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改變,接進!
22改變,接進!



林靖早早的就進了校門,只等放學鈴聲一響,他就進莫子凡的教室!那三個子,到底想干什麼?莫子凡以前從來都沒有掛過他的電話,更別跟同學一起出去吃飯了!跟他搶咪嗎?林靖邪邪的笑了,恐怕還嫩了點吧?

他認識莫子凡的時候,他們還不知道在哪里呢.他是看著莫子凡長大的,他了解她的一切.她膽且懦弱,如果不是有人引誘,她怎麼可能敢違背莫的話!

放學鈴一響,很快便從各個班級里跑出背著書包的學生.林靖逆著人流,往莫子凡的教室走去.

牧澤野一出教室門口,便看到了那西裝筆挺的林靖,正朝著莫子凡的教室走去!牧澤野習慣的眯起眼睛,為了怕莫子凡跑了,所以找到學校里面來了嗎?

"咪!"林靖走到莫子凡班級後門,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後面的莫子凡,此時她正在收拾著書包.

"林靖?!"我轉頭看向門口,心里一驚,他怎麼找到這里來了?

"哇,帥哥耶!"某女生的尖叫聲.

"是呢,是呢!"幾個女生的附和聲.

"咪,快收拾,我們回家了."林靖對于自己引起的騷動,視若無睹,直接走到莫子凡的課桌邊,幫她收拾起書包.

"呦,大叔,好巧啊!"牧澤野一臉的不屑笑容,出現在了後門口.

"是啊,好巧!"林靖不動聲色的笑著,伸手拉起還愣著的莫子凡,"我是來接咪回家的!"

"是嗎?"牧澤野走上前,伸手拉住莫子凡的另一只胳膊,"可咪下午就答應我,要跟我們一起吃晚飯的呢!"

"咪,你答應了這位同學嗎?"林靖低頭看向莫子凡,眼睛里有著危險的警告.

"嗯,是,是的!"我避開林靖的目光,又想拿莫來壓我了嗎?

"喂,你聽到了沒有?還不放開咪!"牧澤野勝利的笑著,伸手一用力,把莫子凡拖了過來."咪,我們走!"

"嗯,好啊!"我沖著牧澤野笑笑,伸手從林靖手里拿過我的書包,遞給秦楓.

林靖呆呆的站著,他有點不能接受,莫子凡會撇下他,跟著別人走了.一直以來,雖然莫子凡對他態度不冷不熱的,可也從未有過不聽他的話!林靖咬緊牙關,他敗給了一個鬼嗎?怎麼可能?!林靖臉色一沉,快步追上已經走到樓下的莫子凡幾人.

"咪,真的不跟我回家嗎?"林靖攔在路上,眼睛里有著陰冷.

"不是跟你了嗎,咪要跟我們一起吃飯!"牧澤野明顯的感覺到了,莫子凡微微的顫了一下.

"咪!"林靖不理會牧澤野,直直的看向莫子凡.

"你這人怎麼那麼的煩啊!"牧澤野往前跨了一步,"沒聽到我的話嗎?"

林靖冷冷的看著眼前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生,眼睛的陰冷,慢慢的加深.

牧澤也毫無畏懼的回視著林靖,莫子凡一直就是被這樣的限制著的嗎?怪不得連麥當勞這些快餐店都沒有出過呢,莫子凡壓根就是籠子里的鳥,一點自由都沒有!


我看著牧澤野跟林靖倆人,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我看向秦楓,他還是那樣笑著.再看向滕淺蒼,他對著我聳聳肩.

"咪,莫叔走的時候,的話,你難道忘嗎?"林靖這話是對莫子凡的,可他的眼睛依舊是看著牧澤野.

我一聽林靖的話,立馬就跟泄了氣的氣球一樣,低下了頭.

"對不起."我伸手送秦楓手里拿過我的書包,低啦著,往學校門口走去.

"你!"牧澤野牙齒咬的咯咯響,又拿著莫來壓咪嗎?

"呵呵,再見!"林靖勝利的沖著牧澤野笑笑,轉身追上已經走遠的莫子凡.

"牧,算了!"秦楓拉住牧澤野欲沖上的身體,選擇的權利在莫子凡的手里,她既然選擇了跟林靖回去,再什麼都是徒勞的.

"唉,那個膽鬼!"滕淺蒼無奈的搖搖頭,"她怎麼就那麼的怕,她的爸爸!"

"這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秦楓拍拍牧澤野的胳膊,"牧,別急,慢慢來.莫子凡不是已經有所改變了嗎?"

"是呢."滕淺蒼微微的一笑,"今天看她爬大門的勁頭,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嗯,走吧!"牧澤野做了一個深呼吸,林靖是吧?你以為你贏了,其實並不是.你這樣做,只會讓莫子凡越來越討厭你而已!

林靖看著後視鏡里面,躺在座椅上的莫子凡.又拿書包遮住了臉,看來咪是不想開口話了.這次表面上,好像是他贏了,可是無疑咪是更加的討厭自己了吧?

林靖無奈的嘴角彎彎,討厭就討厭吧!至少他跟她是密不可分的,只要莫點頭,咪就一定是他的.他只要耐心的等,等著莫子凡真正的長大!

一回到家,我立馬跑進自己的房間.我不想再這樣下去,所以我要給莫大電話!我掏出手機,看著莫的電話號碼,深深的吸了幾口氣之後,按下了播出鍵!

"喂?"幾聲等待音之後,莫那熟悉的嗓音響了起來.

"我想跟同學出去吃飯,可以嗎?"我幾乎是沖口而出,我不想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友誼,就是牧澤野是可憐我,才接進我.還是別的什麼原因,我這次都不想再一個人走下去!

"可以!"莫子凡一愣,這還是第一次,他的女兒主動打電話給他.

"真的?"我心里一送,我本以為莫會一口回絕的.

"嗯.不過不能回家太晚,跟同學一起出去也要先打個電話給林靖,讓他知道你的去向!"莫子凡微微的笑了起來,他一向懦弱的女兒,終于有了點勇氣了嗎?

"好."我按耐住心底的喜悅,"那你能不能跟林靖一聲,要不他會以為我在騙他!"

"好."莫子凡掛了電話,終于是決定要交朋友了嗎?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太關心這個女兒.他很忙,忙得老婆背著他在外面尋歡,忙得他的女兒懼怕他.不知道他這些年來,所做的一切到底是對得還是錯的,莫陷入了深深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