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慢慢接進,慢慢變化!
21慢慢接進,慢慢變化! "現在去哪里?"從麥當勞里面出來,我跟在牧澤野他們的身後,不知道他們接下來要做什麼.如果是在家里,這個時候,我一定是躺在床上午睡! "去我家!"牧澤野回頭一笑. "去你家?"我一愣,"去你家做什麼?" "睡覺啊!"滕淺蒼一如既往的沒精神的樣子. "哦?"我心里有點緊張,我還從未去過別人的家里.萬一牧澤野的爸爸媽媽在,那可怎麼辦? "別擔心,牧家里沒人."秦楓溫柔一笑,伸手接過莫子凡拖在地上的書包. "哦."我微微的放了心. 在大街上,轉了一會,很快牧澤野帶著我們上了一棟很舊的居民樓.在我爬得氣喘籲籲的時候,總算在五樓的時候,牧澤野停住了,掏出鑰匙開了門. "請進!"牧澤野打開門,等著莫子凡進去. 我懷著好奇的,忐忑的心,跨進了牧澤野的家. "怎麼樣?我家還不錯吧?"牧澤野拉過莫子凡的手,讓她坐在了地板上. "哦."我實在不知道什麼,牧澤野的家給我第一個感覺是很空曠.整個客廳里什麼都沒有,光禿禿的,就跟剛被偷光顧過一樣!可是偷不會連家具也搬走吧? "要喝水嗎?"牧澤野看著莫子凡,怕是被他家的寒酸給嚇著了吧?在她那單純的心里,估計還以為,所有人都跟她家一樣,有洋房,有汽車的吧? "額,不用."我收回自己的疑惑,看著秦楓跟滕淺蒼直接睡在了地上,頭枕著書包.很顯然,他們肯定是常客. "你們都這樣睡覺嗎?"我還是問了出來,雖然我不想問,可還是抵不住心底的好奇.是的,好奇!牧澤野他們的生活讓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種生活. "呵呵,是啊."秦楓一個翻身,面對著莫子凡."地上很乾淨,牧每天都擦的.你要不要也躺下來試試?" "哦."我學著他們的樣子,拿書包當枕頭,躺了下來.如果莫見我這樣躺在地上,又是要生氣的吧? "怎麼樣?"秦楓笑著,期待著莫子凡的答案. "很硬."我平躺著,"不過蠻涼快的!" "給你這個."牧澤野從自己的臥室里拿出一個枕頭,遞給莫子凡. "哦,謝謝."我接過枕頭,把它抱在懷里. "這是枕頭!"牧澤野有點挫敗,這野貓跟一般人的反應就是不一樣啊! "我知道啊!"我納悶的看向牧澤野,我就是再笨,枕頭總歸也是認識的吧? "哦,睡吧."牧澤野不再什麼,在莫子凡旁邊躺了下來. 我看著他們x淺蒼好像已經睡著了,一點聲音都沒有.秦楓在看著我笑,牧澤野已經閉上了眼睛.我對著秦楓笑笑,也閉上了眼睛. 這是第一次我跟別人如此的接進,我本以為自己是不會睡著的,可很快還是睡著了. 牧澤野側身看著睡在自己身旁的莫子凡,很奇怪,自己為什麼要把她拉進自己的生活.她跟他是屬于兩個世界里的人,莫子凡的家世讓人會覺得她難以接進.可接進了之後,才知道,她跟那些有錢人家的孩子是完全不一樣的.她的身上沒有千金姐的脾氣,有的只是自卑.既膽,又懦弱.一個連麥當勞都沒去過的女生,她過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生活?牧澤野想不到.也許是好奇心,驅使他接進莫子凡的吧,牧澤野這樣想. "咪,快醒醒,該上學了!"牧澤野輕輕的推推莫子凡的肩頭,她怎麼那麼能睡,每天上課睡的還不夠多嗎? "嗯?"我極不願的睜開眼,入眼是牧澤野的笑臉.我有一時的迷茫,坐起身之後,看到空曠的房間之後,才想起來,自己這是在牧澤野的家里. "要不要洗洗臉?"牧澤野看著還處在迷惑狀態中的莫子凡,微微一笑. "哦,好."我爬起來,跟著牧澤野進了浴室. 就是連浴室也是空空的,除了洗臉盆跟一個浴缸,一個馬桶之外,也是什麼都沒有的! "洗吧!"牧澤野放好水,讓到一邊. "謝謝."我把臉埋進水里,清涼的感覺從臉上的毛孔透進心底.這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每次把臉埋進水里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擦擦吧!"牧澤野拿了自己的毛巾遞給莫子凡,眼睛卻在看到莫子凡的臉時,微微的一愣.此時莫子凡那長的蓋過眼睛的齊劉海,因為濕透了,都粘在了一起,剛好露出了她一直蓋住的眼睛. "走吧!"牧澤野等莫子凡擦好臉,掛好毛巾,幾人一起出了牧澤野的家. 下午的課,永遠是那麼的沉悶.我依舊趴在桌子上,一點精神都提不起來.側頭看向秦楓.他無論是上什麼課,都是那麼的專心呢!如果我能有他一半的用心,我也不至于功課門門掛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