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原來他叫沐澤野!
11原來他叫沐澤野! 吃完午飯之後,林靖又送我到了學校門口.一直等他的車子駛出了我的視線之內,我心里才松了一口氣.一跟這林靖待在一起我就倍感壓力,他的聰明,越發襯托出我的愚蠢! 我悄悄的摸進班級的後門,在確定沒有那個被我咬的男生的影子之後,走了進去!到了我的課桌邊,我呆住了!因為我桌子上正放著我的書包.我迅速的打開看了一遍,什麼都沒有少,反而多了點東西! 我的錢包?我早上不是給了那個男生了麼?怎麼會在我的書包里?難道是他放進我的書包里的? "嗨,野貓!"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個陰魂不散一樣的聲音在我的旁邊想了起來. "你到底想怎樣?"我認命的瞪著他,我道歉了,也賠錢了,他還想怎麼樣? "我要你道歉!"牧澤野一臉的玩味,野貓怎麼這次沒逃學呢? "我已經道過歉了!"我沒好氣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難道他還要我三跪九叩的行大禮那樣道歉不成? "你那個道歉只是因為咬了我!我要你道歉的是,你拿你的錢包踐踏我的人格!"牧澤野在秦楓的課桌上坐了下來,他身後正是一臉看好戲的秦楓跟滕淺蒼! "什麼?"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他,我拿錢踐踏他的人格?這是什麼意思?"你嫌錢太少是不是?好,你,你要多少!"我認定他一定是嫌我錢包里的錢太少了! "一千萬!"牧澤野翹起嘴角,他真想掐死這個死丫頭!居然會以為他是嫌錢少! "你直接去搶銀行可能來的還快點!"開玩笑!咬一口就要一千萬,若是被我咬過的人,都像他這樣獅子大開口的話,莫豈不是早就要破產了!再了,莫更本就不會幫我付這個錢的! "呵呵,一千萬不多啊.按你爸爸莫先生的資產,區區一千萬,簡直就是九牛一毛嘛!"牧澤野瞪了兩眼自己的那兩個好友,笑什麼笑! "給你!"我把手機丟給他,"你自己打電話給莫好了!我不是打擊你,莫是不會給你一分錢的!" "你什麼?"牧澤野不可思議的看著莫子凡,他沒聽錯吧?她剛剛叫她的爸爸,莫?!滕淺蒼跟秦瘋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我你自己打電話給莫!"我所有的耐心都要給他磨光了,不就是咬了他一口嗎?他至于這樣不依不饒的嗎?大不了讓他咬一口罷了!"不過,我想莫也不會給你錢的!不如這樣,你咬我一口,報仇好了!"我把手腕送到他的嘴邊,別過臉."要咬趕緊!咬完了我們可就兩不相欠了!" "你一直都是對自己的父母直呼其名的嗎?"牧澤野看了一眼自己嘴邊那瘦了吧唧的胳膊一眼,皺起眉頭.都是骨頭,他還怕咯牙呢! "啊?"我轉回頭,這件事跟我怎麼叫莫有關系嗎? "算了,快上課了,走了!"牧澤野把手里的手機放在莫子凡的課桌上,"以後可不要再咬人了哦!"轉身,走出了教室.滕淺蒼對著秦楓抱歉的一笑,也跟了出去! 我莫名其妙的看著消失在門口,那個男生的背影.他不是來找她算賬的嗎?怎麼這樣就走了? "你好,我叫秦楓,很高興認識你!"秦楓一臉溫柔的微笑,看著呆愣的莫子凡. "哦."我感覺自己的臉在發燒,這還是第一次,有人主動跟我自我介紹呢!"我叫莫子凡!"人家都先自我介紹了,我也不好意思再不理! "哦,莫同學,你不要把牧的話放在心上,他一向喜歡開玩笑,剛剛他那是跟你鬧著玩呢!" "沐?"我一愣,他是在剛剛他的那個朋友嗎? "牧,牧場的牧!"秦楓了然的一笑,"剛剛一直跟你話的那個男生叫牧澤野,跟我站在一起的是滕淺蒼.我們三個是從玩到大的兄弟." "哦."我不禁微微笑了起來,人家好像並沒什麼惡意,"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不用.我們是同桌,應該互相幫助.以後可能還有需要莫同學幫忙的地方呢."秦楓的笑容慢慢加深,原來這個女孩子也不是那麼的難以相處嘛! "哦."我愣愣的看著他那溫柔的笑臉,他剛剛是以後可能還要我幫忙的嗎?噢,我真是太高興了,原來我也是可以幫助別人的!雖然他只是了可能,不過這足以讓我那千瘡百孔的自尊,稍微的好過了一點!我正想的高興,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他現在是還不知道他是跟一個笨蛋同桌!若是他知道了,會怎麼樣呢?是不是跟別的人一樣,看不起我,鄙視我呢?他可是中考第一名,他應該不會喜歡跟一個笨蛋坐一起的吧!想到這點,我原本雀躍的心,又被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莫子凡,你還是醒醒吧,別抱太大的希望了!他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之後,一定也會離你而去的!你還是死了那條心吧,這世上是沒有人會跟你做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