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戰火蔓延!
17戰火蔓延!



照例的星期一升旗儀式,課間操,我是懶得參加.所以第二節課一下,我就縮進廁所,關了門,不打算再出來.這招真是屢試不爽,還從沒人到廁所里逮過我.

聽著那千年不變的閱兵式進行曲,我困得只想睡覺.想著這些天發生的事,慢慢的思緒飛散,我漸漸進入了黑甜鄉.

"莫子凡?莫子凡!你醒醒!"牧澤野晃著莫子凡,真受不了,她居然能在廁所里睡覺的!若不是秦瘋他從第二節課就沒看到她,還不知道她要睡到什麼時候呢!

"嗯?"我迷茫的睜開眼睛,印入眼底的是牧澤野那張放大的,漂亮的臉!

"快起來!"沐澤野伸手拉起莫子凡的胳膊,就把她往外拖.幾乎都把學校翻遍了,才在這里找到她!他都急死了,還以為她怎麼的了!

"額,痛."我被牧澤野一拖,雙腿不自覺的就跪在了地上.總算是想起來了,我是不想參加課間操,所以躲在廁所里睡著了!只是,他怎麼來了?這可是女廁所!

"腳麻了?"牧澤野看著莫子凡點了點頭,眉頭皺了皺,伸手把她抱了起來.

"你,你快放我下來!"我一愣,隨即立馬掙紮,他這樣抱著我出去,那麼多同學看到,我不就成了眾矢之的了!

"別動!"牧澤野抱著莫子凡出了廁所,往樓下走去.就她最麻煩,若不是他找到了她,她就等著在廁所里過夜吧!

"在哪找到的?"一下樓,等著教學樓門口的秦楓便迎了上去,後面的滕淺蒼只是笑笑.

"廁所!"牧澤野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再不快點,學校就要關大門了!

"放我下來!"我這才注意到,原來已經是晚霞滿天飛的時候了,原來我竟睡了那麼久.

"哎呦!你有病啊!"我還沒反映過來,牧澤野便直接把我丟在了地上.不但一點愧疚的感覺都沒有,竟然還滿臉的壞笑!還好已經走到了操場上,跌在草坪上不怎麼疼.

"不是你一直嚷嚷著,要我放下你的嗎?"牧澤野一臉壞笑,"真不知道你怎麼能在廁所里睡那麼長時間的,若不是我,你就等著在學校里過夜吧!"

"牧,你少兩句.沒摔疼吧?"秦楓伸手拉起坐在地上的莫子凡,真不知道他,明明一聽他莫子凡不見了大半天時,比誰都急,現在卻非要裝出一幅惡人的樣子!

"不疼.就是腳還麻著呢!"我惡狠狠的瞪了牧澤野一眼,蹲下來,敲著自己的雙腿.他就是借機打擊報複我!

"早知道我剛剛就把你丟在水泥地上了!"牧澤野被莫子凡一瞪,心里更不高興了.惡狠狠的拉過莫子凡的手,又把她抱了起來,直接往校門口走去!這麼慢吞吞的,他可不想陪著她在學校里過夜!

"沐澤野!你是不是在報複我!"我掙紮了幾下,他反而抱得更緊了.可以是雙手要抓進我肉里一樣,痛得我直咬牙!

"是又怎樣?"沐澤野習慣性的眯起眼,看著在自己懷里扭來扭去的莫子凡.手上更加的用力,既然她都他這是在報複她了,那他還等什麼!


"我腳不麻了,你可以放我下來了嗎?"我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可以的話了,看著旁邊已經笑的眼睛都要沒了的滕淺蒼,我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以為我想抱你啊!重的跟豬一樣!"牧澤野一松手,我便順勢站在了地上.此時我們已經在校門外了,我正要跟他們道別,林靖的聲音卻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咪."林靖早就在校門口等著了,他想進去找莫子凡,可是被校門口的保安給攔了下來,所以他什麼都看到了.

"林靖?你怎麼來了?"我抬頭看著林靖,他好像臉色不怎麼好看.難道是生病了?今天又不是周末,他怎麼會在這里.

"你電話呢?怎麼關機了?"林靖走上前,極其不悅的盯著牧澤野."我媽見你這麼晚了還沒回去,就打電話給了你爸爸,他沒空,于是我就來了."

"哦,在書包里."我伸手接過滕淺蒼手里的書包,拿出手機一看,果然有好幾個未接電話.

"你怎麼電話也不接?這麼晚了在學校里做什麼?還有剛剛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讓他抱著!"林靖指著牧澤野,質問著莫子凡.

"我,我睡著了,沒聽見.腳麻了,所以他才抱著我的."打死我也不會跟林靖是為了不想做操,在廁所里睡著的事實.誰知道他會不會跟莫!

"睡著了?"林靖怎麼會相信,"難道放學了,就沒一個人叫醒你,讓你一直睡到現在?"完還懷疑的瞄了瞄牧澤野幾個人!

"喂,大叔,你有完沒完啊?"我正在不知道怎麼圓謊的時候,牧澤野出聲了."我們還要一起去吃飯呢,咪沒空在這里讓你審!"牧澤野一完,就拉過莫子凡的胳膊,往前走.這男人,他一看就不爽,更審犯人一樣的對待莫子凡,反正他就是看不順眼!

"松開她!她要回家,沒空跟你們去吃飯!"林靖拉住莫子凡的另一只胳膊,臉色越發的難看了.

"那你問她,她是願意跟你回家呢,還是比較想跟我們去吃飯呢!"牧澤野不松手,回視著林靖那危險的目光.怪不得野貓交不到朋友了,原來都是被這家伙給嚇跑的.

"咪,你不回家,一會你爸爸知道了,會不高興的!"林靖低頭看著此時已經聳拉著腦袋的莫子凡,她交什麼朋友都行,就是這三個家伙,他要干涉!

"我,我回家了,謝謝你們今天把我叫醒."我抽回自己的手,既不敢看林靖也不敢看牧澤野他們.雖然心里很高興,他們要跟我一起吃飯,可是一想到莫那張發怒的臉,我就什麼膽子都沒有了.

"好了,她要跟我回家,你們現在可以走了!"林靖臉色緩和了許多,雖然他是卑鄙了點,拿莫來壓著她.

"走吧,牧!"一直沒話的秦楓推推怒瞪林靖的牧澤野,把他往回去的路上拖.

"莫子凡,你就是個膽鬼!"滕淺蒼在走過莫子凡的身邊時,撂下這麼一句話,然後頭也不回的跟著秦楓走了.

我的眼淚瞬間就狂奔了出來,抬起頭,看著已經走遠的牧澤野他們,心底恨死自己了!他們要跟我一起吃飯的,可是我卻膽的不敢去!膽鬼,可不是嗎?莫子凡你的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膽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