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疑惑!
16疑惑!



又是一個星期一,我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慢慢的晃蕩在去學校的路上.這兩天我算是把學的書全看完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大了,智力開發了,所以我看學的書才會一路暢通無阻,全部吸收在了腦子里!

一邊走一邊打著哈氣,腦子照樣神游太虛.所以在快到校門口,准備穿過馬路的時候,我壓根就沒看到馬路上的車正在沖著我過來!

"心!"

"呀!"

亂七八糟的叫聲合著汽車喇叭的聲音,我總算是回過神來了.本能的回頭一看,立馬呆掉,只見一輛疾馳的轎車正往我身邊沖來!我閉上眼睛,心想這回算是完了,我一定死翹翹了!

"你找死啊?要自殺也別在我面前!"牧澤野臉色鐵青,若不是剛剛他出手的快,她的命怕就沒了!

我愣愣的看著牧澤野,壓根就被剛才那一幕給嚇傻了.怎麼回事?剛剛不是車子要撞上我的麼?牧澤野怎麼在這里?

"牧,你嚇著她了!"秦楓慣有的溫柔嗓音在我耳邊響起,我一轉頭,看到滕淺蒼也在!此時他正一臉笑意的看著我呢!

"沒事吧?"秦楓伸手拽過莫子凡被牧澤野緊緊捏著的胳膊,溫柔的一笑.

"沒事,沒事!"我短路的大腦總算是轉過彎來了,剛剛是牧澤野在千鈞一發之際救了我.想到這里,我看著牧澤野,"謝謝你剛剛救了我!"

"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安全活到現在的,走路都不帶眼的!看見你我就來氣!"牧澤野連珠帶炮的了一通之後,頭也不回的穿過馬路,往學校的大門口走去.

"哈哈……"就在我慢慢消化牧澤野那些話的時候,滕淺蒼突然爆笑出聲."有趣,有趣!"

"別介意,牧那是在關心你呢!"還是秦楓比較正常,看著我瞬間垮下來的臉,微微一笑.

"哦,哦."我低下頭,不敢看秦楓.實在是不敢相信他的話,牧澤野是關心我嗎?怎麼會呢,他剛剛的很清楚,看見我就來氣的.

"還不走,等著遲到啊!"牧澤野站在校門口,對著還站在馬路對面的三個人一聲怒吼.

"走吧."秦楓很自然的牽過莫子凡的手,帶著她過了馬路,往校門口走去.

我此時腦子一片混亂,上個周末校門口的一幕又回到了我的腦子里.本來我以為他們再也不會理我了,沒想到他們卻跟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同學,你的學生證呢?"我猶在發著呆,根本就沒聽到誰在話.

"莫子凡!你嚇傻啦!"牧澤野很粗魯的,啪一巴掌拍到了莫子凡的腦袋上.這丫頭,怎麼老是心不在焉的!

"唔,干嘛!"我本能的吼了回去,他下手可真夠狠的,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報複我!


站在校門口的學生會的幾位,都一臉的黑線.

"誰讓你老是心不在焉的!"牧澤野看著莫子凡眼底升起的淚光,不禁有點後悔,也許剛剛自己不該用那麼大的力氣.

"咳咳,同學,別吵了."學生會的風紀組長吳青尷尬的咳了一聲,看著眼前正瞪著大眼的莫子凡,"同學,你的學生證呢?"

"學生證?"我一愣,掃了一眼胸前校服一眼,沒有!"我找找啊."我尷尬的笑笑,怎麼就忘記了這個聖德跟別的學校一樣,每個星期一是必定要穿校服,帶學生證的日子呢?

我從秦楓手里抽回自己的手,迅速的在書包里一陣翻騰.沒有!哪里去了呢?應該在書包里的啊?雖然我一直都懶得戴!沒辦法,只能一呼拉,把書包里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順手掃了一遍,總算是看到了那的一塊牌子!

"找到了!"我一抬頭,才發現大家都在看著我呢.臉不由的一,捏著學生證,低下了頭.剛剛我一定又丟人了吧!

"下次一定要記得別在校服的左邊哦!"吳青伸手拿過莫子凡手里的學生證,替她別在了胸前."好了,可以走了."

"謝謝."我臉一定又的跟蝦子一樣了,不敢看任何人,趕緊拉開書包,用手把地上的書往里面掃.然後站起身,撒腿就跑.

"這死丫頭!"牧澤野撿起地上莫子凡拉下的一個的筆記樣子的本子,無奈的拍拍上面的灰塵,遞給秦楓,"還給她吧!"然後一把拖過滕淺蒼,迅速的往自己的教室奔去.

秦楓嘴角彎成月牙,慢慢的往班級走去.牧澤野最近很奇怪,這一點滕淺蒼也是贊同的.是因為她嗎?秦楓看了看,筆記本那三個瀟灑的莫子凡三個字,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深了.

"莫同學,給你."秦楓在自己的課桌前坐了下來,把本子遞到旁邊趴在桌子上的莫子凡.心底暗暗納悶,一大早,她不會是就准備睡覺了吧?

我一口氣奔到教室,無視教室里的同學那探究的目光,走到自己的課桌前,趴了下來.心里猶在後悔自己剛剛丟臉的表現,秦楓那萬年不變的溫柔嗓音又在我的旁邊響了起來.慢慢的抬起身,看到他手里正捏著一個筆記本,有點眼熟.

"你剛剛忘掉的."秦楓微微一笑,對上莫子凡那納悶的眼睛.

"哦,謝謝."我伸手接過秦楓手里的筆記本,胡亂的塞在書包里,臉上更像被火燒一樣的燙.

"昨晚沒休息好?"秦楓注意到莫子凡眼睛的深深青影.

"嗯."我不跟看他,又不好意思再趴下睡覺.只能盯著課桌,期望他不要再跟我話才好.

秦楓還想點什麼,上課的鈴聲卻在這時響了起來,數學老師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門口.只能從書包里掏出課本,不再話.

我悄悄的掃了一眼秦楓,還好他不再注意我.心里總算松了一口氣,慢慢的趴在桌子上,把腦袋塞進臂彎里.細想早上發生的這一系列的事.難道他們還是想跟我做朋友的嗎?在知道了我是個250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