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冤家總是路窄!
07冤家總是路窄! 莫的車直接就開進了學校的大門,此時正好是下課的時間,學校里到處都是學生.我膽戰心驚的坐在車上,嚇的閉上眼睛,就害怕莫那麼快的車速會撞著校園里來來回回的學生. "下車!"莫嗖的一聲停下了車,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已經變了臉色的女兒.剛剛他是不是開的太快了點? 我慢慢的跟在莫的後面,跟他保持著幾步的距離.低著頭,不敢看辦公樓里面進進出出的各科老師們.這下怕是整個學校的老師都知道我是誰的女兒了,怕是又要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了吧?我很清楚的記得,在莫的身份沒曝光之前,以前的那些老師是怎麼對我的!而當他們知道了我是誰的女兒以後,卻又立馬換了一幅嘴臉!所以初三那個下半年學期,我就再也沒有站過教室的門口! 我站在校長室的門外,聽著莫在里面跟校長寒酸著.我心里直犯惡心,為什麼大人都要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呢?莫就是一個最好的樣品!在外人眼里他是一個散發著魅力的翩翩富豪,可是在我的眼里,他卻是一個十足的變色龍! "咪進來!"莫的聲音在里面想起來了!我一哆嗦,咪?!他居然還記得我的乳名?他都已經有多少年沒叫過我的乳名了? "咪,你在外面嗎?"莫的聲音里有著出奇的耐心,我呆了呆,還是開了門,進去了! "牧,怎麼了?"滕淺蒼走了幾步見牧澤野沒有跟上來,回頭奇怪的看著他. "沒什麼,剛剛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沐澤野微微一笑,他剛剛看到那只咬了自己的野貓了. "哦.我們還是快點吧,楓該著急了."滕淺蒼加快了步伐,往辦公樓樓梯口走去. "淺,你先到林子里等我,十分鍾後,我就到."牧澤野站在樓梯口,跟滕淺蒼了一聲,也不等他回答.就轉身往校長室門口走去. "林校長,女就拜托您了.我還有事,就不打擾您了."莫站起來伸出手跟校長窩了握手. "莫先生請放心,令千金的事,林某一定會放在心上的."林子滿臉堆笑,"我送莫先生到門口." "那就有勞林校長了.告辭."莫牽著我的手,走到門口,又跟校長寒酸了一句.我看著他的大手,緊緊的包裹著我的手.心里忽然一軟,差點就落下淚來.在我的記憶深處,還是在上幼兒園時,莫曾牽過我的手.那個時候莫在我眼里還是一個慈愛的父親,而媽媽也還是很疼我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事變成現在這樣,是不是人的錢變多了,心也就不再單純了? "莫子凡,剛剛校長的話你也聽到了.以後不能再這樣曠課了,聽到沒有!"莫低頭看著自己的女兒,她總是這麼蔫蔫的,一點精神都沒有的樣子. "聽到了."我抽出自己的手,雖然我心里想讓他這麼牽著我的手,可是他話的語氣又讓我厭煩.校長了什麼話,我是一句都沒聽到!那個帶著咖啡色深度近視眼鏡的校長,我一點都不喜歡.他跟我之前見過的那些校長都是一個德行.連開學時的演講,都是照著稿子念的,而且我敢肯定,以後的幾個學期他所講的一定是跟今年開學典禮時所的分毫不差! "嗯.那我就不送你到班級了.我公司還有事,我先走了."下了辦公樓,莫直接就上了車,一踩油門,飛也似的開著車子就走了.我呆呆的看著車子揚起的灰塵,感覺心里空虛的要命! "嗨!野貓!"牧澤野從柱子後面閃出來,怪不得他翻遍了整個學校也找不到她呢.原來她根本就沒來上學!看得出來,她跟他的爸爸關系不怎麼好呢. "是你!"我一回頭,看到竟是前些天被我咬的男聲,嚇的直往後退.他怎麼會在這里?上課鈴可是早就響過了,他在這里做什麼?不會是等著報複我的吧? "是我!看來野貓還記得我啊!"沐澤野站著沒動,他可不想又把她嚇跑了. "上次咬你,是我不對.對不起!"我見他沒動,心里略略的放了心.彎腰跟他道歉,我不想惹事.莫的話,我可都記著呢. "對不起?"牧澤野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女生,她的態度倒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呢?怎麼上次的野性,今天一點都沒有了? "對不起,上次是我不對,請你原諒.這個給你,算是我賠償你的醫藥費跟精神損失費."我從書包里拿出我的錢包,連著錢包一起丟向這個被我咬的男生懷里.一轉身,我撒腿就跑.我道歉了,也陪了錢了.他應該不會再報複我了吧?我一邊跑,一邊回頭,還好他沒有追來.在跑到他看不到我的轉彎處,我停了下來.喘口氣,到底要不要去教室呢.我掏出書包的課程表,真倒黴,居然又是四只眼的課.我泄了氣的拖拉著書包,認命的慢慢往教室的方向走去.