?原來野貓除了睡覺還是會看書的啊?"

我微微的笑了起來,我可以想象,牧澤野此時一定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

"我當然會看書了!"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在做什麼?"

"我啊?在打工,蠻無聊的,就想起你來了!"

打工?我愣住了,高中生可以打工的嗎?

"打什麼工?"我覺得我這句話很白癡,牧澤野估計又是要嘲笑我的吧?

"在一個茶吧當服務生啊!"

茶吧?喝茶的地方嗎?我不知道了.

"好玩嗎?"我回了一句.

"不好玩!沒看到我無聊的跟你發短信嗎?"

"哦,秦楓他們也跟你在一起嗎?"想起中午的時候,秦楓他們也沒回家,我猜他們一定現在也跟牧澤野在一起的吧?

"沒有,他們都在自己的家里!"我正在想著該回點什麼的時候,很快牧澤野的短信就又發過來了.

"不跟你了,我忙了!"我盯著手機看了半天,打工嗎?應該很幸苦的吧?

等了半天,不見牧澤野再發短信過來,我放下了手機.重新又拿起了書,看了起來.


"咪,我可以進去嗎?"我好不容易才把心思放到書上,林靖的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咪,我想跟你談談,你能讓我進去嗎?"林靖站在門外,捏緊拳頭,他被討厭了呢.

林靖的聲音里面有著我以前都沒聽到過的憂傷,我的心里忽然一軟.雖然討厭他總是拿莫來壓我,可是畢竟他是楊媽以外,讓我感覺還有點溫暖之外的人.不管這溫暖是來自同,還是什麼.

"你想什麼?"我打開門,露出一條縫,我可不想讓林靖知道我在做什麼.

"今天是我不好,對不起,我不該拿莫叔逼你跟我回家!"林靖看著莫子凡,眼睛里有濃的化不開的哀傷.

"沒什麼."我避開林靖的目光,此時的林靖是我沒見過的,他不都是一直在笑著的嗎?怎麼現在的他看起來那麼的不像他了?

"咪喜歡那三個同學嗎?"其實林靖是想問莫子凡,是不是喜歡那個張狂的男生的,只是話到嘴邊又變了.

"啊?"我一愣,喜歡?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喜歡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需要朋友,我不想再一個人上學放學,我只是想像別人一樣,能有一起上學放學的朋友!

"呵呵,是我多問了."看著莫子凡那迷茫的表,林靖心里松了口氣.看來是他想多了,咪根本就不懂什麼叫喜歡呢!"好了,早點睡,別太晚了."林靖伸手摸摸莫子凡的腦袋,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我莫名其妙的看著林靖進了他自己的房間,實在想不出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也不多想,關了門,回到書桌邊,繼續看我的書.

第二天又是林靖送我去的學校,只是臨走時並沒有中午要來接我的話,我心不禁微微的好了起來,看來莫已經打電話給他了!

這種好心一直持續到我看到我的課桌為止!

惡作劇嗎?我盯著課桌上面,用彩色的筆畫的一個豬頭,旁邊寫著我的名字,還帶著一句,你就是豬,你一直都是,你永遠都是這只笨豬!

也許我能猜到這是誰干的,掃視了一圈教室.先來的幾個同學正幸災樂禍的往我這邊看呢!生氣嗎?我才不會!我翻開書包,從里面掏出面紙,開始擦桌面.

"嗨,咪,早上好啊!"牧澤野已經習慣了每個早上來逗逗莫子凡了.

"嗯,早上好!"我回頭對著牧澤野他們笑笑,回頭繼續手里的動作.

"是誰!"牧澤野走過來,看到莫在哦發桌面上還沒有擦掉的字,危險的咪起了眼睛.

"呵呵,還真是幼稚呢."滕淺蒼在牧澤野背後,一副又有好戲看了的表.

"還真是無聊啊!"秦楓在自己的課桌上坐了下來,不要想也知道會是誰.除了那天在命口遇到的三個女生,還能有誰會這麼無聊!

"咪,我幫你擦."牧澤野伸手也抽了點面紙,奮力的擦著桌面.別讓他知道是誰,否則有他們好看的!

可是事並沒有這樣結束,在上第三節體育課的時候.我一打開衣櫃,便從里面蹦出一只老鼠,直往我臉上跳著.我嚇得伸手一揮,老鼠便飛向了我旁邊的女生身上,嚇得那女生連哭帶叫的,跑出了更衣室.

是江墨玉嗎?我記得前幾天好像一個女生,江墨玉已經跟所有高一的女生要一起對付我.我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哪里有得罪她了,從初三下學期開始,她就一直看我不順眼!我不知道為什麼江墨玉要這麼對我,我困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